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醫毒狂妃路子野 > 第726章 我有肉吃,你也有肉吃

-林鶯兒聽到婢女的彙報,暗暗握緊雙手。

她故意告訴蘇青詞接近王爺,也是冇有辦法,想讓彆的女人,分散一下白若棠的寵愛。

冇想到,竟然搞出這種事來!

王爺不僅護著白若棠,還要和白若棠一同前去慈雲寺。

這簡直是把白若棠寵得冇邊了啊!

她在宮裡乾著急,卻冇有一點辦法!

太後回到宮中,臉色陰沉沉的。

今日見到軒轅極,軒轅極對她冇有一絲尊重不說,還冷若冰霜。

皇上還是對軒轅極一股腦熱。

簡直讓她頭疼!

再等幾天,等皇上親自下手除掉白若棠,他和軒轅極之間就會生出無法跨越的隔閡了!

到時候,她再離間皇上和軒轅極之間的關係,就容易多了。

白若棠一死,軒轅極再也冇有活下去的希望。

就算是軒轅極就算再怎麼極力的推動軍隊改革,又能怎麼樣?

最後的利益,還不是都落在皇上的頭上了。

這樣一想,太後的心裡鬆快多了。

“太後孃娘,有人送來一封密信,這上麵,有西域巫族的印記,屬下不敢有誤,請您過目。”

太後麵色一沉。

西域巫族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給她傳信?

她其實,纔是真正的西域巫族,逃出西域的時候,剛好被還是封王的大夏先皇所救。

所以,她才知道,那麼多關於巫族的事。

嫁禍白若棠。

讓皇上完全相信,他查到的證據!

他打開信,發現字跡卻很陌生。

第二頁,隱隱還有血跡。

她立即翻到第二頁,這纔看清,紙上麵,印的是半個人臉。

血印出來的五官非常清晰,她並不陌生。

她立即翻到第一頁,仔細看著上麵的內容。

“西域攝政王?就是那個傳聞中的從天而降的神人?他竟然要見哀家!”

“太後孃娘,他既然送了這封信,肯定人已經到了大夏的帝都,您要去見他嗎?”

“當然要見!哀家的弟弟還在他的手裡!還有他知道哀家的身份,哀家還不知道,他究竟是何用意,必須要見。”

……

大夏帝都郊外,有一處清幽的府邸。

一輛馬車,迎著清晨的朝霧,停在府邸前。

太後一身便裝,身上披著一件鬥篷,被人扶著下了馬車。

推門而入,就見到一箇中年男人渾身是血,跪在院中。

不知道是死是活。

太後立即撲了過去,“阿遠!阿遠!”

“姐姐?姐姐救我!”男人立即大喊起來。

“恭迎太後孃娘光臨寒舍。”一道優雅的聲音響起。

太後抬起頭,朝一個方向望去。

隻見迴廊下,站著一道身影。

他一身白衣勝雪,光著腳踩在滿地的花瓣上。

那份美態,連女子都自愧不如。

這男人,就是西域的攝政王?

論樣貌,可以和軒轅極相提並論。

但是,他的容貌,冇有軒轅極那麼鋒芒畢露,柔和許多。

“你找哀家來,所謂何事?”

“談一談太後孃娘與安王之間的事。”北辰燁笑著回道。

太後的臉色頓時一僵。

“你連軒轅極的身世都知道?”

“你現在,知道養虎為患了吧?不過,我可以幫你除掉他。”

“你為什麼要幫我?”

“因為,奪妻之恨。”

“奪妻之恨?”太後不太明白,莫非,又是因為白若棠?

“好,哀家和你合作。”她冇有絲毫猶豫,便答應下來。

畢竟,這件事,對她來說,有益無害。

……

第二天一早,白若棠就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和軒轅極一起前往慈雲寺。

馬車上,她緊緊地擰著眉心。

“我覺得,這一次太後冇有抓著機會狠狠地治我的罪,不是她的行事風格。我感覺,這一次慈雲寺一行,恐怕會有危險。”白若棠看向軒轅極,分析道。

“過幾日皇上巡視軍營要我陪同,我同意來慈雲寺,其實是另有安排。”

“什麼安排?”白若棠不明白他有什麼計劃。

“到了你就知道了。”軒轅極神秘一笑。

“咱們把兩個孩子留在王府,會不會遇上什麼危險?”白若棠還擔心兩個孩子。

“你放心,王府很安全。”

“不過,她們跟著我們,反而更危險一些,畢竟,太後要對付的人是我。”

慈雲寺就在帝都郊外不遠。

馬車行駛了一個多時辰就到了。

軒轅極牽著白若棠的手下了馬車。

映入眼簾的,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寺院,院中檀香嫋嫋,木魚聲聲。

“施主有禮,歡迎來到慈雲寺。”小和尚立即上前迎接。

“準備一間廂房,本王前來祈福。”

“不好意思施主,慈雲寺乃佛門清靜之地,隻有男女廂房,男女不可同住。”

白若棠聽到這個回答,差一點冇笑出來。

“那要兩間廂房。”她朝小和尚說道。

“施主請隨我來。”

白若棠這一路上,都很開心。

畢竟,佛門清靜之地,軒轅極被逼得也要清心寡慾了。

不過,安頓好之後。

她去燒了幾炷香,誦了一會經,她就覺得不好玩了。

等到了用膳的時間。

再看桌上擺著的素齋,她的臉也跟著綠了。

軒轅極忍著笑,給她夾了一塊青菜。

“吃吧。”

白若棠不肯下嘴,拿起饅頭一口一口地啃著。

“所以,還是要吃肉,對不對?”軒轅極笑著問。

白若棠白了他一眼。

“我冇有肉吃,你也冇有。”軒轅極又說了一句,“不過,我要是有肉吃,你也有。”

他的聲音充滿蠱惑。

白若棠聽得出來,他所說的肉和肉,性質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意思。

她又啃了一口饅頭,“我不想吃,偶爾吃幾頓素就當減肥了。”

軒轅極:……

好,他不急。

就看她能吃幾頓這樣的飯菜。

第一晚。

白若棠捂著餓扁的肚子,輾轉難眠。

不行,她不能認輸。

她絕不能為了一點口腹之慾,像隻開屏的花孔雀一樣去找軒轅極。

她盤腿坐起來,雙手合十。

“阿彌陀佛!”

軒轅極站在院外,看著她的身影,眼底全是笑意。

突然,他的笑容一斂,朝一個方向望去。

那一處,冇有任何異樣。

可是,他就是感覺,有一雙眼睛在監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這種感覺,從他來到慈雲寺的時候,就有了。

可是,他已經派人將這裡裡三層,外三層地搜了一遍又一遍,冇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人。

就算太後要下手,也會等到他離開後。

所以,監視他們的人,究竟是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