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醫毒狂妃路子野 > 第94章 傳聞二字,從來都不靠譜

-苻綾轉身朝向反的方向走去。

突然,一股力量迎麵逼來,她被這股力量阻擋,再也挪不動半步!

手碗一轉,內力彙聚於掌心,朝麵前這股無形的屏障推去。

兩股力量,隱隱較量。

她幾乎是用儘了全部的力量,也隻是緩緩向前一步。

忽然,那股力量再次加強,她感覺胸口一痛,連忙收了力道,不敢再與夜溟抗衡。

看來,夜溟的功力恢複了。

而且,比之前還要強!

夜溟緩步而來,站在苻綾麵前,冷冷道:“這一路,我都會與白若棠同行,若是我再發現你對她下手,我必不會手下留情!”

“夜盟主好大的口氣啊!你殺了我就是與整個南疆為敵!我的確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我師傅絕不會放過你!”

“那就看看,你師傅是想要南疆,還是想要你。”

花綾一臉驚訝。

夜溟的意思是,為了一個白若棠,不惜與整個南疆為敵?!

夜溟的話已經說完,緩步離去。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見,苻綾才感覺麵前的力量緩緩消失。

真是出師不利!

昨晚,她精心培育的黑三角全都折在那個燕北王手裡,今天又遇到夜溟。

這個白若棠,究竟有什麼能耐,能讓夜溟這麼護著?

隻是因為她是夜溟選中的人嗎?

不,不會這麼簡單。

七國商會的爭鬥,從未停止,夜溟也冇有這麼護著其他人。

若是哪一國的代表死了,再換一個就是。

他從來都是冷眼看著這些人明爭暗鬥,從不插手!在他的眼裡看不到半點人間的星火,彷彿這個世界滅亡了都與他無關。

偏偏對這白若棠那麼與眾不同?

突然,她停下腳步,轉身走進一間麪館。

風隱來到麪館外,環視四周。

已經超過六個時辰,他還冇有找到那個人的蹤跡。看了看天色,他決定離開臨城,立即與主人彙合。

風隱走後,苻綾從麪館走了出來。

差一點,就被這些人發現了。

這些人是軒轅極的屬下。

竟然有這麼強的實力,能追蹤到她的蹤跡。

傳聞燕北王軒轅極發動了滅燕之戰屠戮萬人,在回玄麟的路上遇到燕國的截殺,廢了雙腿,從此成了一個廢人。

傳聞這個東西,果然就冇有靠譜過。

纔多久的時間,軒轅極就站起來了,不僅如此,還親手取了軒轅煊的首級。玄麟不止經曆了一場內亂,權傾朝野的江家,也覆冇了,太子被廢,這些事,要說與軒轅極冇有關聯,冇有人會相信。

她也從來冇有與軒轅極打過交道。

由此一見,也是個難纏的絕色,深不可測。

……

在馬背上顛簸了近兩個時辰,白若棠受不了了。

她感覺骨頭都要散架了,大腿內側更是磨得火辣辣的疼。

“籲——”

白若棠勒緊韁繩,烈風迅速停了下來。

她有氣無力的趴在馬背上,抱著烈風的脖子。

“王爺,我不行了。”

軒轅極翻身下馬,朝她走了過去,伸手將她從馬背上抱了下來。懷裡的小人兒,軟綿無力,靠在他的胸膛。

看來,真是累壞了,他的眼底全是疼惜。

“這是你第一次騎馬遠行,肯定不適應,騎了近兩個時辰肯定受不了。”

“我再也不想騎馬了。”白若棠苦著一張小臉。

“那就改坐馬車。”

“嗯。”白若棠猛點頭。

“你先去馬車上休息一會。”軒轅極抱著她朝馬車的方向走去。

一上馬車,白若棠立即抱住一個軟軟的枕頭,四仰八叉的倒在車廂裡。

情緒一放鬆,大腿內側的疼痛也比剛剛更明顯。

她將鞋子脫下,退下衣服檢查傷勢。

油皮都破了,而且有巴掌一大片。

軒轅極拿著一個水囊,推開車廂的門。

看到這一幕,瞳孔一縮,愣在原地。

白若棠抬頭朝他望去,立即放下衣服,小臉一瞬間通紅。

這麼狼狽不堪的樣子,竟然被他瞧見了!她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傷的嚴重嗎?”軒轅極關切的詢問。

剛剛好像隱約看到一些,但是看的不是很清楚。

“冇,冇事,就是擦傷,我正準備上藥。”

“需不需要幫忙?”

“不!不需要!”

白若棠快要炸毛了,她發現,軒轅極的眼底有一絲失落!

她伸手嘭的一聲把車廂門關上!

想什麼呢!

還幫她上藥?

恐怕上藥是假,居心不良還差不多。

軒轅極看著緊閉的車廂門,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生氣,他們是夫妻,有必要這麼見外嗎?

白若棠迅速的塗了一點藥,把衣服整理好。

一股烤肉的味道飄了進來,她立即打開車窗,隻見牧川已經用一堆石頭搭了一個簡易的爐灶,在烤他們帶來的燻肉。

軒轅極來到車旁,輕聲詢問:“藥都上好了?”

“隻是一點小傷,王爺不要記掛著了。”

“餓了嗎?那些肉馬上就可以吃了,你就在馬車上等著,我拿過來給你。”

“不用,我下來吃。”

白若棠跳下馬車,才走一步,就感覺一陣辣痛。

她立即拉開了兩腳之間的距離,一步一步挪了過去,渾然不覺,她這樣的姿勢,就像一隻大笨鵝。

軒轅極強忍著笑意,冇有上前去扶她。生怕他去了,又惹得她胡思亂想,還以為,他腦子裡在想些什麼不正常的事情。

“這裡有凳子。”他隻是指了指。

白若棠坐在凳子上,疼的呲牙。

這種傷,最難受,而且恢複的也慢一些,真是**。

早知道,她就不逞能了。坐在馬車上,他不香嗎?!

軒轅極來到白若棠身旁,撕了一塊肉給她。

白若棠接過,吃的津津有味。

“等去了有人的煙的鎮子,就不用吃乾糧了。”

“王爺,我真的冇有那麼嬌氣。”

軒轅極抬手,幫她擦掉嘴邊的油漬,緩緩道:“我知道你一點都不嬌氣,隻是,我會控製不住心疼。”

牧川拿著一塊肉,往黑虎的方向靠了靠。

怎麼感覺,還冇有吃什麼東西呢,就飽了,甚至還有點撐得慌。

“王爺,昨晚那個人是禦獸者,就是可以控製獸類嗎?”白若棠輕聲問。

“是的,這種能力通常稱為異術。”軒轅極點點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