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be美學,萬人嫌她是認真的筆趣閣 第7章_安幽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司謠最後又沒作死成功,她是被扔出葯峰的。

跟着一起被扔出來的,還有一件火紅的狐裘,正是當年拜入洛沅忱門下,搬到主峰時發現少了的那件狐裘。

當時她還想說哪裡去了,原來是遺落葯峰了。

……

經過葯峰這次「仗勢欺人」事件後,司謠的風評更差了。

宗門內人人都在嘲笑她「未來宗主夫人」的說法,說她在想屁吃,說洛沅忱答應和她結為道侶,不過是緩兵之計罷了。

對此,司謠全然不在意,也不解釋,只全心全意的想着怎麼去死。

……

次日,直到天光大亮,司謠才慢悠悠的往山頂的極寒之地爬去。

主峰的弟子講堂便是設在那兒。

司謠本就出發得晚,到的時候,果不其然遲到了。

她的到來,讓正在傳道的洛沅忱仙尊,和正在認真聽着的內門弟子和各峰的親傳弟子們都停了下來,紛紛朝她看了過來。

眾人只見漫天冰天雪地中,身着一襲火紅狐裘的司謠靜靜的站在那,一張精緻小巧的臉上未施粉黛。

許是大病初癒,她的臉色有些蒼白,卻不顯憔悴,倒有幾分破碎的破碎美感。

眾弟子們一時有些驚艷。

反應過來後,又紛紛唾棄居然生出了這樣想法的自己,不過不得不承認的是,司謠確實長得很美。

從她來到萬法宗的第一天他們就知道了。

只是後來因為她的行事作風,以及她對祝鳶小師妹的敵意和做的各種壞事。

再加上她平時總是一副目中無人的模樣,讓所有人都忽略了這件事。

「她來這兒做什麼。」有弟子問。

「還能幹嘛,來找沅忱仙尊的唄,除了這事還能幹嘛,某人啊,是著名的沅忱仙尊在哪,就跟到哪兒的跟屁蟲。」

「昨天啊,某人還舉着未來的宗主夫人,仙尊道侶在葯峰大鬧了一場呢。」

「更別說今日沅忱仙尊會在這開設講堂,為弟子傳道授業的事在昨日之前,就傳遍了整個萬法宗。」

「要知道,沅忱仙尊一般只單獨為親傳指導,除了她司謠外,仙尊的親傳弟子們都得到了指導。」

「像今天這種開設一天講堂的事,是很長時間才有一次的,我們擠破了腦袋都想來,更別說她了。」

「這種時候,她不來才有鬼了。」

回答的師兄師姐們語氣滿是嘲諷和嫌棄,活脫脫的看不起模樣,如果忽略掉他們不停往司謠身上瞟的目光的話。

又是這種充滿了敵意和嫌棄的目光,司謠懶淡抬眸,掃了在場人一眼後聳聳肩。

她本是也不想來的。

這兒的人,沒有一個人歡迎她的到來。

以往的每一次只要她到場,本來還溫馨熱鬧的氣氛總是會詭異的安靜怪異起來,每個人的臉色也都會難看起來。

一個個的開始給她臉色看。

以往為了見到洛沅忱,她沒有一次缺席,就算明知道所有人都討厭她,不想見到她。

現在她放棄攻略洛沅忱了,自是懶得再來。

可誰讓她現在找不到作死的其他辦法了,索性就來看看,幸運的話能死在那兒也說不一定。

這般想着,司謠索性忽略掉所有人不善的目光,也不像往常一樣對洛沅忱行禮。

只自顧自的往人群中空着的位置走去。

「站住!」

一道沉冷的呵斥聲從高台處傳來。

剛還小聲議論的弟子們虎軀一震,都噤聲了,個個正襟危坐起來,雖然這聲呵斥並不是給他們的。

司謠腳步頓住,她站定,轉身,似不解般用着詢問的目光看向洛沅忱,不語。

「幾日不見了,你是越發散漫了。」洛沅忱眸色一冷,話語不自覺帶了威壓。

不知為何,見到司謠這般不同於以往見到他時滿眼都是信任與依賴,眼中反而也再無一點情義的模樣。

他心裏就一陣煩躁,特別是她身上那件火紅狐裘讓他覺得異常礙眼。

這件狐裘,他曾見沈予行那見過。

一想到則這個,他身上釋放的威壓更甚了,話語也愈發不留情,當著眾人的面就呵斥道。

「見了長者亦不行禮,真是應就了那句,孺子不可教,朽木不可教!」

渡劫期大能釋放的威壓,哪裡是在場的弟子們能承受得住的。

一個個都面色慘敗,氣血翻湧起來。

更別提現在的司謠還是個剛失了金丹,是個再平凡不過的人。

她直接被壓得半跪在地,一手顫抖的撐在地上,才不至於狼狽的被壓趴在地,她的嘴角正在溢血。

「系統,這次我們真是沒白來。」司謠在腦海里激動的扒拉系統,聲音很是欣慰,「早知道洛沅忱這麼上道,我就應該早點來找他!」

系統也很高興和期待,【恭喜宿主,加油宿主,只要洛沅忱要再狠一點,我們馬上就能脫離這個身體了。】

「明白明白。」司謠一邊在腦海回應着系統,一邊期待着洛沅忱繼續加把勁,直接用威壓將他壓死。

可就再下一瞬,那如排山倒海的威壓就似潮水般的褪去。

司謠:「???」

疑惑的她抬頭朝高坐上的人看去,就對上了洛沅忱那雙陰沉如水,帶着隱怒的雙眸。

這眼神,就好似她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般。

司謠再次疑惑,往周圍看了一眼。

入眼的滿是面色蒼白的一群弟子,除了凌越等幾個親傳弟子外,其他人看上去狀態都有點受到了影響。

這下她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無非就是怪她連累了這裡的人,停手也是因為這裡有其他人的原因。

想了想,她重新看向洛沅忱,直面他的怒火。

「弟子犯了這麼大的錯,師尊是不是要罰弟子了?」她問,語氣不爭氣的流露出了幾分虛弱,但聲音中滿是期待。

雖然剛剛因為有其他弟子在,她沒死成,不過按照以往經驗,她很快就能死了。

「什麼?」洛沅忱被問得一愣。

他本只是不滿於司謠今日無禮的行徑,想要稍微給她一個教訓,並不是想要傷她。

出手時完全是下意識的,也忘了她此時沒了金丹的事。

不想她竟然這般倔,嘴角都溢血了還死撐着與他對抗,這就更讓他生氣了。

不想,她卻是以為他要罰她?

心裏不知為何,莫名的有些堵。

「處罰弟子啊。」司謠理所當然的道:「按照以往的經驗來看,一般這種時候,師尊就該就罰我了。」

「師尊沒有說,是沒想好怎麼處罰弟子么?」

說著,她恰有其事的點頭,「嗯,弟子犯了這麼大得錯,都惹得師尊下了孺子不可教,朽木不可雕的評語了。」

「是該罰重一些。」

「不若,就像往常一樣,罰弟子到刑罰台領個三十鞭?」司謠越說越心動。

三十鞭啊,蘊含著靈力的三十鞭,打在她現在的身體上,結果必死無疑啊。

但見洛沅忱黑沉下來的臉色,顯然不太滿意的模樣,她有些失望的嘆了口氣,「不滿意啊。」

「如果師尊不滿意的話,還可罰弟子去後山餵養靈獸。」

說是靈獸,其實是會吃人的凶獸。

以往犯了錯,她經常被罰去那兒,因為有金丹修為,每次雖不死,但出來必定遍體鱗傷。

如果不是後山有結界,她現在打不開,萬法宗里又沒人和她交好,她早將自己扔去後山餵給靈獸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