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月冉溪慕容堇辰 > 第97章

月冉溪慕容堇辰 第97章

作者:戰王,棄妃帶球跑了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8 03:28:33 來源:辛辛橫

-“小姐,吃塊桂花酥,這桂花酥可香了。”

桂花酥入口,香味在嘴裡化開,甜食瞬間沖淡了月冉溪的氣憤。

看到自家小姐終於麵露笑容,小桃鬆了口氣。

片刻後。

燕乙派人來通訊,說是抓到那人了!

月冉溪一番打扮,帶著小桃出了戰王府。

“小姐,我們......真的要進去嗎?”抬頭便是龍飛鳳舞的兩個字,賭坊。

若是被王爺知道小姐來了賭坊,指不定又要怎麼刁難呢,況且自家小姐是大家閨秀,出入這樣的場所,實在有些不妥。

月冉溪瞧著裡麵的光景,來了幾絲趣味,就這破地方......坑了她好幾箱的嫁妝?

瞧她不把這地兒給踏平了!

月冉溪大手一揮,兩張麵巾在手,遞給小桃一張,自己掛上就提步進去了。

“小姐,小姐!”一眨眼的功夫,小姐就不見了人,隻抓住一抹背影。

小桃無奈地跺跺腳,心裡一橫,跟著進去了。

“人呢?”步入賭坊,月冉溪掃視了一圈,隻見一些身著粗布麻衣的人圍了裡三層外三層,看不見中間的光景。

這麼多人......月冉溪蹙了蹙眉。

聽見自家王妃的聲音,燕乙壓著一個麻子臉男人從人群中出來,麻子臉男人嘴裡塞了塊臟布,漲得他臉通紅,一直嗚嗚叫。

“王......”

“誒!”不等燕乙喚她,她趕緊抬手製止,示意他噤聲。

開什麼玩笑!

這裡可是賭坊,賭坊是什麼地方,大家族最為鄙棄的汙穢之地,她可是戰王妃,若是被人知道堂堂戰王妃逛賭坊,那......她都能想到那個男人的豬肝臉了。

秉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月冉溪遞給燕乙一個眼神,便瀟灑離開了。

燕乙當即會晤,架著麻子臉,跟在王妃身後,來到一處冇人的地方,月冉溪才扯下遮容的麵巾。

“你......就是賭界大名鼎鼎的仇三?”月冉溪勾唇,唇角閃過一絲玩味。

“你是何人?”仇三看著眼前絕美的女子,眼中帶著疑惑。

他在賭坊混了這麼久,捫心自問從未得罪過任何女人。

今日,卻被粗魯地綁架了!

月冉溪湊近了幾分,確認他能夠看清楚自己,一字一句開口,“好你個仇三,贏了我好幾箱的嫁妝,扭頭就不認人了?”

嫁妝......

戰王妃!

仇三瞪著月冉溪,頓時雙腿一軟,差點栽在地上,燕乙提著他的後頸,纔沒有讓他更狼狽。

“瞧你這樣,是記起來了?”月冉溪站直身子後退了一步,拉開距離,“說說看,當初怎麼想的?”

仇三震驚過後,便是一臉傲慢。

他可是有後台的!

一個不得寵的戰王妃能耐他何?

“月二老爺技不如人,就不要出來丟人現眼,怎麼?輸了的東西還想拿回去?”

好樣的!

夠膽!

月冉溪唇角彎起一抹弧度,臉上是無害的笑容,“仗著身後有人撐腰,用些下三濫的手段掏空彆人的嫁妝,還洋洋得意不知悔改,你覺得你的賭技乾淨了?”

“你說......賭界內大名鼎鼎的仇三若是傳出一些不乾淨的流言,你覺得......你還能在這圈混?”

麵對月冉溪的威脅,仇三一點不帶怕的,他自認出老千的手段無人能破,更何況那人可是給了他承諾的,哪怕謀個閒職,也不會餓死了自己!

“那又如何?”仇三毫不避諱,直接對上月冉溪的眸子。

嗬嗬。瞧他嘴硬,月冉溪敬他是條漢子,隻是......這嘴能有多硬?

“我能如何呢?隻不過是......七十歲的老母親恐怕就要與兒子陰陽相隔了,哦對了,還有個尚在繈褓的嬰兒,隻可惜咯,小傢夥剛睜眼看了眼這花花世界,就要永遠閉目了......哎。”

月冉溪哀聲搖頭,似是在為這可憐的一家人悲憫。

仇三瞪大了眸子,緊緊盯著月冉溪,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你到底想怎樣?”

月冉溪當即恢複常態,嚴肅道,“跟我走一趟,把當年的事實如實說出來,我就放了你的家人。”

仇三心中一番權衡,終是決定跟月冉溪走。

看到仇三還算有點腦子,月冉溪十分滿意,接下來......就輪到國公府了!

“燕乙,去城西月家。”

好戲開場,自是少不了主人公。

......

城西,月家。

小桃叩響了緊閉的破木門,片刻後,破木門一聲破敗的吱呀聲,裡頭探出蘇氏的麵容。

蘇氏見是自己女兒,趕緊笑著迎出來,“王妃來了。”

蘇氏盈盈福身,給月冉溪行了個禮。

月冉溪抬手將蘇氏扶起,出口的語氣裡帶著嬌氣“娘,女兒都說過多少次了,私下不用在乎這些繁文縟節。”

蘇氏拍著女兒的細手,“好好好,娘以後注意。”一句話落,她轉而看向一旁的人,“這是......”

月冉溪冇有回答母親的話,向院子裡探了探,“爹呢?”

他正說著,一抹傾長的身影就從裡麵出來,“溪兒!”

月冉溪朝父親揮揮手,“爹,女兒正找你呢,趕緊過來瞧瞧。”

“爹,你看這人可曾眼熟?”

月冉溪話落,仇三抬起頭,月青正正好看清他的麵容,臉色變了變,“是你!”

月青正永遠不會忘記,就是這張臉,當初掏空了女兒所有的嫁妝,他這一年多,心裡帶著悔恨,每每晚上睡覺還會做噩夢。

瞧見兩人反應,月冉溪更加斷定真相,冇錯了!

她趕緊將事前事後如數告知了父親。

“爹,這人叫仇三,是國公的人,當初國公聯合他出老千,騙走了父親身上所有的錢財,甚至......女兒的嫁妝,這一切,都是他們的陰謀!”

聽完女兒的話,夫妻倆有些詫異。

“溪兒,你莫不是搞錯了,這怎麼會是......”月青正欲言又止。

當初大哥帶著他,是他自願去的賭坊,最後也是他自己收不了手,他從未想過,這背後還有這麼大的陰謀。

見爹孃不信,月冉溪淡淡道,“爹孃若是不信,便隨女兒走一趟,國公府要有好戲上演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