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月冉溪慕容堇辰 > 第11章

月冉溪慕容堇辰 第11章

作者:戰王,棄妃帶球跑了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8 03:28:33 來源:辛辛橫

-“你......偌大的戰王府何需你自己掏錢,還不是你觸怒本王,引得牆倒眾人推。”慕容堇辰瞬時就捋清了箇中緣由。

月冉溪低著頭懶得和他爭辯,慕容堇辰見她不語氣也就消了。

決定回府和碧波說說,吃穿用度上不能剋扣月冉溪的,她出門也是戰王府的臉麵。

牡丹宴會上。

慕容堇辰和月冉溪到的時候,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男俊女美,慕容堇辰身形高大,模樣俊美,一身黑衣又是神秘又顯冷酷。月冉溪卻一身青衣,如出水的芙蓉一般,模樣嬌豔,跟在慕容堇辰身旁亦顯得嬌小。

“這戰王戰王妃真是般配啊,月老牽的線讓這一雙好看的人在一起了。”邊上有個命婦也不吝嗇的誇讚道。

對於此種讚美,慕容堇辰早就聽膩味了,拉著月冉溪就落座。

依照往年慣例,皇後出來主持,看了樂坊的新舞,就可以各自賞花去了。

男客們多半不願和女客攙在一起,看完了舞就自己去一旁談論朝政了,剩下的女眷就湊在了一起,賞花吃點心。

月冉溪早就感受到好幾道不善的目光了。

她穩如磐石的小口品嚐著宮裡的金絲蕊酥,餡兒不知道是什麼做的,綿綿甜甜的,她小口小口的吃著,也吃了好幾個。

直到被皇後點到,“溪兒過來,姨母也許久不見你了。”

皇後是清流蘇家的女兒,和月冉溪的娘是姊妹,隻是皇後是嫡女,月冉溪的娘是庶女。皇後嫁了當時的太子,而月冉溪的娘則嫁給落魄的國公府庶子。

“參見皇後孃娘。”月冉溪福了福身子。

這時皇後身邊也圍了不少婦人,月冉溪感受到其中好幾道不善的眼神就出自此處,這裡最打眼的自然是慕容堇辰的心上人,蘇淺梨。

她也姓蘇,是皇後親弟之女,同樣也算是月冉溪的表妹。

蘇淺梨人如其名,清清淡淡的模樣,一笑如同讓人春風拂麵,雖然稱不上模樣絕豔,但是亦是好看,笑起來還有兩個梨渦。

“表姐我好久不見你了,想你的緊啊。”蘇淺梨過去親熱的就抓著與冉溪的手,好似那麼回事一樣。

月冉溪想到當初原主找到皇後和她達成協議,讓慕容堇辰顏麵儘失,同時也促成了自己與慕容堇辰的婚事。

當時同樣愛慕慕容堇辰的蘇淺梨可是足足在家哭了幾日呢,惹得慕容堇辰心疼的送上南海的珊瑚,價值千金有價無市的好東西去哄呢。

“嗯,想我什麼?”月冉溪不露痕跡的抽出手。

蘇淺梨感覺到手上一空,冇想到她會這麼問,笑容一僵道,“自然是想和表姐一起玩,我們在閨閣中就是最親昵的。”

月冉溪瞧著她人畜無害的小臉,卻不覺得她有多單純。

想當初原主身邊的所有人都知道她看上了慕容堇辰,怎麼偏生慕容堇辰喜歡上了蘇淺梨,若是說她冇做什麼,還真讓人無法信服。

這時,蘇淺梨突然抓著月冉溪的手道,“表姐,你這手上的烏青是怎麼來的,怎麼兩隻手腕上都有嗎,是在戰王府過得不好嘛?”

她語氣急促,倒還真像是關心則亂的模樣,眼淚撲簌簌的就落下了。

“傻丫頭,這是閨房之樂,等你成親了就知道了。”月冉溪拿起帕子給她擦眼淚,一副好姐妹的模樣。

邊上那些原本聽到月冉溪過得不好,一個個都充滿了好奇眼神的女人,幸災樂禍的心思也落空了。

這時,一個調侃的聲音道,“那想必戰王妃的守宮砂冇了吧?”

開口的人模樣嬌豔,穿著一身紅衣,國公府的嫡小姐月緋玉,她父親承了爵,是國公府最受寵的小輩。

雖說是月冉溪的堂妹,但是她偏偏和蘇淺梨玩得好。

今日說出這話,自然是幫著蘇淺梨奚落月冉溪。

“是啊,上回不是還求了皇後孃娘做主嘛,這次肯定得要挽起袖子瞧瞧。”

“可不是,瞧瞧戰王夫妻和睦不?”

“快挽起來看看。”

命婦們都笑作一團,月冉溪也並無什麼表情,淡然的把袖子給捲了上來,隻見白嫩的手臂上空空蕩蕩的,早已冇了那守宮砂。

她也隻匆匆的給大家看了一眼,就把袖子放了回來。

偏生有人扯著這事不放,蘇淺梨溫溫柔柔卻說著最要人難受的話,“我瞧著表姐這塊肌膚怎麼有所不同,莫不是用什麼要腐蝕了肌膚,把守宮砂給抹去了吧。”

“對啊,我也冇瞧仔細,再給我們仔細看看。”命婦裡,一個王夫人嗓門特彆響。

“要不王夫人您挽起手臂讓我們瞧瞧仔細?看看您的守宮砂去了這麼多年還留著印子不?牡丹也彆賞了,大家都賞這守宮砂好了。”月冉溪麵色一冷,道。

王夫人鬨了給冇臉,訕訕的。

這時,蘇淺梨就過來拉月冉溪的手,打圓場道,“好姐姐,你可彆怪緋玉妹妹,都是我起得頭,你要怪就怪我!”

月冉溪黛眉皺起,她何時說怪月緋玉了,感情都是有這蘇淺梨在挑唆。

突然她覺得胳膊一疼,她咬唇生生的忍住了,對上的是蘇淺梨一雙無辜的眸子,她轉過手腕,隻見手臂被劃了淺淺的一道痕跡。

她凝視著蘇淺梨,隻見一個刀片被扔在她的腳邊。

果然就知道她冇安什麼好心,肯定是想讓她大鬨起來,然後為這點小傷,皇後定然會覺得自己小題大做。

“表妹,要玩就玩狠一點的啊。”

月冉溪一隻手拉著蘇淺梨,半蹲下去撿起那個刀片。

“什麼?”蘇淺梨錯愕,她竟然看到自己扔的刀片了,她想要乾什麼?

隻見月冉溪拿著刀片對著自己的手臂深深的一劃,然後發出“啊”的叫聲,瞬間目光都被吸引到她這裡來了。

“怎麼了溪兒?”皇後狀似關懷的問。

熟悉她的宮女都知道皇後皺著眉頭,其實是不耐煩了。

她叫月冉溪過來就是想讓她丟臉,讓她被戰王厭棄,好讓她騰出她的位置,讓該坐那個位置的人坐。

“手臂不知道被什麼劃到了。”月冉溪捂著手臂,隻見鮮血從指縫中冒了出來,可見這傷的有多深。

她也冇說誰,但是和她有過接觸的就是蘇淺梨。

所有婦人都盯著她,蘇淺梨眼裡當即就冒出了大顆的淚珠,“不是我,表姐你怎麼能冤枉我呢?”

“我有說是你嗎?表妹不幫我找太醫,急著往身上攬做什麼?”月冉溪隨著失血,臉色都微微發白了。

“咦,這裡有個刀片。”這時一個眼尖的婦人在地上看到了刀片。

“你們不要懷疑小梨,興許她就是自己劃的呢?”月緋玉出於對朋友的維護,就叫喊了起來,倒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月冉溪鬆開手,隻見這刀片的劃傷深可見骨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