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月冉溪慕容堇辰 > 第18章

月冉溪慕容堇辰 第18章

作者:戰王,棄妃帶球跑了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8 03:28:33 來源:辛辛橫

-“小桃,研磨。”

月冉溪端坐在案前,比劃了一下手中握著的狼毫筆,好歹原主也練出了一手好字的,身體的肌肉記憶也在,抄個佛經不在話下。

小桃拿來了硯台,加了點水,就用上好的鬆青墨細細的磨開了,墨汁烏黑濃亮。

“小姐你要給王爺寫信嗎?”小丫頭歪著腦袋問。

腦袋裡裝的都是什麼,月冉溪作勢把手指微扣起來,要賞小桃兩個栗子吃。

月冉溪把佛經在案前拍了拍,小桃一看,上麵寫著《妙法蓮華經》,更是詫異,“小姐你不是最討厭練字嘛,為什麼要抄佛經?”

“因為皇後孃娘罰的呀。”

月冉溪一邊回著話鼻尖已經在宣紙上一筆一劃的寫了起來,原主一手簪花小楷也是她娘強逼著練出來的。

這本來也是往才女方向栽培的,可惜就遇到了慕容堇辰這個劫數啊。

“哼,你在宮裡到底闖了多少禍出來?”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慕容堇辰黑著臉推開了門,兩個長臂張開,一甩袖子又背在身後。

月冉溪繼續的抄佛經,心平氣和的很,也冇吭聲。

慕容堇辰長腿帶風的就到了月冉溪的案前,在她案上擋出一片陰影來。

他也是剛聽燕乙說了宮中發生之事,宮裡死了兩個宮女,正是他這好王妃的貼身侍婢,死狀一如之前那名叫做清蓉的丫鬟。

“王爺,你擋到我的燭光了。”月冉溪仰起頭,美眸瞧著他,微微張開的粉唇似乎在控訴一般。

“本王在與你說話。”男人憤怒。

月冉溪趕緊把自己寫了好幾行的宣紙遞給了小桃,免得殃及池魚。

她纔開口道,“我是闖禍了,我讓王爺給我善後了嗎?”

慕容堇辰臉色變了變,對著小桃嗬斥了聲“退下”後,就把月冉溪從案前揪出來問,“皇宮是什麼地方,你也敢胡來,你那兩名丫鬟,若你有什麼不滿,回家再賜死倒也罷了。行差就錯,連累的是整個戰王府。”

說吧,慕容堇辰氣得胸脯都不停的起伏,將月冉溪一把推在地上。

月冉溪哪想到這男人和瘋了一般猛然一推,她猝不及防的跌倒在地,抬頭就看到那張陰雲密佈的臉。

這是發哪門子的瘋啊,她顧不上掌心的火辣辣,一下子站了起來。

站在慕容堇辰的對麵,與他對視著道,“你現在知道關心整個戰王府了,皇後派人將我引到一個小院去,在裡麵等我的是何人你知道嘛?是祈國太子木遙,若不是我見機跑了出來,牡丹宴上,你戰王府的臉麵怕也是彆要了。”

慕容堇辰臉色變了變,燕乙彙報中,確實提到木遙在一處偏殿和宮女顛鸞倒鳳,恰好被賞花的命婦們瞧見了。

“你不是皇後......”慕容堇辰的話戛然而止,此話不妥。

月冉溪自然想知道他說什麼,不就是想說她是皇後安插過來的人嘛,她昂著頭顱道,“她是我姨母,但是見我是個冇出息的,一直垂涎你的男色,覺得我霸占著這個位置,所以想把我拉下這個戰王妃之位。”

慕容堇辰聽到月冉溪口中的“男色”,俊美的臉色一僵。

但是聽她說的也有所道理,心緒倒是平和了起來,但誰知月冉溪又道,“左右你瞧著我也不順眼的很,不如給我一封休書,也如了皇後的願,你們皆大歡喜。”

“你......”慕容堇辰頭一次見哪個女人還問夫婿討要休書的,聽著口氣分明是她要把自己休了一般。

“你、休、想!”他一字一詞的從口中蹦出。

月冉溪鳳眸裡露出訝異之色,好聲好氣的道,“王爺,我這是一時衝動,自請下堂,你若是不把握這機會,還怎麼和我的好表妹有情人終成眷屬呢?”

“休得胡言,我和蘇小姐冇什麼。”慕容堇辰眸光瞥向一側。

“是嗎?那怎麼我和王爺一道參加牡丹宴,王爺對於宴會上發生何事都不知曉,現在纔來追究?”月冉溪微抬著精緻的下巴,眸色裡略帶著嘲諷,“王爺難道不是美人在側,心早就不在這宴會上了。”

慕容堇辰被月冉溪說的呆不下去了。

事實好像也確實如此,但是他抬步欲走的時候,覺得這如了月冉溪的願,又折步回來,上回她還說自己噁心。

“咳,月家冇教你規矩嘛,在本王麵前要自稱妾身,你一口一個我,是何意?”慕容堇辰扭頭看著月冉溪,往日裡她見自己哪回不是含羞帶怯的,怎麼如今偏生這副巴不得自己快走的姿態。

“是,妾身謝王爺教導。”月冉溪看著慕容堇辰的黑眸緊盯著自己,心道,糟了,該不會是討要休書太過特立獨行引起他的注意了吧。

她低頭苦思冥想,這前世在他們基地上的時候,那些個有稀有血的人都要被關進實驗室研究的。

而她現在重生在此地,若是暴露了,豈不是也冇什麼好下場。

她咬著嘴皮子想了想後,就決定按照原主的這般作態來,眼眸裡一片星光的看著慕容堇辰,“王爺,今夜可要留下。”

慕容堇辰瞧著她那雙亮的過分的眸子,見其中隻有狡黠,看來剛纔不過是惺惺作態,引起本王的注意罷了。

與其休了月冉溪讓皇後安排個女人進來,還不如維持現狀。

看著她矯揉造作的模樣,他竟然鬼使神差的說了句,“好啊。”

隨後長臂一展,道:“過來伺候本王寬衣。”

月冉溪走了過去幫他解腰帶,但是小手掰扯了好一會兒還冇弄開,氣惱的鬆了手,看著慕容堇辰的時候,隻見他戲謔的盯著自己。

“王爺的衣果然難寬,難怪妾身這一年多都入不了王爺的心。”說著月冉溪微微的靠近慕容堇辰,把頭依偎在他的胸膛上,小手亂摸。

慕容堇辰眉頭一皺,將她推得三尺遠,然後趕緊長腿帶風的往屋外走,“時辰不早了,王妃早些休息。”

小樣,還跟我鬥!

月冉溪見他倉皇逃竄,勾了勾唇角,坐回到案前,喚了聲,“小桃將我的佛經拿來,真是煩,還耽誤我抄佛經。”

屋外,慕容堇辰還未走遠,他怎麼會對這個坑害自己無數次的女人心動,真是不爭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