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be美學,萬人嫌她是認真的小說免費閱讀 第6章_安幽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得到系統明確的答覆,司謠就不管不顧的躺着不動了。

不知是不是寒冷更容易讓人頭腦昏沉,她很快就感覺大腦開始變得遲鈍。

漸漸的,意識也不清晰了。

隱約間,司謠感覺到一人正不緩不慢的朝這邊走過去。

側頭望去,是有些熟悉的,與雪景一同模糊了的人影。

得,估計又死不掉了。

這是司謠意識消失之前的唯一想法。

在司謠昏迷後,來人終於走到了她身邊。

……

沈予行居高臨下,望着躺在雪地中已然奄奄一息的司謠,他臉上是一如既往的面無表情。

盯了許久後,似再忍不住般,那一成不變的表情終是被染上一抹嫌棄之色。

隨之他蹲下了身,快速將人帶上,往葯峰而去。

等把人救回後,他在床邊又凝視了司謠半晌,只是這次臉上多了些許複雜之色。

半晌後,他還是出了門。

……

主峰,正殿。

「你說,她在尋死?」高位上,聽完沈予行的話後,孤高清絕的洛沅忱卻是面露不屑,「你在同本尊說笑?」

「這世上誰都會尋死,唯獨她不會,這你該比我更清楚才是。」

是更清楚,沈予行無可反駁。

從第一次見到司謠,他就知道司謠這人有多怕死,為了不死,她甚至……

可那也只是曾經。

這兩次,他分明感覺到司謠在求死,無論是故意將傷口擴大,又或是雪地里沒有任何自救的行為。

「不用在意,她那只是為了做給本尊看,想讓本尊去看她罷了。」似看出他在想什麼,洛沅忱再次開口道。

這種苦肉計,司謠曾經不知道使用了多少次,只是每次計劃都落空罷了。

沈予行輕挑眉頭。

「是么?」他應得意味不明。

如果他這位別人眼中孤高卓絕,在他眼中卻是位高傲自負的師兄。

知道了司謠拜師前在葯峰的那些日子,都做過了什麼之後,大概就不會是這般想法了吧,他想。

不過今日他來的目的,就只是盡下醫者的職,將病患的情況告知下「親屬」罷了。

至於其他的,他向來不是個多管閑事的人。

「既然師兄這般說,師弟明白了,若是師兄無事,師弟便先離開了。」這樣想着,目的達成的沈予行便沒打算多待。

他起身,躬身告辭。

「嗯。」高位上的洛沅忱漠然點頭,待看人即將離開房間時,他指尖微微動了動,又狀似不經意的開口,「她醒後。」

「你讓她明日就回講堂聽早課,作為我洛沅忱的親傳弟子,連續好幾日缺席,像什麼話。」

沈予行腳步頓住。

莫名的,他想起了那日司謠被送到自己面前是奄奄一息的模樣,那樣的傷勢,在他和她的有意之下,可以說是慘不忍睹。

這麼幾天才醒過來,也說明情況很是不好。

更不用說不久之前又牽動了傷口,還被寒氣侵蝕。

自己這位師兄,可謂鐵石心腸,不過……

向來討厭見到司謠,連講習上都不想見到人的師兄,居然會親自提出讓人回去的要求,這倒挺讓人意外的。

……

「茶,要咱們修真界最好的,據說百年就一盒的雪山尖。」

「點心的話,我記得咱們宗門山腳下小鎮酒樓里,一天只做一份的破穌糕是最好吃的,你們替我買來。」

「另外,我現在沒了金丹,沒法辟穀,不吃會餓,門內廚子做的飯菜又只是應付,所以這趟去,你們順便帶兩個酒樓里的廚子回來。」

「對了,我也沒銀子,費用你們先出着,等沈峰主回來了,你們再找他報銷去。」

「聽到了就趕緊去做吧,別耽誤了我用膳。」

「伺候好了我,你們未來的路也好走不是?畢竟我可是你們未來的宗主夫人。」

「……」

沈予行剛回到峰內,還沒踏入殿中,就見他離開時還奄奄一息,昏迷不醒的司謠。

正姿態隨意的翹着二郎腿,平躺在自己平日所坐的坐椅上。

一手枕着頭,一手不自覺把玩烏黑秀髮,盡情吩咐殿中被聚集起來的葯峰內弟子們任務。

那姿態,直將頤指氣使這個詞表現得的淋漓盡致。

而底下的人,皆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

似都被她所謂的「未來宗主夫人」鎮住了。

沈予行面色微沉,抬腳踏了進去,

有弟子發現了他的到來,臉上一改之前的憋屈,表情滿是驚喜之色,也瞬間弱勢全無,底氣十足。

活脫脫一副小孩子被欺負,看見了家長的模樣。

「師……」

弟子們紛紛想要上前來告狀,只是都被沈予行掃來的一個眼神阻止了。

眾弟子只好看着他一步步走入大殿,站在大殿之下,站定,沉默而又面無表情的看着還在吩咐人的司謠。

某人慘了,這是在場每一個弟子的心中所想,心裏都開始期待起某人被收拾的那一幕。

高位寬大舒適的椅子上,司謠還在邊吩咐,邊絞盡腦汁的想些為難人的要求了。

心中卻是在微微嘆息。

她竟不知,葯峰弟子的忍耐力什麼時候這麼好了。

一開始,她只是在醒來時見自己果然還活着,心裏不爽,想發泄下心中的怨氣,給多管閑事的葯峰中人添點亂。

就召集了所有人過來,狠狠的為難了下。

看到他們面露怒容,一副恨不得將她剁了的模樣,目光流轉之下,她就越怎麼過份怎麼來了。

只盼望這些弟子上些道,真的出手剁了她。

只是結果令她大失所望。

無論她怎麼折騰,底下這些平時喊殺喊打的同門師兄弟,師姐妹們雖然都一臉怒容,最終都忍住了沒動手。

想死真是太困難了,司謠又在心裏嘆了口氣。

正想着入神,她忽然感覺到殿中氣氛似乎有了變化,原本躁動的葯峰弟子們似乎也安靜了下來?

察覺到不對勁,司謠側頭朝眾人看去。

一眼就看到了人群里,殿前中一身白衣勝雪,環佩叮咚,眉眼淡而不清冷的絕世佳公子,正面容冷峻的看着她。

喔豁!

絕對會對她動手的人終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