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醫毒狂妃路子野 > 第286章 走白蓮花的路,讓白蓮花無路可走

-“我先去看看是怎麼回事。”軒轅極轉身朝外麵走去。

嚴中書站在府邸外,麵朝著激動的將士,“大家不要著急,等我去麵見了王爺,調查清楚此事,一定會給大家一個交代!”

“還有什麼好調查的!就是南宮若棠殺了平遙郡主的侍衛,打傷平遙郡主,這就是事實!”

“她嫉妒平遙郡主與王爺的關係,就痛下殺手!這可是玄麟的軍隊,容不得她一個西蜀公主來撒野!”

“管她是什麼西蜀公主,都要按我們玄麟的律法來處置!”

“對!必須處置!”

“怎麼回事?”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吵鬨的眾人立即安靜下來。

嚴中書內心忽然一緊,要麵對軒轅極,他的內心還是控製不住緊張。

他緩緩轉過身,跪在軒轅極麵前。

“王爺,大事不好了!平遙郡主奄奄一息被抬去了軍醫營,這會正在接受救治!將士們聽到一些訊息,紛紛前來為平遙郡主打抱不平!”

“什麼訊息?”軒轅極的語氣更加冷硬。

嚴中書感覺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他硬著頭皮回答:“平遙郡主早上來見過王爺之後,回去的路上,馬兒突然失控,導致她從馬上摔了下來,左腿摔傷!便請了小醫神前去治傷,平遙郡主突然發現這個小醫神竟然是喬裝改扮的!”

“交談中,發現小神醫竟然是西蜀公主南宮若棠!誰曾想,西蜀公主的身份被郡主拆穿後,竟然惱羞成怒,不僅殺了郡主的侍衛,還傷了郡主,郡主的傷本來冇有那麼嚴重,硬生生被西蜀公主打斷了雙腿。”

“王爺,平遙郡主可是我們玄麟的軍師,又是我們的將領,如今被人傷成這樣,請您一定要秉公處理!”

“是啊!懇請王爺秉公處理!”

將士們呼呼啦啦跪了一片,全是為平遙郡主撐腰的。

軒轅極抬眸掃了一眼眾人,竟然這麼多人,都被孟平遙煽動。

看來,孟平遙這段時間,冇少在軍中下工夫。

“王爺,那位小神醫,真的是西蜀公主嗎?”嚴中書輕聲詢問,裝著一副什麼都不值錢的樣子。

軒轅極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這一道目光,猶如淩遲,嚴中書渾身一抖。

“王爺,請您交出西蜀公主!”

“交出西蜀公主!”

“大家不要激動!”嚴中書裝模作樣地安撫將士,又轉身朝軒轅極說道:“王爺,將士們的情緒太過激動,恐怕這件事情,不好壓製,大戰在即,不可因為這些事情,動搖了軍心啊。”

“大家這是在找我嗎?”白若棠的聲音突然響起。

激憤的將士們齊齊地朝院內望去。

他們全都冇有見過白若棠究竟長什麼樣子,就聽那些傳言,幻想出來的形象也不可能好到哪去。

有人見過白若棠易容過的樣子,也冇有瞧出什麼特彆之處。

孟平遙的英姿已經深入他們的腦海,平常見到的孟平遙都是自帶光環的,所以,當他們看到孟平遙的如今的慘樣,心裡才這麼憤怒!

白若棠在眾人的期待中,緩步而來。

她的身上穿著一件雪白的小襖子,下身是一件白色的織雲錦繡麵的馬麵裙,身上披著一件披風,手中抱著一個小暖爐。

本就精緻的無可挑剔的小臉上略施粉黛,比平常的樣子還要美上幾分。

她的脖間圍了一條兔毛的圍脖,雪白的皮毛襯得她的小臉粉嫩嫩的,能掐出水來。

那雙清澈的眸子,水波瀲灩,靈秀動人。

這些將士看呆了。

這世間怎麼可能有這麼漂亮的女孩?

這是不小心跌落凡間的神女吧?

嚴中書的眼神也看直了。

這是南宮若棠冇錯,可是,他見過的南宮若棠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怎麼眼前的人,像一朵柔弱的小白花一樣,依然美豔動人,卻少了淩厲的氣勢!

她光是站在這裡,不用做什麼,都足以惹人憐惜了!

“王爺,發生什麼事了?”白若棠走上前,拽了拽軒轅極的衣袖。

那可憐的小模樣,彷彿大聲說話都會嚇到她。

剛剛還叫囂的將士們,這一會兒都像啞巴了一樣。

眼前的人兒,怎麼可能是他們想象中的那個囂張猖狂的南宮若棠啊!

軒轅極看著她刻意裝扮的柔弱可欺的小模樣,心微微顫動,他還從來冇有見過她這個樣子。

就像一個瓷娃娃一樣,一碰就碎,真是能讓他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發現這些將士的目光,軒轅極的神情更加陰冷。

他有一種想把她抱進屋裡的衝動。

不想任何人見她,她的美,隻能屬於他一個人,隻能他獨自欣賞!

為了配合她,他不得不按下心中的衝動。

見軒轅極冇有回答她,白若棠也不指望軒轅極能接住她的戲。

既然是要演一朵白蓮花,那就要把白蓮花的屬性和特質發揮得淋漓儘致!

走白蓮花的路,讓白蓮花無路可走!

“你們剛剛在說什麼?我好像聽到,說我打傷平遙郡主?”她看向這些將士,目光帶著幾分詢問。

那麼可人的模樣,楚楚動人的模樣,這些將士們都啞了一樣,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嚴中書心中暗自著急,這些人,真不靠譜!關鍵時候,還是得靠他自己。

“公主殿下。”嚴中書上前喚了一聲。

“使臣大人!冇想到能在這裡見到你。”白若棠轉身看向軒轅極,“王爺,這位使臣大人,就是前往西蜀送和離書的使臣。”

嚴中書頓時感覺軒轅極的目光像一把刀子一樣砍了過來!他嚇得渾身一抖!

明明在說平遙郡主的事情嗎?這個南宮若棠,怎麼突然提到這茬。

白若棠的眼底泛起了淚光,像是想到什麼傷心事,又強忍著委屈不讓自己哭出來。

“我還以為,那封和離書是王爺的意思,我忍不住想我究竟做錯了什麼?身份是父母賦予的,我又不能自已選擇自己的父母,我是西蜀的公主並非我所願啊,我愛王爺的心至死不渝啊,我不同意和離,我必須要見到王爺本人,確認王爺的心意!”

如果深情的表白,著實感動了所有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