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be美學,萬人嫌她是認真的筆趣閣 第10章_安幽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洛沅忱扣在司謠命脈的手不禁一顫。

直到這時,直到他聽到了司謠的話,才察覺到不對勁。

「師尊,你真的想要她死么!」

下一瞬,凌樾悲憤的聲音也傳進了耳中,洛沅忱的靈力一滯,正在輸送的靈力終於斷開了。

禁錮着凌樾身體術法的靈力也薄弱了幾分。

凌樾立即就察覺到了。

他第一時間掙脫了禁錮着自己的術法,抱着人後退幾步,遠離了洛沅忱,顧不上自己的行為是不是不好。

他當著洛沅忱的面就查探起司謠的狀況來。

靈脈和經脈全都被毀了,得到這個結果時,凌樾的眼眶不自覺紅了。

「司謠,對不起。」他的聲音有些哽咽,還有些自責和痛恨。

如果,如果他動作再快些帶她離開。

或者在她出現在這裡被師尊為難時就拉着她離開。

又或者自己修為再高一些,在師尊給她強行灌進靈力時,能強行突破師尊禁錮住他的術法,阻止師尊。

她就不會被傷得這麼重了,要受那活活被疼醒,又活活被疼暈得罪了。

想起司謠在再次昏倒前說的話,他只覺得心裏一陣難受。

這世界怎麼會有司謠這麼傻和這麼痴情的人。

傻到都要沒命了,還一心一意的愛着那個想要她命的人,還因為被那人罰,能死在性喜歡人的手中而高興。

「傻瓜。」他聲音暗啞而無奈,隨即又像是安慰似的說:「別怕,我這就帶你去葯峰,你會沒事的。」

「你要帶她去哪兒?」洛沅忱這時候也終於回過了神來,想也沒想的,又想要將人攔住。

他還沒弄清楚為什麼自己只是給司謠輸了些靈力緩解一下,凌樾就這麼大的反應。

沒弄懂為什麼她最後要說那些話,他是不會就這麼放任他就這麼將她帶走的,他要弄清楚。

「帶去哪兒?」凌樾一瞬間只覺得悲哀,他第一次直視着洛沅忱的目光沒有退縮,悲憤且擲地有聲的質問。

「難道師尊你就看不出來她此時很不好,急需醫修來救治么?」

「你問我要帶她去哪兒?自然是帶她去葯峰,找人救救她,再不救,她就要死了!」

就要死了,洛沅忱微微震了震。

凌樾沒再理會,抱着人就想要立即離開,洛沅忱就是在此時發難的。

儘管經過方的事,凌樾已經有了戒備,可他一個元嬰初期的修士,又豈是洛沅忱一個半步飛升大能的對手。

幾乎是下一瞬,他懷中的人就已被搶走了。

「還給我!」凌樾想也不想的就要去搶。

只一招,他就被洛沅忱打飛出去摔在地上,一口血直接噴了出來,但他卻顧不上,心中萬分焦急,「師尊……」

洛沅忱見他這般反應,抿了抿唇。

雖然他不是要傷害司謠,雖然不知司謠在他給她輸送靈力後越發不好了,但他洛沅忱做事何須向人解釋。

於是,他只是冷漠的掃了人一眼,便不理會,抱着人就飛身離開。

「師尊……」焦急之下,凌樾又要撐起身子又要追,只是才起身,又是一口血,身體再次軟倒。

顯然,洛沅忱那一招並沒有因為對方是自己的親傳弟子而留手。

「大師兄!」

「凌樾師兄……」

直到洛沅忱走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懵在了原地的祝鳶和在場的弟子們才反應過來,忙上前將人扶起來。

「我沒事。」凌樾站起身,捂住翻湧着氣血的胸口,待稍微緩過來些許後,就又要去追。

「凌樾師兄,你受了傷,不……」

「別攔我!」

祝鳶想攔,卻被一把揮開了。

這是祝鳶第一次被凌樾凶,當即愣在了原地,反應過來後,整個人委屈得不行。

「凌樾師兄,你怎麼能凶小師妹!」見祝鳶受委屈,一旁的師兄妹們都心疼不已,開始為祝鳶抱不平。

「是啊,小師妹是在關心你,你不領情就算了,怎麼還凶人!」

凌樾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自己遷怒了無辜的祝鳶,當即有些愧疚。

他剛想要道歉,就受到了周圍師弟師妹們的指責。

這讓他不禁想起方才同樣是來遲了,洛沅忱對司謠和祝鳶的區別對待。

那時,沒有一個人為司謠說一句話,就算是後面司謠暈倒,亦沒有一個人關心一句。

突然之間,他似乎明白為什麼司謠一直不喜歡祝鳶了。

雖然祝鳶什麼也沒做,錯也不在她。

他也知道不該怪祝鳶,但此時,他確實也做不到像之前一樣心無芥蒂的去哄人開心。

「抱歉。」最終,他乾巴巴的致歉後,推開擋在面前的人就快速離開,留下在場的弟子們面面相覷。

看着他離去的背影,祝鳶垂下了眼瞼。

……

葯峰,藥房。

「全身經脈盡斷,靈根被毀。」

仔細檢查過司謠的身體狀況後,沈予行停了手,他站起了身,直面洛沅忱,神情有幾分難以形容。

「怎麼會?」得到結果的洛沅忱心神俱震,向來泰山壓頂都不動如山的臉上多了些茫然和無措,「本尊。」

「本尊只是為她輸了些靈力而已,怎麼就……」

說到這,他似才想起了什麼,話語戛然而止,整個人都沉默了下來。

他垂在身側的手猛然握緊,指尖發白。

「看來師兄是想起來她剛失去金丹,全身靈力盡失的事了。」見他這模樣,沈予行就知他是想起來了。

他扯了扯唇角,臉上表情似譏諷,又似戲謔般的道:「在這種沒有靈力引導,人還是昏迷的狀況下。」

「猛然被灌入強勁的能力,可不就會將經脈和靈根摧毀?可就算是她金丹還在。」

「就算她依舊有着金丹的修為,也是承受z不了你一個半步飛升大能,沒有經過稀釋的靈力。」

平時在有人受傷時,修士們也只是將自己的靈力,以溫和的方式融入進對方的經脈。

只進行引導對方錯亂的靈力歸為正常運轉而已。

若遇見需要輸送靈力的時候,也會輸送對方經脈能承受住的程度。

而不是像洛沅忱這般,二話不說的直接輸送,還是源源不斷的靈力。

有那麼一瞬間,沈予行都懷疑這人是不是討厭極了司謠,才故意這般的。

「我以為這種常識,在每個修士剛修行時都是知道的。」

見洛沅忱的臉色在自己的話語下微微發白,神情亦是緊繃起來,沈予行心中情緒莫名的有些爽快。

雖然他也不知這情緒如何來的,但也不妨礙。

他又扯了扯唇角,神情似笑非笑的說,「對喜歡着自己的人都能下如此重手,師兄還真是狠心呢。」

「真不愧是冷心冷情的修真界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