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be美學,萬人嫌她是認真的小說免費閱讀 第3章_安幽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換人攻略?

「呵。」司謠冷笑,涼涼的問系統。「同樣的話你和我說過幾次了?」

【四,四次?】系統弱弱的問。

司謠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

自從莫名來到這個世界,綁定系統,接受並開始攻略任務。

在第一個攻略目標的好感度到達到三十就卡住,聽了系統的建議換了攻略目標後。

後面的攻略目標,無論是人間,還是妖界,又或是現在的修真界的攻略目標,攻略起來好感度就漲得越來越難。

直到現在的洛沅忱,卡在了0就算了,還時不時的降到負數!

司謠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如果不是在自己早已記不起,自己為什麼要接受這個任務的情況下。

還會有這件事很重要,一定要完成的潛意識。

她早撂挑子不幹了。

「系統,我謝謝你啊。」司謠無奈的嘆息,「我當初怎麼就信了你的邪呢。」

系統:「……」

莫名有些心虛怎麼回事?它默默的縮到了角落裡。

【咳咳……】好一會兒後,系統才幹笑了兩聲掩飾了下,非常走心的寬慰。

【宿主你別灰心嘛。】

【介於攻略目標太難的原因,我剛試着向主系統申請了下降低任務難度。】

【結果主系統看了看你這慘不忍睹的戰績後,覺得你太廢,不忍心之下就同意了我的申請。】

【只要你能把下一個攻略目標的好感度刷上三十,就算你任務完成,到時候你就可以脫離這個世界了。】

太廢了的司謠:「……」

有句髒話不知當講不當講,不過……

「成交!」只需要三十的好感度還是可以試試的,司謠立即來了幹勁,「下一個攻略目標是誰?」

【要查看下一個攻略任務目標人物,需要先放棄這次的攻略目標任務,宿主要放棄么?】系統走起了程序。

「放棄。」司謠回答得毫不遲疑。

【注意:如若宿主放棄並更換此次攻略任務目標,一旦確認後就不可更改,前攻略目標人物洛沅忱的好感度將不再起到決定任務是否成功的作用。】

【宿主,您是否確定更換?】

「是。」

【恭喜宿主更換任務目標成功,新攻略目標人物桑澤桉,身份:魔界最不受寵小皇子,望宿主早日攻略成功,祝順利。】

魔界?司謠一愣,隨即低頭看了看自己,頓時有些一言難盡。

「我要換個身體和身份,最好是魔修。」她說。

她總不能頂着這麼個殘破的修仙道的身體去魔界攻略目標人吧吧。

至於目標是什麼人,什麼身份,她倒不是太在意,畢竟她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沒有那麼強烈的種族意識。

【這個,還得等等。】

「為什麼?」司謠不解。

【宿主你忘了,換個身體的前提條件是現在的身體死亡。】

經過系統提醒,司謠也想起來了,是有這麼一回事。

在第一次更換攻略目標時,系統說過有可以更換身體的功能和條件。

就是前面的幾次更換都用不上,她也就忘記了。

用系統的話來說,這具身體不死就抽離靈魂,這身體就會以失去靈魂的傻子形事存在。

有可能會引起蝴蝶效應。

讓人發現系統的存在,造成這個世界的不穩定。

「行吧。」司謠無奈的嘆了口氣,視線開始在屋內掃視。

最後,她的目光停留在一旁不遠處桌上,與擦拭傷口沾染上鮮血的絲帕被扔在一塊的小刀。

這把小刀是沈予行的,平時這人也愛惜得不行。

現在就這麼扔在這,顯然意思是和洛沅忱扔下錦帕的意思一樣的——嫌她碰過的東西臟。

見她的視線一直落在那把小刀上,系統直覺有事會發生,又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想歪了。

【宿主,你想要做什麼?】遲疑幾秒後,它問。

司謠若尤其是的回答:「我在考慮抹脖子的可行性。」

系統大驚,伸出爾康手,【!!!宿主,不可……】

「算了,抹脖子的死狀太慘烈。」沒等系統說完,她又自言自語的否決了這一想法。

系統:「……」

它想提醒宿主些什麼,但見司謠這副自言自語,完全陷入沉思,一點兒也聽不見它話的模樣。

就又默默的把話咽了回去。

「有了!」似想到了什麼可行的辦法,司謠打了個響指。

下一秒,她朝自己的丹田位置看去。

那裡因為沒有過處理,傷口處還在不停的滲血,就這麼一點時間,周圍衣衫就被染紅了一片。

看着很是嚇人。

司謠相信,繼續這樣下去,再過不了多久她就能如願的死掉了。

這是第一次,司謠對沈予行的做法很滿意。

但她還嫌血流得不夠快,仗着系統屏蔽痛覺的功能,她果斷的朝着傷口動手,讓自己的血流得更快更歡。

等到意識開始模糊時,她放心的躺下了,安心等死。

……

主峰正殿,萬法宗宗主,修仙界第一人沅忱仙尊的卧房內。

洛沅忱正坐於榻邊,傾聽着祝鳶說話。

他本不是個話多和溫和之人,在面對祝鳶這個他最疼愛的小弟子時,總會格外寬容幾人。

在其他人說話時不怎麼回應的他,也會在祝鳶和他分享其他事時,時不時的應一兩聲回應。

只是今日同以往有些不一樣。

「師尊,你怎麼了?」在又一次沒及時得到回憶時,祝鳶終於忍不住問了出來。

微微走神的洛沅忱被這一聲拉回了思緒。

察覺到自己走神了後,他不禁皺了皺眉,心裏有些煩躁。

不是煩躁走神,而是煩躁於走神的原因居然會是司謠。

今日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從離開那間屋子後,腦海中總是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在他要離開時,司謠拉着他手祈求的模樣。

這讓他有些心不在焉。

「鳶兒你既已無事,那便好好休息,為師去看看你司謠師姐。」說著,洛沅忱便要起身。

既然總是想起,那就去看看吧。

「師尊……」

「師尊。」

連續兩道阻止的聲音響起。

一道是來自於祝鳶,一道是來自一旁站着的洛沅忱的大弟子,整個萬法宗的大師兄凌樾的。

「師尊。」凌樾上前一步,拱手作揖,「小師妹這才剛醒來,之前受傷還受驚,現在恐還沒緩過來。」

「小師妹她很粘您,您就留在這陪着她吧。」

「五師妹那邊您不用擔心,弟子正好沒去探望過,正想去看看,就由弟子代您去看望她吧。」

洛沅忱動作一頓,看了看祝鳶,一時間有些猶豫。

「師尊……」祝鳶喚,一副眼巴巴的樣子,就連聲音中都有些委屈。

洛沅忱向來疼愛這個最小的弟子,現下也有些不忍心,最終,他點頭同意了。

凌樾行禮告退離開。

出了正殿後,凌樾第一時間並沒有直接去往偏殿看望司謠,而是先去拜訪了葯峰峰主沈予行。

仔細的詢問了祝鳶的情況後,這才不太情願的去往司謠所在的偏殿。

畢竟之所以提出要去看司謠,也只是不忍心看到祝鳶小師妹委屈難過。

……

偏殿內。

感受着身體一點點變冷,意識一點點消失的司謠,在意識昏沉之際長長的鬆了口氣,唇角不由自主的揚起一抹笑容。

她終於要死了。

終於可以不用再做洛沅忱的舔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