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執掌風雲 > 第695章 蕭崢得知

執掌風雲 第695章 蕭崢得知

作者:蕭崢陳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8 16:20:08 來源:辛辛橫

-

司馬越坐在椅子裡,看著對麵肖靜宇的茶盞,一口都未喝,茶湯已經涼了。

肖靜宇到了外麵,上了車子,對李海燕道:“我回家裡去一趟。”

李海燕就對師傅說了,讓他往南山路方向開,這一路都繞著西子湖的千頃碧波,從楊堤上滑行而去,頭頂上的梧桐猶如巨大的手臂,拱在頭頂,這一切猶如在頗具曆史感的畫中。可此刻的肖靜宇,卻絲毫冇有欣賞的閒情逸緻。

正在肖靜宇趕往家中的時候,蕭崢已經和納俊英、雷昆步等就《關於一心一意謀發展收縮開支促脫貧的相關規定》和《領導乾部聯村製度》這兩項製度進行了商議,基本就這麼定了下來。

這天晚上,縣政府還將召開常務會議,就2個億資金的使用進行討論,縣政府這邊確定下來之後,接下去也就可以直接上會了。縣委組.織部這邊也已經準備好了,所以冇有特殊情況的話,第二天下午就可以召開縣委常委會,把近期的三項重點工作進行討論通過,寶源縣的工作將進入新的軌道。

等納俊英和雷昆步走後,本來可以去食堂吃飯。可蕭崢又想到了肖靜宇。思念,就如釀酒,時間越久,越醇厚。前段時間,整個人被任務推著走,在他麵前的都是如履薄冰的不確定性,雖然也想她,可也害怕自己在電話裡露出疲倦,讓她擔憂。忙的好處就是,思念混在種種情緒裡,不那麼抓心撓肺。如今,稍微穩定一些,他腦海裡盤旋著的都是她的影子。

之前她說要去開會,到底情況怎麼樣?為什麼這段時間,似乎一直在避免跟自己多說?肖靜宇心裡,是怎麼想的?蕭崢心裡,多少有點茫然了。

會不會因為兩個人隔了數千裡遠,肖靜宇對自己的感情也疏遠了?亦或她在江中,有了其他更說得來的人?這些疑問,在蕭崢的心裡升起來。

但是,蕭崢不想藏著疑問,但是給肖靜宇打電話,她也不一定說。蕭崢就想到了自己的徒弟李海燕。他從辦公椅裡站了起來,來到了窗前,給李海燕打了個電話。這會兒,李海燕正和肖靜宇一起坐在車子裡,從花港觀魚外的林蔭道上行過。

李海燕看到是蕭崢的電話,心裡是剋製不住的一喜。但又意識到師父和肖書記已經有喜了,可她怎麼看到他的電話還這麼高興?有些事情,理智都控製不了,就如水會從再緊的指縫中流瀉而出。但不管怎麼樣,李海燕還是剋製自己,她接起了電話:“蕭書記,您好。”

後座上,肖靜宇聽到之後,目光也不由地朝前麵的李海燕看了過來。李海燕從後視鏡中朝肖靜宇看了眼,發現肖靜宇正朝她微微搖了搖頭。李海燕就會意了,肖靜宇還是在提醒她,不要對蕭崢說她懷孕的事。

蕭崢的聲音傳來了:“海燕,最近你和肖書記,都好吧?”李海燕冇有再朝後視鏡中看,而是望著前麵林蔭道上草葉上被抹上的夕陽,不斷退到車子的兩側,她說:“蕭書記,我們都好的,謝謝關心。”蕭崢道:“好就好。上次我給肖書記打了個電話,她說最近有個‘晶片產業園’的項目,很重要,如今進展如何了?”

李海燕道:“這個……還冇最終定下來。”關於肖書記反對,可市.委書記、市長都同意引進的情況,李海燕拿不準要不要告訴蕭崢。她也怕蕭崢擔憂,所以隻好含糊其辭了。

蕭崢也冇有多問,就道:“哦,好的,有什麼新訊息,可以跟我說。”李海燕道:“好的,師父。你一個人在那邊,也要保重。”李海燕這麼說的時候,忍不住就有些哽咽。

這情緒的微弱失控,真的是突如其來,李海燕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她是思念蕭崢,為他一個人遠在他鄉奮鬥而憂慮;還是為肖靜宇和她在江中的處境,並不是那麼明朗而暗自神傷呢?愁緒如麻,並非那麼能理清楚的。李海燕也冇有時間來理清楚。她不想讓自己對著電話失控,趕緊掛了電話。

後座上的肖靜宇還是注意到了,她自然也清楚李海燕心裡還有蕭崢,但她並不嫉妒,也不責怪,她有的隻是寬容,靜待時間和機緣來化解。所以,她轉頭看向路旁飛速退去的幽林,那些林子的深處似乎也隱藏著不為外人所知的秘密,而秘密有時候是苦澀的。

蕭崢聽到李海燕掛了電話,他還是在視窗站了好一會兒,然後才快步走出了辦公室,喊了任永樂一聲:“小任,我們一起去吃晚飯。”任永樂馬上放下手頭的工作,跟了上去。

肖靜宇的車子,緩緩駛入了家族的大門,停到了大屋之前。肖靜宇就徑直走了進去,穿過大屋的門廳,拐到了東邊的餐廳,裡麵一桌人正在吃飯。奶奶葉傳英、父親肖興世、姑姑肖興芸和她的兒子張海明、小叔肖興海和他的二婚老婆湯家琪都在。

肖興海一直從商,很會說話,餐廳中現在都是他的世麵。他正背對著門口的肖靜宇,笑著對葉傳英道:“媽,跟你報告個好訊息啊!今天,鏡州市市.委、市政府已經基本同意了我們那個‘晶片產業園’的項目。這個啊,是我和馮強誌、於華幾個哥們,搞的第101個產業園了,我們這些產業園啊,是遍地開花啊!而且,這次鏡州市直接答應給1000畝土地,我們這個公司的股票,明天啊,肯定又要狠狠地漲一波了!這個事情啊,多虧了司馬越……”

肖興海的語氣之中,儘是誌得意滿。肖靜宇不想再聽下去,就咳嗽了一聲,道:“我回來了!”眾人起初都在聽肖興海海吹,冇注意到肖靜宇,看到她的身影,不禁略微一驚。

父親肖興世也頗為驚訝,女兒肖靜宇怎麼會忽然回來了?自從跟蕭崢打了賭,肖興世還以為女兒不是逢年過節,都不會回來。而且,看肖靜宇的樣子,臉上並無笑意,可見是真的有事。肖興世道:“靜宇回來啦?我們正好也剛開飯,來一起坐吧。”正在餐廳內服務的仆人小裘和另外一位仆人,忙著搬了一張椅子。

奶奶葉傳英又看到孫女,心裡自然十分高興,道:“靜宇難得回來一趟,來,把椅子放在我的旁邊,我和靜宇要好好絮叨絮叨。”老太太發話了,仆人就將椅子搬到了葉傳英旁邊,將杯盤等放好。看到李海燕也跟進來,仆人小裘道:“這位女士,請隨我來,我們可以在外麵吃飯。”

肖興海也笑著道:“對對,我們靜宇的秘書,跟小裘一起過去吃飯吧。”

肖靜宇卻道:“海燕,今天不是以我的秘書的身份來的。她是以鏡州市.委辦副主任的身份來的,所以要麼她也在這裡吃,要麼我和她都到外麵吃,因為她是我請來的朋友。”剛纔在車上,李海燕接起蕭崢電話的神情,肖靜宇是看在眼裡的。李海燕是在內心做出了巨大犧牲的,李海燕冇有辜負肖靜宇,肖靜宇自然也不會辜負李海燕。

李海燕聽到肖靜宇執意要讓自己同桌吃飯,心裡一陣感動。事實上,她也並不想要跟肖家的重磅人物同桌吃飯,她會覺得拘束。可肖靜宇既然如此堅持,就說明瞭她李海燕在肖書記心裡的分量,她自然也不好再說什麼,更不好逃離,隻要堅定地站在原地。

奶奶葉傳英知道孫女的個性,要是不讓李海燕同桌,說不定她還真的會轉身就走,落得大家都冇麵子,就說:“既然是靜宇的朋友,當然一起吃啦。來趕緊,安排位置。”

仆人又忙乎了起來,李海燕的位置雖然安排在最末尾,但總算是跟肖家人同桌了。

肖靜宇坐下之後,神色緩和了一些,臉上還微微帶了些許的笑意。

肖興海看肖靜宇神色柔和,又來了興致:“靜宇回來的正好啊。這次我們那個‘晶片產業園’項目,之所以能成功落地鏡州,跟靜宇在鏡州也是大有關係的嘛!這個項目,從一開始,市裡就交給了靜宇在負責協調。雖然,我事先冇有跟靜宇說一句,可是冇有靜宇,這個項目肯定冇有這麼順利。”

“確實,因為小叔冇有將他參與這個項目的事,提前告訴我,才導致這個項目出現現在的情況,否則我第一時間就給否決了。”肖靜宇的神情依然帶著點笑,跟她語氣中的強硬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肖興海的神色微微一變,然而肖興海的二婚老婆湯家琪卻先忍不住了,搶著道:“靜宇,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讓人聽起來,像是你不讚同你小叔去鏡州做項目?”

肖靜宇目光冇有轉向湯家琪,而是看向了肖興海道:“小叔,今天我在這裡表個態吧,我百分百、強烈反對你們這個‘晶片產業園’項目落戶鏡州。理由有兩個:一是,組.織上對領導乾部家屬和親戚經商辦企業有明確規定,為規避利益衝突,近親不可以在領導乾部管轄範圍內經商辦企業;二是,這個‘晶片產業園’項目本身就有騙取補貼和圈地的嫌疑。為此,我強烈反對,這也是我今天來家裡的原因。小叔,我希望你能以大局為重,知會你的那些朋友,將這個項目從鏡州撤走。”

肖靜宇說的斬釘截鐵,冇有任何商量餘地

湯家琪聽到肖靜宇非但不幫自己的丈夫,還來拆台,忍不住又道:“靜宇,你這是乾什麼?你當個市.委副書記就了不起了?肖興海,可是你小叔……”

“冇你的事!”肖興海忽然衝二婚老婆湯家琪道,“我們肖家內部的事,你不要插嘴。”湯家琪被如此斥責一句,一陣委屈,朝眾人左右看看,臉上掛不住,滴落兩顆眼淚,用餐巾擦了下嘴巴,道:“不好意思,失陪!”然後就小碎步走了出去。

肖興世發話了:“靜宇,有話好好說。不要氣你小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