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be美學,萬人嫌她是認真的筆趣閣 第8章_安幽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司謠這是瘋了吧!」

沒等洛沅忱回應,底下被司謠一通發言驚到的弟子們已經顧不得此時的場合了,又紛紛議論起來。

「這還是我第一次見,有人上趕着要求被處罰的,嘶,她是不是腦子出問題了。」

「……」

周圍的議論還在繼續,一旁靜靜聽着凌樾卻是心情複雜。

別人不知道,他卻是知道的,司謠這不是瘋了,她只不過是想讓師尊的目光多留在她身上一會兒罷了。

這人為了得到師尊不惜讓出自己的金丹,更是為了拔除與師尊之間的障礙……

想到司謠之前和自己提的計劃,凌樾就一陣氣惱。

心想着這段時間一定要看着點司謠,以防她真的做錯事,傷了小師妹。

這般想着,他不禁又看向司謠和洛沅忱,見她還在極力向師尊推薦處罰方式,就不禁有些干著急。

如果師尊真的同意了,以她現在的身體,根本是吃不消的。

「師尊……」眼看洛沅忱的臉色隨着司謠的話越來越難看,他不自覺站起身來,為司謠求情。

「司謠師妹她不是故意來遲和無禮的。」

「因為失去金丹,沒了靈力的緣故,她身上的傷痊癒得慢,在昨日才剛醒過來,身體還很虛弱。」

「今日能來已是艱難,遲到了和顧不上禮數也是情有可原。」

「師尊您就饒過她這一回吧。」

「!!!」司謠瞬間警鈴大作。

在凌樾站出來時她就有些不好的預感,沒想到就成了真!

生怕洛沅忱真的就聽信了凌樾的讒言,她連忙打斷了他,「師兄又不是我,怎知我不是故意如此行事的?」

「我怎會不知,你昨日……」凌樾也急了,顧不得此時的場景,當即就和司謠爭論起來。

「我昨日怎麼了?我昨日還和你較量了一番。」雖然不是拳腳功夫,口舌之爭也算是較量了吧。

司謠真的快被凌樾氣死了,這人到底怎麼回事,偏要幾次三番打斷她死遁的計劃。

像以前那樣不管不顧,或是加把刀多好。

「司謠!」凌樾怒了。

兩人就這麼堂而皇之的當著洛沅忱和眾弟子的面爭論了起來。

在場的弟子們都傻眼了。

令他們傻眼的面不是兩人的爭論,而是不喜司謠的大師兄居然會為司謠求情,在司謠不領情的情況下還似在擔憂對方。

「夠了!」聽夠了二人的爭論,洛沅忱終是出了聲,臉上的神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為師平日便是這般教你們的?」

「弟子知錯。」凌樾立即跪地認錯。

「但憑師尊責罰。」這是司謠的。

但就這麼一句話,洛沅忱本因凌樾的認錯而臉色好轉的神色當即又難看了起來。

他看向司謠,漆黑的眸色中蘊藏着無限危險之意。

這人從今天見他的第一面開始,似就像是在故意惹怒他,剛才還想要他主動罰她。

為什麼?

腦海中忽然想起在她提議怎麼處罰她時,心裏像被大石堵住的不暢。

又想起以往討厭她的沈予行,昨日一反常態的為她來找他的情形,再看剛才同樣不喜她的凌樾方才的行為。

忽然間,他好像明白了什麼。

司謠這是在同他置氣,置那日他沒留下的氣,置氣的同時,又耍起了在沈予行和凌樾那很成功的苦肉計。

呵,她以為他和沈予行與凌樾一樣那麼好騙么?

「凌樾,講習結束後自去刑罰堂領罰。」自認為自己掌握了司謠小心思的洛沅忱當即做出了決定。

「是。」凌樾對此並無意義,只是有些擔憂的暗中看了司謠幾眼。

「至於司謠。」處罰完凌樾,洛沅忱又看向司謠。

被點名的司謠瞬間期待起來。

心裏想着連凌樾都要去刑罰堂領罰了,洛沅忱那麼討厭她,處罰一定不會被凌樾更輕。

這下,她終於可以死遁了。

「依照凌樾所說,你身上還有傷,本尊便先不重罰你,待到你傷好之際,本尊便再決定如何處置你。」洛沅忱說。

司謠:「???」

她是不是出現幻聽了?

「其實不用對我手下留情的。」她有些艱難的開口。

「就這樣吧。」洛沅忱一錘定音,見她的反應,他以為自己猜對了,無趣的收回目光,又開口道:

「不過,本尊雖先饒了你大過,小過卻不容你,今日你來遲了便是遲了,這般散漫,不能不罰。」

「你就站在一旁,直到講習結束。」

說完,便不再給她一個眼神。

司謠:「……」

死亡不易,司謠嘆氣。

事情回歸正軌,原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不料,半炷香時間都還沒過,又有一來遲的人到了。

「鳶兒因貪玩來遲了些,是鳶兒錯了,師尊,您罰鳶兒吧。」祝鳶單膝跪地請罪。

眾人紛紛看向高坐上的洛沅忱,想看看剛以來遲處罰了司謠的他,會怎麼罰祝鳶,心裏都有些擔心起來。

擔心祝鳶會被同樣的責罰。

司謠則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看着。

她想看看被全修真界譽為最公平公正的修真界第一名,萬法宗的宗主,要怎麼在眾弟子的面前不動聲色的偏袒和袒護人。

是的,袒護,她並不認為洛沅忱真的會為了這麼點小事處罰祝鳶。

事實證明,眾弟子都擔憂錯了,而她也想錯了。

「無事。」洛沅忱只是淡淡的掃了祝鳶一眼,便若無其事的道:「來了便坐下吧,你身體剛好,不宜受累。」

光明正大的袒護,沒有任何的遮掩和需要什麼不動聲色。

在場的弟子們心裏放心了的同時,又不由自主的看向司謠,眼中神色有些憐憫,包括凌樾。

他看着司謠,張了張口想和說些什麼,最終卻什麼也沒說。

直到這時,他似乎有些理解司謠為什麼那麼討厭祝鳶了。

「是,師尊。」祝鳶開心的起身,坐到了位置上。

【敲!洛沅忱這狗比太過分了吧,還有周圍這麼多人,見到不公平的事都只會幹看着嗎!】將這幕看在眼裡的系統忍不下去了,直接破口大罵。

【媽蛋,氣死本系統了!】

「淡定淡定。」司謠卻是輕笑了聲,在腦海中回應系統,「這不是正常操作么,有什麼好生氣的,該習慣了才是。」

在場的眾人雖然聽不到司謠和系統的對話,但聽見了她這聲輕笑。

莫名的,身體都不自覺僵硬起來,每個人都不是很自在,只覺得一張臉火辣辣的,也不敢再去看司謠。

這本該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今日也不知道為何,心裏總有幾分虧欠感。

也覺得司謠這一聲輕笑很是刺耳。

同樣覺得刺耳的還有洛沅忱,一反平日里的孤高清絕,他的眉都皺了起來。

整個現場的氣氛一時都有些怪異。

直到祝鳶入坐,洛沅忱又開始了難道一次的講學才漸漸好轉。

只是這次,每個人都不似之前那麼專心了。

聽着聽着都會不自覺朝司謠投去幾眼,這其中,又數凌樾更甚。

幾乎每隔幾秒,都會朝司謠投去一秒。

司謠倒是沒察覺到這詭異的氣氛,此時的她正在腦海中和系統對話。

「系統,我這麼感覺有些暈?」她問系統。

【暈嗎?】系統一聽,立即開始檢測起宿主的身體來,【哦,是該暈的。】

【經系統檢測,宿主由於失去金丹,沒有靈力,這幾日又沒進食,之前還失血過多。】

【今日又費力爬這麼高的山,這裡環境比之山下更冷,寒氣沒有靈力的抵抗直接侵蝕宿主的身體。】

【現在還只被罰站着,不能坐下休息。】

【幾番下來,身體自然就受不住了,您沒感覺到這些不適,也是因為開始了屏蔽負面狀態的功能。】

【所以您會感覺到暈是正常的,嗯,幾秒後,您還會直接當場暈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