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我祖父是朱元璋 > 第72章 以惡行善

我祖父是朱元璋 第72章 以惡行善

作者:desc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9-02 00:49:40

-

[]

洪武二十六年,八月初。大明皇儲,皇太孫朱允熥,代大明天子征討不臣高麗。朱允熥總領天下兵馬,發京營精銳並遼東都司邊軍共計二十萬人。號稱五十萬大軍,泰山壓頂一般從遼東出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跨過鴨綠江。

鴨綠江兩岸,本就是中華舊土。蒙元末世以來,高麗暗中蠶食,但尚未大規模的築城,除了零星的堡寨屯田之外,依舊是一片蠻荒。

聞天朝王師征討,此地高麗軍民已四散奔逃,冇逃的也躲進了低矮的堡寨之中。數日之間,燕王朱棣率領麾下精銳,連掃高麗堡寨七十餘座。破高麗屯田城,龜城,殺敵一千多人。

定遠侯王弼率領四千精騎,在荒野之中來回馳騁,尋找高麗軍隊的主力動向。但高麗人的兵,卻像蒸發了一樣,始終不見蹤影。

這種情況已經在朱允熥和諸老將的預料之內,這些被高麗人蠶食的土地上,隻有蒙元時期修築的小城,在二十萬大軍的衝擊下,根本不具備抵禦的能力。

與其浪費軍力,不如逐步收縮,讓明軍長驅直入,補給線拉長之後,再集合全國兵馬,進行反擊。

估摸著,王師在行至平壤之前,都不會遇到大規模的抵抗。是以,朱允熥下令,定遠侯王弼,燕王朱棣沿著大軍側翼行軍,保護中軍左側,其餘十幾萬大軍,直撲平壤的屏障,安州。

(為什麼是保護左翼呢,因為明軍的行軍路線中,右側是大海,左邊是廣袤的荒野。)

平壤必須拿下,拿下平壤之後,城外海港和津裡可以用作王師的後勤基地。高麗人想要拉長戰線,殊不知朱允熥根本冇想過走陸地運輸糧草器械。

和津裡屬於西高麗灣的海港,對麵可達大明遼東或者山東半島,用海路運輸,不但省去了陸地運輸漫長的時間,人吃馬嚼的浪費,還能避免補給線被高麗的騎兵騷擾。

其實,朱允熥和一眾大明老將們,想的著實有些多了。此刻的高麗王都之中,從大明宣戰開始就陷入一片混亂。投降派抵抗派爭論不休,而投降派中又分出了完全不抵抗,和割地求和兩種派係。

大敵當前,幾派人腦子都噴出狗腦子了,相互指責謾罵。所以直到明軍二十萬大軍已經在高麗境內擺開陣勢,他們都冇商量出一個可行的方案。

此時,高麗王都的大殿中,又吵成一片。保守派請高麗王再派遣使者,向大明交出平日國內那些總叫嚷著,拓展領土的臣子。同時,拿出最大的誠意向大明皇帝請罪。

而另一派則是認為,既然明軍已經渡江,號稱滅國之戰。那高麗就要召集臣民,堅決抵抗。大明不仁,高麗亦不義。高麗雖小,但也有軍民百萬,隻需抵擋寫時日,挫了大明皇太孫的銳氣,再行求和之事,才能讓明國重視。

完全仿照中原王朝宮城的高麗景福宮中,高麗士大夫們吵成一團。吵到激昂處,吐沫橫飛,聲嘶力竭。

(景福宮修建於明洪武二十八年,這裡借用一下。)

“夠了!”王座上的李成桂一聲怒喝,“明軍已經過江,此刻應該都到了安州城下,你們居然還在這裡爭吵!難道你們要吵到,明軍兵壓漢城之下的時候嗎?寡人召你們來,是讓你們權衡戰和的利弊,不是讓你們相互攻擊!”

李成桂本蒙元世襲大將出身,心計手段都堪稱人傑。為人又殘暴嗜殺,從他當政以來,打壓一直占據高麗朝堂的世家大族,還有僧人階級,獨掌權柄。

此時盛怒之下開口,聲音之中竟然隱含金鐵之意,讓人不寒而栗。

“喬娜(高麗語,殿下)。”榮祿大夫鄭道傳開口說道,“我高麗前幾次的使者都被明國拒而不見,此時明軍已經過江,又是那少年氣盛,一直對高麗心懷敵意的皇太孫領軍。臣以為,斷無和談的可能。請殿下,早日召集天下軍民,早做準備!”

李成桂暗中點頭,他是武人出身,自然懂得人家刀都抽出來了,不可能不見血,就再插回去的道理。

“不可!”臣子中,承政院(大明翰林院),都承旨姬從良出列,朗聲說道,“殿下,大明上國百萬王師已至,高麗危在旦夕。此時,身為藩國,難道我們不該好好想想,到底是什麼過錯,才讓上國如此震怒嗎?”

“千年以來,中華上國秉承教化,號稱禮儀之邦,曆代君主都不願興兵遠征,即便是藩國有了少許錯處,也會寬大原諒。”

“明國不見我們的使者,就證明我們認錯的態度還不夠誠,禮節還不夠隆重!”

“還怎麼不夠隆重?”高麗武將之中,領頭的青海君李之蘭站起來,氣憤的怒道。

李之蘭為李成桂的義弟,是在他在軍中最大的臂膀。此人和李成桂一樣,都出身蒙元世襲武將世家。李之蘭是女真人,真名叫,佟,豆蘭帖木兒。

“珍寶美人,寶馬金銀全部獻了上去,可是明國還不肯罷休,還讓我們怎麼做?難道要負荊請罪嗎?”李之蘭大聲怒斥道,“若是負荊請罪都不成,難道要殿下,學古人,吃明國皇帝的屎嗎?”

殿中群臣俱是一愣,高麗朝堂中不缺少飽學之士,可是誰都想不起來,這個吃屎的典故出自哪裡。

唯有文人領袖裴千惑想了許久,開口說道,“青海君所說,可是越王勾踐和吳王夫差的故事?”

李之蘭瞪眼道,“老子也不知,反正是聽家裡的書呆子說書,聽來的!”說著,轉頭對李成桂奏道,“殿下,中國古代時,有個國家被滅之後,落敗的國君每日要品嚐勝國國君的糞便,此等奇恥大辱”

“你閉嘴!”李成桂隻覺得胸腹之間滿是噁心。

而朝堂中,那些文臣們則是厭惡的看著李之蘭,“青海君不學無術!中國戰國時的典故,怎麼能用到此時?再說,勾踐那是臥薪嚐膽”

見朝臣們,為這種事又吵鬨起來,李成桂再次大怒,大聲道,“讓你們說軍國大事,你們一個個爭吵不休。說這些冇用的東西,你們也還爭吵不休,寡人要你們有什麼用?”

姬從良再次大聲道,“殿下,聽臣一言,請罪求和方是正途!”

“在你心中,我高麗就如此不堪一擊嗎?”反對派,馬上開口質問。

“勝瞭如何,敗了又如何?”姬從良大聲道,“大明國力千萬倍於高麗,擋的了一時,擋不了一世。打走他二十萬人,他能叫來兩百萬人。戰火在高麗境內肆虐,死的可都是高麗的百姓,毀的是高麗的根基呀!”

是的,最後這段話,纔是這場戰爭最讓人頭疼的地方。戰火在自己的家門口蔓延肆虐,不管打不打,高麗都要元氣大傷。對大明來說,百萬大軍隨時可以補充,但對高麗來說,承受不起任何重大損失。

前方報來的軍報中,燕王朱棣率領大軍沿路拔除高麗堡壘,那些剛剛長起來的農田,都被明軍毀壞。現在是八月,再過一兩個月莊稼就會成熟。

到時候,若明軍在高麗大地上縱火燒田,即便是高麗能勝,明年也要捱餓。若是戰火一直不斷,捱餓就會變成饑荒。而且在漫長的戰爭中,明國封鎖了交易,軍中鐵器還有弓箭等的原材料,隻會越來越少。

到時候,百姓無糧,軍人手裡冇有武器,這仗還怎麼打?

(明初,大明對高麗禁運鐵器,水牛角。高麗人善射,但是高麗不產水牛)

對明國的蠻不講理,李成桂心中是滿懷氣憤的。一直以來的恭敬,冇有換來明國的冊封不說。反而因為一些不毛之地,明國就要滅了高麗,滅了他李家。

可是他心中,實在提不起太多的勇氣,與大明為敵。當年他奉命率領大軍至鴨綠江畔,要和明軍為敵。可剛遙見明軍威勢,就已經嚇得膽寒。

當時對麵的將軍是明國皇帝的兄弟,徐達。連蒙古人都懼怕他,小小的高麗又怎敢太歲頭上動土!

但不打,他心中又不甘心。其實死多少人他不在乎,他在乎是宣戰的國書中。大明皇帝斥責他是篡位的亂臣賊子,直接否定了李家對高麗統治的合法性。

這時,殿外忽然傳來一個聲音。

“父王,兒臣以為,求和纔是自取滅亡!要想高麗國祚綿長,唯有一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