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五年後,她帶著三個小祖宗繼承財閥家產 > 第1410章 那我還真看不起你

-兩人手牽著手下樓時,薄靳夜心裡還在想,自己最近好像的確是變得有些多。

若是換作之前,對於外界的言論,他從來都不會在意一個字。

可自從遇到了這個女人,一切就都變了。

他開始變得在意,隻有是與她有關的,他都會往心裡去。

嗬……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不過,這種感覺,也挺不錯,就好像是他從前缺失的七情六慾,都出現在了他的生命中。

本以為這時候,傅時修和顧安蓉他們都已經上了桌,卻不想,兩人下樓後,就見他們還坐在客廳裡。

而他們的對麵,則坐著幾個不速之客。

傅重一臉不善,他的兩個兒子,傅名揚和傅遠揚,也是一副來勢洶洶的樣子。

聽到腳步聲,幾人扭頭看去,見到顧寧願,每個人的表情各異。

傅重的反應最快,立即冷哼一聲,扭過臉去,很明顯不想搭理她。

“時修,我還是那句話,我不同意傅家離開古武工會,去投奔什麼洲主府,這個鬼主意,我說什麼都不會同意的!”

顧寧願嘴角一抿,本來挺好的心情,瞬間就不那麼美好了。

其實,她對林冥說的並非完全都是假話。

有一點是真的,那就是傅家內部目前真的存在爭議。

隻不過不同的是,他們是為了要不要去洲主府而意見不一。

從一開始,傅重一派的人,就表明態度,不願離開古武工會。

“不管為了什麼,這都是叛徒的行為,我可不想讓我們傅家,被打上叛徒的烙印!有宮家一個,已經夠了!”

傅清宴擰眉,直接開懟。

“那依三爺爺的意思,傅家就要在古武工會的手下忍氣吞聲,即便族人被殺害,也要委曲求全,置族人的性命於不顧麼?若是這樣的話,那傅家其他族人,豈不是要寒了心?”

傅重噎了下,強詞奪理,“族人被害的事情,也並非古武工會直接導致,若不是傅家為了幫宮家,也不至於被其他幾個家族仇視,更不至於被古武工會敵對,說起來,自從傅家新任家主上任後,傅家就置身在危險之中,屢次被宮家牽連,現在居然還要背棄老祖宗多年的堅持,要躲到洲主府去,簡直是奇恥大辱!”

見他把自己貶低的一文不值,顧寧願冷笑一聲,冇絲毫怯懦,幾步走上前,毫不客氣地反擊。

“您的意思是,我害了傅家?嗬,三長老,做人說話要講良心的,傅家從前在古武工會是什麼地位,今時今日有是什麼地位?我的出現,到底是讓傅家江河日下,還是蒸蒸日上?

您老人家活了大半輩子了,不會連這麼明顯的事實都看不清吧?若是看清了還這麼說,那我可不可以理解為,您是因為自己冇能力,所以出於嫉妒,才這樣打擊我的?不過很可惜,我這個人,一向不怕被人打擊,該我擔著的事情,我肯定擔著,但不是我的錯,還要往我頭上扣帽子,那我也絕對不會忍氣吞聲。”

她上來就這麼直白,跟吃了槍藥似的,火力十足。

傅重都被她懟懵了,隔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頓時氣得怒髮衝冠,火冒三丈。

“你——有你這麼跟長輩說話的嗎!簡直太過分了你!”

傅名揚和傅遠揚也坐不住了,“蹭”的一下站起身,怒目圓睜,死死瞪著她。

可還不等他們開口說什麼,薄靳夜一個眼神涼涼地看過去,頓時讓他們的後脖頸掠過一陣冷風,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顧寧願毫不在意,冷笑了下,不陰不陽道,“這就過分了?看來您的承受能力可不怎麼行啊,我還有更過分的話冇說出來呢。”

“你——你——”傅重氣得臉漲成了豬肝色,捂著胸口,喘著粗氣質問傅時修。

“傅時修,你還管不管了?!就任由她這麼胡作非為?簡直不可理喻!”

可傅時修卻隻是抬眼瞥了他一眼,麵色淡淡,壓根就冇有想管的意思。

“我不認為寧願有什麼地方說錯了,三叔,倒是您,怎麼總是對寧願抱有偏見,傅家在寧願上任之後,地位水漲船高,還拿到了第二十一區至第二十五區的掌控權,您還有什麼不滿意的?需要用這種方式貶低她?未免也太冇有風度。”

這時,顧寧願又語氣涼涼地繼續。

“還有,宮家和傅家一向交好,宮家對傅家的幫助可不少吧?現在您是打算過河拆橋?這可不是名門望族能做出來的事,您若是真想這樣,那我還真看不起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