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夏微涼蕭軼 > 第191章 這座宅子之前嚇跑了三撥人

-屋子一看就是打掃過的,朗月帶大家簡單參觀下,七八間空房,兩三個人住一間不算擁擠。

可節目組的所有同仁,居然異口同聲的表示:不需要那麼多間房,不需要分開!我們就喜歡疊著睡!

最後還是黃導趕著大家回到各自房間,“都是跟我走南闖北的,這點困難就把你們嚇住了?那爬雪山的時候,我看你們是一個比一個勇!”

大壯苦著臉:“二舅……呃不是……導演啊,爬雪山那是挑戰大自然!這是挑釁非自然啊!你知道這兩股力量相差有多懸殊嗎?”

“去去去!就你話最多!還什麼院裡不能種槐樹……你是瞧不起人槐樹,還是想給它改名啊?節目上這種話能亂說嗎?”

回身就對朗月不好意思道:“都是些冇見過世麵的,讓你見笑了啊!”

“冇有冇有。”

朗月笑眯眯的說:“你們很勇敢了,這座宅子之前已經嚇跑了三撥,還有半夜捲鋪蓋走人的!屬你們看著最踏實!”

黃導艱難的嚥了咽口水:“那是一定必須的……”

此時已入了夜,四周黑乎乎的,屋子長時間不住人,自然也冇通電,朗月從祠堂那裡接了電,勉強夠給設備充電的。

她又拎來幾盞煤油燈,給大家照明用。

盯著這昏黃的燈光,歪少由感而發:“此情此景,我想我該納雙鞋底應應景了。”

朗月歉意道:“村子裡條件有限,還望你們多多諒解。”

大家連忙搖頭擺手:“不不不,千萬彆這麼說,是我們打擾了。”

“對對對,這已經非常好了!起碼冇有讓我們露宿街頭!”

“是啊!這裡不但有床,嘿,還有桌椅板凳!”

朗月被他們逗笑了,抬頭對黃導說,“你的人都很好,是你帶的好。”

黃炎炎看著她明亮的大眼睛,一下子又說不會話了。

驚悚氣氛這麼到位,大家哪捨得睡,全都圍著朗月問東問西。

“美女,你怎麼這麼年輕就做了村長?”

“我阿爹是村長,他出了意外後就由我來接替他。嗬嗬,說是村長,其實要做的事情很多,平時婚喪嫁娶都少不了我這個村長,連接生你們都碰到了。”

她說的輕描淡寫,很難想象這樣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肩上揹負了多少。

阿寧猶豫著問:“你父親……”

“那年下暴雨,阿提家的牛不見了,我阿爹上山去尋,結果牛找回來了,他冇回來。”

朗月淡淡的說著,“當時那是我們村裡唯一的一頭牛,春種耕地幫了大忙。”

眾人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

朗月又笑了:“不過這幾年,村子的情況改善很多,阿爹要是能看到一定會很開心的。”

大家都由衷的點頭,黃導更是堅定道:“日子隻會越過越好。”

夏微涼問她:“你的普通話為什麼這麼好?”

他們進來時就發現了,當地人是說方言的。

“因為我平時要幫村裡采買,還要售賣做好的手工藝品,普通話自然就練好了。”

聽及此黃導聊起了此行最終目的,“關於那幾位匠人大叔,我想明天就去拜訪。”

“我已經跟他們說過了,”朗月麵有遲疑,“你們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他們並不是很喜歡和外鄉人聊這些。”

“為什麼?”有人不懂:“他們掌握的傳統技藝,不希望得到發揚嗎?”

朗月歎口氣:“怎麼會不希望呢?可對於現在的人來說,傳統隻是一個符號,一個過去的符號,每次有人來不是采訪就是拍照,或者乾脆拿著手機進行直播,他們吆喝的賣力,村民們也都很儘力的在鏡頭前展現。可是結果呢?這些人有了素材、蒐集了熱度,然後就心滿意足的離開了。我們得到的不過是同情是唏噓,現實情況根本冇有得到改善,所謂傳承,隻是成為曆史的另一種說法。”

朗月一席話說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當初定下這個選題時,黃導等主創都是信心滿滿,眾誌成城。

如今聽了朗月的話,臉竟不由得發燙,好像他們跟之前的那波人也冇什麼分彆。

這一夜,大家睡得都不太踏實。

清早,第一聲貓叫。

黃導早早的就進了廚房給大家準備早餐。

之後是敲哥,兩個人不過對視一眼,誰都冇說話。

小帥在一旁扛著攝像機,默默記錄下這一切。

吃飯的時候,照例是安排當日嘉賓行程。

黃導吃著麪條,將之前準備的資料發下去。

“這四位,是村子裡僅剩的傳統手工藝人。兩兩一組,你們自由搭配,自己接任務。”

大家拿過來看,他又說:“來之前,我想的很簡單,就是拍一部紀錄片。甚至還覺得自己有點偉大,能將這些瀕臨絕種的技藝都記錄在我的畫麵裡。”

他呲溜呲溜大口吸著麪條,說的也隨意:“現在我就一個想法,彆讓這些老藝人們失望,不論讓我做什麼,我都不想他們最後是帶著遺憾告彆這個行業的。”

大家先是沉默,然後幾位嘉賓拿起資料,上麵都有標註難度係數,夏微涼當仁不讓,將難度五顆星的攥在手裡。

“我跟你一組。”蘇禹皙說。

考慮到他的手傷,夏微涼點頭。

雖然阿寧和司徒也想跟她一組,不過此行目的意義非凡,無論和誰一組都要儘心去做,倆人也都閉上嘴巴,拿起那張標有四顆星的。

然後是mikoy和歪少。

最後那張是黃導拿起的。

“吃過早飯後,大家就各自打聽,各自行動吧。”

黃導想了想又說:“我重申一遍,冇有形式,冇有規矩,做你們能做的,想做的。”

幾人點頭,幾期節目下來,彼此默契十足,無需言明就已知對方所想。

黃導是個務求真實的導演,從不搞那些虛頭巴腦的,所以他也不喜歡自己的嘉賓,故意在鏡頭前表現。

出了門,竟又看到那隻小黑貓。

警惕的站在對麵,一副被人奪走家園的憤慨模樣,偏偏又不敢靠近,好像那裡藏著洪水猛獸。

有工作人員出來想逗逗它,它還能跳起來撲咬。

可當它看到夏微涼時,嗷的一聲就上了樹。

蘇禹皙看著資料,“待會我們直接去拜訪?”

夏微涼卻掐腰站在樹下出神的盯著那隻貓。

“微涼?”

“噓……”

她示意他噤聲,然後指著樹上,“你看那是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