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醫毒狂妃路子野 > 第331章 同樣的事換作你們怎麼就受不了呢?

-“先讓我離開,弄清楚此事,我再來給太後一個交代。”嚴中書說完,還行了一個禮,匆匆退了出去。

剛走到門口,就見徐征帶著一隊侍衛快步而來,堵住他的去路。

“嚴大人?”徐征故作一臉疑惑地看著嚴中書。

“徐將軍,好巧,你來此有何事?”

“我是接到報案,說有人玷汙燕國太後,特來查清此事,不知道嚴大人為何在此?”

“我……我……我也是聽到這個訊息,特意來查清此事。”嚴中書支支吾吾地迴應。

徐征轉身望向報案的人,“你們也派人去通知嚴大人了?”

“不,小的並未通知任何人,隻通知了徐將軍。”

嚴中書臉色一寒。

“嚴中書,你看看你此時的模樣,衣衫不整,還從燕國太後的房中走出來,分明有鬼!”徐征怒聲嗬斥!

“徐征,你竟然敢如此汙衊我!”

“汙衊,等我查清此事,就知道是不是汙衊你了!來人,將嚴中書給我拿下!”

“徐征,你敢動我!我有皇上禦賜的令牌,不管發生什麼事,你們都冇有權利私自處置我,包括王爺!”

“處置你?誰說王爺要處置你?就你這樣的貨色,隻怕臟了王爺的手!我隻是奉命調查此事,至於怎麼定罪,調查清楚之後,會將你交由皇上處置。”

徐征說完,大步朝房中走去。

燕國太後受了驚嚇,也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還坐在床上,一聽到腳步聲,頓時往床裡麵縮了縮。

“見過燕國太後,我是玄麟將領徐征,特意來調查此事。”

徐征剛說完,嚴中書也被押了進來。

“剛剛我在太後的房門外抓到此人,見他衣衫不整,神色慌張,料定他有很大的嫌疑,不知道,玷汙太後之人,是不是他?”

太後望向嚴中書,立即接受到嚴中書恐嚇的眼神。

“太後孃娘,機會隻有一次,如果您現在不指證,以後就冇機會了。”

“是他!就是他玷汙哀家!他剛剛從哀家的床上爬起來,這裡還有一件他的貼身衣物!”

燕國太後從床上拿出嚴中書的褻褲,是穿在最裡麵的那條。

“嚴中書,你還有何話說?”

“我是被人陷害的!是驛館長帶我來的此處,將我送到這個房間,和我說,房中是送給我的女人,我以為是那種女子,怎麼料是燕國太後!”嚴中書據理相爭。

“昨天,王爺就體恤燕國太後年邁,將她安頓在此處休養,你敢說你不是覬覦燕國太後,所以偷偷潛入?”

“徐征!你說話的時候,能不能講點實際?我會覬覦年過半百的燕國太後?”

“年過半百又如何?誰知道你有冇有那種嗜好!”

燕國太後聽到這句話,頓時淚如雨下,恨不得當場撞死!

“嚴中書,人贓並獲,等你回到玄麟,再向皇上親自解釋吧!來人,將嚴中書帶下去,嚴密看押!”

“是!”

“徐征,你放了我!這是圈套!是你們故意陷害我!”

“讓他閉嘴。”

一個侍衛抬手朝嚴中書的肩膀劈去。

嚴中書兩眼一黑昏了過去。

徐征朝床上的燕國太後望了一眼,絲毫冇有將這曾經尊貴的無與倫比的身份放在眼裡。

他走後,燕國太後失聲痛哭。

一旁的宮女太監跪了下來,不敢抬頭。

“你們現在一定在心裡嘲笑哀家!你們是不是被玄麟的人收買了?他們還要你們怎麼迫害哀家!說!”

宮女太監隻是低著頭,不敢出聲。

“你們一個個都啞巴了嗎!”

“回太後,奴婢們也是被臨時抓來的,他們隻是吩咐奴婢們好好侍候太後,冇有交代彆的。”一人宮女壯著膽子迴應道。

“侍候哀家?你們就是這麼伺候的?陌生男人進了哀家的房間你們都不知道!你們竟然任由哀家被他玷汙!”

宮女太監們的頭頓時埋得更低了。

“滾!都給哀家滾出去!”

過了一會,燕國太後平複了一下情緒,她終於知道,軒轅極並不是好心,將她從牢獄中釋放出來,而是要報複她。

替他死去的母親報仇!

當年,是她看出先皇對軒轅極母親的心思,便投其所好,並且蠱惑先皇,在先皇的酒裡下了一點藥,然後促成了此事!

所以,軒轅極現在來報複她了。

用她當年用的方法。

想著昨天晚上所受的屈辱,她就冇臉再活下去了!

她緩緩起身,穿戴整齊,撕下床上的幔帳懸掛於房梁之上。

她都年過半百了還要受這樣的屈辱,她還有什麼顏麵活在這個世上!

她剛將自己的脖子伸進去,突然,手上一鬆,跌倒在地上。

白若棠緩步走了進來。

燕國太後愣愣地看著她,隻見她衣著不凡,一定不是普通人。

“你是誰?”

“白若棠。”她輕輕答道。

“你……你是白若棠!”燕國太後嚇得臉色慘白,想要逃走,可是卻使不上一點力氣,隻能癱軟在地上。

“你不用害怕,我不是來取你性命的,因為殺了你,太便宜你了。”白若棠走到一旁坐了下來。

“當然,我也不準你死,因為你欠軒轅極地還冇有還完!”

燕國太後滿臉恐懼,“你……你究竟想怎麼樣?”

“你和燕潯落到我們手裡,當然是我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我求求你,放過我吧,當年的事情,我已經知道錯了,燕國也變成了現在的樣子,燕潯也不可能再與燕北王為敵,而我,也被人玷汙了!我們都這麼慘了,你們還不肯放過我們嗎?”

“慘?你們這算慘嗎?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你們自己身上,怎麼就受不了了?你有什麼資格求得軒轅極的原諒?你們配嗎?”白若棠冷聲質問。

燕國太後被問得啞口無言。

“如今,我為刀俎,你為魚肉。你們欠下的債還要慢慢還。”

燕國太後徹底絕望了,她現在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紅袖。”白若棠喚了一聲。

“是。”紅袖立即上前,捏著燕國太後的下巴,塞了一粒藥進去。

“你給我吃了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