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醫毒狂妃路子野 > 第254章 背了一個甩不掉的大鍋!

-墨勻看著白若棠的反應,心裡更加心虛。

白若棠的表情始終冇有什麼變化。

墨勻慌了。

白若棠什麼都看得真真切切,他內心的那點小九九,她一開始就懂,一張老臉頓時漲得通紅。

尤其是白若棠的那道目光,直擊他的內心深處。

彷彿一把鋒利的刀子刨開他的心臟,將他那些心思,全都暴露在陽光下。

墨家傳承了那麼久,如今,卻落得如今這樣的下場,都是他這個做家主的無能。如今還要給墨家,給自己的兒子尋找外來的力量做依靠。

“王妃……”

“這樣吧。”白若棠突然開口,打斷了墨勻的話。

墨勻屏住氣,等著白若棠的回答。

“我想重新打理一下南疆,讓墨公子去南疆幫我佈陣順便設下一些機關,我不想讓南疆成為誰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我要你們墨家最好的機關與陣法。”

“這不是難事,可是……”

“這樣一來不僅可以抵醫術費,我還欠你們墨家一個人情。”白若棠再次打斷墨勻的話。

墨勻徹底明白了,讓燁兒拜入白若棠門下,也是不可能的事。

“隻要是在我能力範圍,並且不違揹我的本心,墨家可以隨時找我要回這份人情。”這是她的承諾。

“多謝王妃。”墨勻立即識趣地道謝。

能得到白若棠一個人情,對墨家來說也是一份保障。

彆看白若棠小小年紀,甚至比燁兒還小幾歲,但是舉手投足之間竟有著家主的風範!

那是真正的強者纔有的氣度。

事實上,她也有這樣的實力。

南疆之主,玄麟的燕北王的王妃,西蜀的公主,她的身份地位,放眼七國誰還能和她相提並論?

所以,他纔會捨棄顏麵,賴上這麼個女娃娃。

“墨老,我還有一事,想向你打聽。”白若棠緩緩道。

“王妃請說,我定知無不言!”墨勻立即開口。

“我想知道有關於歸墟聖女的事,不知道你們墨家知道多少關於歸墟聖女的事蹟?我要聽真實的,不要那些傳說。”

“墨家有一本書籍記載了一些歸墟聖女的事,歸墟聖女都是以少女的身份出現,而且都活不過十八歲。”

“這是什麼意思?”白若棠的眼底閃過一絲慌亂。

“書籍上是這麼記載的,歸墟聖女的身體隻是一個容器,承載著歸墟的力量,那是一種強大的毀滅之力,無人可以阻擋,那是讓人恐懼又邪惡的力量。”

“有冇有記載為什麼歸墟聖女會死?”白若棠立即追問。

“墨家一直都有歸墟聖女的記載,從祖上一直流傳至今,歸墟聖女擁有那麼強大的力量,無人可以戰勝,如果她不死,這個世界早就不複存在了?”

白若棠想了想,覺得也有道理。

“所以,在歸墟聖女十八歲時,她的身體也會化為歸墟之力,加上被她的歸墟之力侵蝕的力量,一同回到歸墟。”

“上一次,歸墟聖女出現,我們墨氏的家主剛好有幸見到她化為歸墟之力的模樣,劫後餘生記載了下來。”

白若棠一言不發,袖中的手暗暗緊握。

“那是一個晴天白日,忽然就被紅光沖天,整個世界都被血色的光芒包圍!歸墟聖女的身體被吸入空中,被一朵巨大的焰羽花包圍著,無數被歸墟之力反噬的人,都被吸入空中,身體瞬間化為灰燼,同樣紅光從他們的體內被抽出來,彙聚在一起!”

“然後,紅光從歸墟聖女的體內破出,她的身體也化為歸墟之力,焰羽花一直向東飄去,到了東荒之極,徹底消失,世界如遭地獄之火屠戮,猶如末日。”

白若棠的心一陣發緊。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歸墟聖女是這樣的結局。

她以為,她能控製那股歸墟之力!

不,她不信這些。

她的命隻屬於她自己!

“那夜溟又是誰?你們墨氏的有冇記載過這類人,他的身上為何會有歸墟之力?”

“這倒冇有!所以,我們才那麼懼怕夜溟,千方百計地想要除掉他。”

白若棠的心又是一沉。

夜溟說,他來自歸墟,他來到七國的目的就是為了把她帶迴歸墟。

那之前的歸墟聖女身邊,為何冇有這麼一個人?

夜溟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二十多年了,音容未改,絕不是普通人,他究竟是誰?

歸墟……

所有的一切,都指向歸墟。

突然,她內體的被封印歸墟之力開始躁動起來,像是要衝破那層封印。

白若棠這才發現那股力量的強大!

一旦衝破那層封印,她真的無法控製。

軒轅極正在校場巡視,突然感覺到胸口一陣劇痛,他立即轉身回到營中,盤腿打坐。

誰動了她體內的封印?

他的眼底儘是擔憂。

他抬手捏訣,用自己的力量加固那道封印。

白若棠感覺心中閃過一絲涼意,被歸墟之力灼著的五臟六腑一瞬間被這一股涼意滋潤了。

歸墟之力被封印的力量壓製住了。

她怎麼感覺這一股涼意有一絲絲的熟悉?

白若棠深吸了一口氣,額頭上已經佈滿一層汗水。

“王妃你怎麼了?”

“冇事,可能吃壞肚子,有些腹痛。”白若棠擺擺手。

墨勻不疑有他。

“燁兒幾時去南疆?”他問。

“你把他打得那麼狠,過兩日吧,我先告辭了。”

白若棠回到前院,先命侍女給墨燁送了一些傷藥,又送了一些錢去聽竹閣,算是墨燁的違約金。

不過,比起違約金還要高出不少。

這個瀟瀟姑娘,她日後還有用得著的地方。

她坐在椅子上出神。

活不過十八歲?

她這是什麼破運氣!

她隻算是一縷幽魂,那個歸墟聖女,其實是真正的白若棠吧?她感覺自己背了一個好大的鍋!

而且,這個鍋,還甩都甩不掉!

真是鬱悶!

“王妃,離言送來一份東西。”紅袖走進來,將那個紅木的匣子放到白若棠麵前。

白若棠抽開一看,裡麵是一枚印鑒和新的行商文書。

“離言還留下這個。”

白若棠接過看了一眼,是個地址,而且離她這裡並不是很遠。

“淩梟,隨我出去一趟。”

淩梟立即出現,跟在白若棠身後。

風隱追了兩步,“王妃,淩梟身上還有傷,不如我去吧。”

“有淩梟跟著就行了。”白若棠騎上馬兒,朝著夜溟所說方向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