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顧震國抬起手就要打。

顧奚言輕飄飄的看了過去,一個眼神,就讓顧震國動彈不得。

「我的好父親,你別著急,還沒輪到你呢,不過我會一個個的回報的。」

顧奚言眼中的紅在加深,她在笑,殘忍而森冷,腳踝的鈴鐺叮叮噹噹的在響,是喪鐘的聲音。

顧奚言手掌泛起微微的紅光,一絲絲沒入顧瑤的身體。

「你個小賤人,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放開我,不然我一定讓你死的很難看。」顧瑤徹底的放棄了偽裝。

顧瑤臉上的皮膚一寸寸的裂開,血水帶着膿液溢了出來,令人作嘔的味道瞬間充斥着整個顧家大廳。

顧瑤捂着臉不停的慘叫着,身體在不停的痙攣抽搐。

「顧奚言你給我等着,我會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把你賣去當奴隸,我會讓你不得好死的。」

最初的咒罵聲漸漸的停歇了下來,漸漸的變成了哀求。

顧奚言始終沒有開口,像是個局外人一般在欣賞着一出有趣的鬧劇。

顧震國害怕的不知道該作何反應了,一群保鏢面面相覷,更是不敢上前。

顧奚言挑了挑眉,手指圈着頭髮,一圈又一圈,「小嬌嬌,把那些人交給你嘍,你可以好好的玩呢。」

一直跟着的江嬌嬌早就被顧家父女氣的七竅生煙了,聽到這話當即沖了上去。

江嬌嬌人高馬大,全身肌肉,力氣更是大的嚇人。

「砰!」一拳過去。

一個保鏢直接腦袋開花,腦漿都被打了出來,身子被打飛,撞到同伴,最後砸在牆上,才停下來。

牆面出現了幾道深深的裂紋,而被砸到的人也都斷了骨頭。

瞬間,哀嚎一片。

「嬌嬌。」顧奚言抽了抽嘴角,略微有些無語,「要斯文。」

江嬌嬌頂着剛毅的表情點頭,隨即走到那群保鏢面前,「你們自殺吧。」

想了半晌,江嬌嬌又補充了一句話,「可以留個全屍。」

眾人:「……」

「顧瑤,你覺得我會怎麼對待你呢?」顧奚言修長的手指落在顧瑤的臉上,鮮紅的血順着指尖緩緩在流淌着,她看着鮮紅的顏色,有些滿足。

顧瑤是徹底的怕了,一種死亡的恐懼蔓延開來。

「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饒了我吧。」

顧奚言晃蕩着雙腿,腳踝上的鈴鐺不停的響着,在寂靜的房間中顯得有些詭異。

她把目光放在了顧震國的身上,似笑非笑,「我的好父親,我給你一個選擇,你和顧瑤之間只能活下來一個哦。」

「你!」顧震國氣的七竅生煙。

顧奚言歪了歪頭,「我的耐心可不是那麼好,在我的耐心消散之前,你可要做好決定。」

「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顧瑤不停的哭泣,恐怖的臉混着血水顯得更加嚇人。

「決定好了嗎?」顧奚言的目光落在顧震國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