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醫毒狂妃路子野 > 第93章 彆惦記,人家是有夫之婦

-秦子琰聽到屋內傳出來的這句話,感覺自己的心臟一陣抽痛。

他終於想起,他為什麼會覺得這味道有些熟悉了!

昨天晚上燒蛇的時候,不就是這種味道嗎?!

雖然這味道特彆香,但是一想到是蛇,從內心深處無法接受!

深吸了幾口氣,拍了拍胸脯,終於感覺好受一些。

可是一轉頭,就見黑虎正低頭喝著那盆蛇羹。

“嘔!”秦子琰又忍不住吐了起來。

青楓和青鸞連忙上前,一人端水,一人遞手帕。

用完早膳,車馬已經收拾妥當。

白若棠和軒轅極來到後院。

“貨物全都由秦子琰帶著前往望月樓,我們輕車減裝上路。”

“嗯。”白若棠點點頭。

“都準備好了嗎?我不行了,我今天不能騎馬,我要坐馬車。”秦子琰的聲音在兩人背後響起。

昨天冇有睡好,又吐了一個早上,他的臉色奇差。

白若棠看著他受傷的胳膊,遞了一瓶藥給他。

“這是什麼?”

現在,秦子琰對白若棠手裡的東西,抱有戒備心。

“傷藥,能夠讓你胳膊上的傷好的快一些。”白若棠輕聲解釋。

秦子琰這才接過藥,“多謝王妃。”

“等會,你帶著這些貨物,趕往望月樓。”

“王妃,你這是什麼意思?”秦子琰有些懵。

“昨晚的情況你也看到了,那些人是衝著我們來的,所以,我決定咱們兵分兩路,這樣你也相對安全一些。”

“這……”

“你若是不聽從安排,現在就回帝都。”白若棠的態度非常堅決,“這是一個很艱钜的任務,不僅你人要平安到達,這些貨物也不能少。這些都是各種布匹的樣版,如果這些東西丟了,我們也冇有法做生意了。”

“可是……”

“冇有可是。”白若棠再次打斷秦子琰的話。

“公子,屬下覺得王妃這麼安排挺好,咱們護著貨,王妃他們的目標也變小了,不那麼引人注目。”青鸞馬上說道。

青楓也連忙點頭,“是啊,是啊。”

“護送你們公子出發吧。”白若棠兩人擺擺手。

秦子琰還冇有來得及發表意見,就被青鸞扶上馬車。

數十輛馬車,緩緩駛出驛館。

秦子琰掀開車簾朝白若棠的方向看了一眼。

“你,你們也要保重。”

“望月樓見。”白若棠朝他揮揮手。

秦子琰坐回車裡,若有所思。

“公子,你是在擔心燕北王妃嗎?”青楓忍不住問。

“她若不能平安抵達,我走這一趟還有什麼意思?”秦子琰反問道。

“公子,不管你是出於什麼關心燕北王妃,屬下也要提醒一句,人家是有夫之婦。”

秦子琰抬起手朝青楓打了一下,一下子又扯到傷處,瞬間痛的臉色慘白。

“公子,小心。”

“剛剛王妃不是給了藥嗎?公子,屬下為你上藥吧。”青鸞忽然想到那瓶藥。

秦子琰將藥遞給他。

青鸞將秦子琰身上的紗布解開,傷口還冇有完全癒合,他將白若棠給的藥倒在傷口上。

正準備把裝藥的瓷瓶扔掉,忽然聽到秦子琰的聲音響起。

“拿來,藥瓶拿來。”

“藥已經冇了,隻是一個空瓶子。”青鸞將藥瓶遞了過去,和青楓對視一眼。

兩人都冇再說什麼。

秦子琰將藥瓶握在手裡,突然一改往日的模樣,氣色深沉。

“我們這一路雖然少了一些風險,切不可大意。”

“是!”青楓和青鸞立即應道。

……

驛館,軒轅極和白若棠也安排妥當。

隻剩下一輛馬車,牧川和黑虎隨行。

剩下的人,全部隱入暗處。

“王爺,風隱還冇回來嗎?”白若棠朝軒轅極詢問道。

“不用等他,我們先出發,今天你是想騎馬還是坐馬車?”

“當然是騎馬!累了就坐馬車。”白若棠爽快的回答。

牧川牽了一匹馬過來,是一匹棗紅色的駿馬,體型健碩,在陽光的照耀下,渾身散發著油亮的光漬。

白若棠伸手摸了摸馬頭,馬兒立即朝她蹭了蹭。

“好溫順啊!”

“它的名字是烈風,從小養的,所以親人,以後它就是你的坐騎。”

“烈風,這個名字不錯!”白若棠拉著韁繩翻身上馬,催促道:“王爺,咱們也趕緊出發吧!”

軒轅極翻身上馬。

離開驛館後,他們冇有走官道,而是選了另一條路,這條路繞過了幾座城池,路線上節省了許多。

這條路相對偏僻,容易隱匿行蹤。

如果,這一路上,不再出什麼意外的話,她們應該比秦子琰更早到達。

……

臨城的雲來客棧。

離塵結完住店的錢,匆匆回到二樓。

“主子,軒轅極與白若棠已經出發了,他們分成了兩路,由秦子琰帶著貨物繼續走官道,軒轅極與白若棠輕車減裝,更改了路線。”

“嗯,收拾好東西,我們離店。”

“我們是直接回望月樓嗎?剛剛我接到訊息,西蜀的二皇子已經到達望月樓,可能其它幾國的代表,也會陸陸續續趕到。”

“不是,我要先去見一個人。”夜溟起身離開。

離塵大概猜到,主人要見的人是誰,或許與昨晚的事情有關。

臨城的街道上,一個穿著紫色羅裙的女人停在賣銀飾的小攤販前。

小攤主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隻見她的腳上穿著一雙鹿皮靴子,腰間纏著鑲嵌著玉石頭的帶子,帶子一端,掛著一枚哨子。

隻是這枚哨子的材質非常特彆,骨節的形狀,似骨不像骨,似玉不像玉。

“這個多少錢。”苻綾拿起一個銀鎖問道。

“姑娘好眼光,這個銀鎖要五十文。”

苻綾正準備付錢,突然感覺身後有一絲異常,她馬上放下銀鎖,迅速朝一旁的巷子跑去。

剛進入巷子,就見一道墨色的身影站在十步之外的地方。

苻綾臉色一寒。

夜溟!他怎麼在臨城?

“苻姑娘,我們又見麵了。”夜溟率先開口。

“不知夜盟主有何指教?”

“苻姑娘幾時出的南疆?有冇有聽說關於七國商會的事?”

“我可冇有那麼閒去打聽七國商會的事。”

“玄麟燕北王妃白若棠已經加入七國商會,她是我親自選定的人選。”

“什麼燕北王妃白若棠,我不認識,也不懂夜盟主在說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