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醫毒狂妃路子野 > 第149章 這貨是戲精上身了嗎?

-議政殿。

早朝結束,朝中大臣魚貫而出。

看到軒轅極還跪在殿外,忍不住搖搖頭。

盛擎來到軒轅極麵前,關切地詢問:“王爺,你還好嗎?”

“無礙。”軒轅極淡聲迴應。

“我等會前往禦書房求皇上,讓他收回成命,實不相瞞,今日一早,王妃便來到侯府,即使她不來,我也打算今日去求皇上。”

“有勞了。”

“王爺,你真的寧願放棄江,也不願意娶彆的女人嗎?”

軒轅極緩緩抬起頭看了他一眼。

盛擎點點頭,“我明白了。”

他真是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如果燕北王願意,又何至跪於此,天寒地凍,三日三夜。

禦書房。

當值的小太監匆匆走進殿內。

“皇上,宣平候求見。”

“宣。”軒轅坤放下奏摺,等著盛擎入內。

盛擎來到殿內,立即拱手行禮,“啟稟皇上,臣近日查到,帝都有一些可疑的人在暗中活動,臣懷疑是燕國的細作,想請燕北王協助一同捉拿這些人。”

“確定是燕國的細作?”

“是!而且,這些人中還有人擁有隱術,據臣所知,燕北王與王妃前往望月樓的時候,路上也遇到燕國的殺手,由他出麵,一定會將這些細作清理乾淨。”

“你是來替他求情的吧?竟然找出這種藉口!”

“燕北王之事,臣無權過問。”

“你去傳朕的旨意,命燕北王全力緝拿燕國細作!”

“是!臣告退。”

“慢著。”

盛擎又轉過身,靜等軒轅坤的吩咐。

“你告訴他,朕並未原諒他,讓他好好地想一想。”

“是。”

……

宮門外,停著一輛馬車。

牧川著急地在宮門外來回踱步。

綠漪也伸長了脖子朝宮門的方向望去。

白若棠坐在馬車裡,心裡也有些著急,她覺得,事情鬨到這種地步,應該各自都有一個台階下了。

此時由盛擎出麵,就是最好時機。

“王妃!王爺出來了。”

白若棠立即跳下馬車。

軒轅極和盛擎一前一後走出宮門,看起來有些狼狽,雪色的衣衫上,沾了一層灰塵,髮絲也有些淩亂。

“王爺。”白若棠快步朝他走了過去,她覺得這三天,她一直都很平靜,可是見到他的那一刻,情緒還是有些崩潰了。

“你冇事吧?快上馬車,讓我看看你的膝蓋。”

“冇事,不用擔心。”

白若棠看向盛擎,“多謝侯爺。”

“王妃不用客氣,快帶王爺回去休息。”

白若棠扶著軒轅極上了馬車,立即去解他的褲角,挽起他的褲子,就看到膝蓋上一片淤青的傷痕。

她立即拿出帶來的藥,輕柔地敷在他的膝蓋上,又拿出一層柔軟的紗布纏好。

看著她如此小心謹慎又認真的樣子,軒轅極緩緩抬起手,撫上她的臉頰。

“你應該猜到,就是跪個兩三天而已,怎麼還如此擔心。”

“我是猜到了,我不擔心,我是心疼!”

軒轅極的眼底頓時溢滿笑意,“心疼了,就證明心裡有我,我很開心。”

“你還開心,不疼嗎?”白若棠推開他的手。

“哎呀,好痛。”軒轅極痛呼一聲。

白若棠立即看向他的膝蓋,雙手捧著,“你先彆亂動!要是換作普通人,在這種惡劣的天氣中跪三天,命都冇了!”

“我不懼嚴寒,隻是受了一點皮外傷。”

“皮外傷也是傷,要注意一點,這兩天你先自己睡,我去睡書房。”

“你要和我分居?”軒轅極一副受傷的樣子,“那我晚上疼了怎麼辦?我正是需要有人照顧的時候,你卻離我而去!有你在我身邊還能幫我揉了揉,隻剩我一人獨守空房,那就隻有空虛寂寞了!”

白若棠:……這貨是戲精上身了嗎?

“我在你身邊,你能老實嗎?”

“你放心,腿傷了,不好操作。”

白若棠仔細一想,好像也是這麼回事。

“棠棠,你剛剛心疼我的樣子,真的太好看了,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你說我那個時候也好看,你也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還說我吃飯的時候也好看,睡著了也好看……”

“就是,什麼時候都好看,冇有最好看,隻有更好看。”

白若棠:……

“棠棠,你愛不愛我?”軒轅極輕聲問。

“突然又問這個做什麼?”

“因為,我想告訴你,我愛你,而且,我也想聽你說,你也愛我。如果你不說,我就吃虧了。我不想在這種事情上吃虧。”

“我愛你。”白若棠安撫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隻愛過我嗎?”

“你想知道,我在我的世界,有冇有愛過誰是不是?”

“有愛過嗎?”

“我們那個世界,我纔剛剛達到可以成婚的年紀,完全冇有一個男人能讓我產生悸動,我隻愛過王爺一人,而且我的心眼好小,也隻裝得下王爺一人。”

軒轅極得到滿意的答案,緊緊的摟著白若棠的肩膀。

“本王這三日冇有白跪。”

……

西蜀。

百裡故淵持著七國商會的印信來到西蜀的帝城才命人遞上帖子,拜訪西蜀的皇帝與太後。

西蜀皇帝南宮玥在九歲時由如今的太後扶持繼承皇位。如今,西蜀的大權還在太後的手中。

南宮玥馬上要二十歲了,還未親政。

百裡故淵隻見過南宮玥一次,倒是見到太後的次數更多一些。

有傳聞西蜀的政局已經發生了變化,南宮玥似乎有逼太後還政的心思。

剛剛安頓好客棧,西蜀的太後就派人前來客棧見百裡故淵。

“九殿下,太後派小的來請殿下去行宮休息,太後孃娘說了,殿下的母親還是西蜀皇室的血脈,哪怕嫁到東臨了,也還是親如一家人,不必見外。”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聽從太後孃孃的安排。”

“九殿下請。”

百裡故淵被請入西蜀的行宮。

“太後孃娘知殿下身子不好,特意安排了太醫和宮女隨身侍候著,殿下缺什麼,隻管吩咐。”

“多謝太後孃娘。”

“殿下早些休息,奴才還要回宮覆命。”

“來人,送送公公。”百裡故淵朝身邊的人吩咐一聲。

一個侍女立即走上前,隨意從袖子裡拿出一包珍珠。

太監一見有賞賜,頓時喜笑顏開。

……

西蜀後宮。

南宮玥還在禦書房未去歇息。

一縷燭光,將他的身影拉得很長很長。

他的麵容,一半在光線下,一半在陰影裡。

少年帝王,麵色沉沉,俊朗的眉緊緊擰在一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