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病嬌女王:你家的小嬌夫又茶又奶 第3章_安幽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一抹紅色的身影出現在顧宅內。

顧奚言半倚着大門,雙手環胸,眼底帶着玩世不恭的笑意。

「顧瑤,你覺得我的提議怎麼樣?」

顧瑤愣了好半天的時間,才反應過來,柔弱的表情因為嫉妒而變得有些扭曲。

該死的!

顧奚言這個可憐蟲,這個賤人生的雜種,怎麼會變得這麼美。

那種驚嘆到窒息的美感,縱使她討厭顧奚言都不得不承認。

不過嫉妒僅僅是一瞬間,下一秒就變成了一絲快意。

就算是顧奚言很美又能怎麼樣,她還不得嫁給一個糟老頭子。

「呵呵。」顧奚言笑了一聲,帶着幾分冰冷的笑聲。

她將顧瑤的反應看在眼中,自然猜得到她在想些什麼,不過她的如意算盤恐怕是要落空了啊。

顧瑤換上了一副柔弱的表情,一副強忍着哭泣的樣子。

「顧家現在的困境本來就是因為我,我嫁過去也是應該的。」

顧瑤聲音顫抖着,帶着哽咽,她一瞬不瞬的看着顧震國,伸手拽住了他的袖子。

「爸,就讓我嫁過去吧,只是不能陪在爸爸的身邊了,不過幸好姐姐回來了,有姐姐陪着,我也不用擔心。」

顧瑤微微垂着頭,眼淚一滴滴的砸落在手背上。

顧震國看着小女兒這幅樣子,心疼得不行,朝着顧奚言看去的目光卻充滿了厭惡。

「看看你說的這叫什麼話,她可是你的妹妹,你怎麼能如此惡毒,老子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才生出你這麼個孽種。」

顧奚言挑了挑眉,饒有興味的開口,「惡毒?這倒是個不錯的誇獎。」

「你……」

顧震國瞪着眼,被氣的不輕,在顧家他從來說一不二,什麼時候被如此忤逆過。

「你既然誇我惡毒,我總得做點事情證明一下吧。」顧奚言一步步的朝着顧瑤走了過去,嘴角的笑意一寸寸加深。

顧瑤抖了抖身子,裝作害怕的樣子,「姐姐,你只要不和爸吵了,讓我怎樣都可以,你彆氣爸了。」

顧奚言站在顧瑤身前,貼近她的耳邊,「希望你不要後悔哦。」

「當然不會後悔。」顧瑤用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著,「你還是像之前一樣的愚蠢,你以為你斗得過我?」

「你最在乎的是這張臉吧?」顧奚言答非所問。

在顧瑤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顧奚言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那麼就毀了吧。」

顧奚言抬起白皙纖長的手掌,輕輕一勾。

顧瑤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直接摔倒在地上,徑直摔在了顧奚言的腳下。

顧瑤抬頭,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雙詭異的紅眸,帶着濃重的殺氣,極致的殘忍,好像是地獄中索命的惡鬼。

「爸,救我!」

「唉……」顧奚言長長的嘆息一聲,輕笑着搖頭,「我說過了不准你後悔的啊。」

「你個孽種!」顧震國抬起手就要打。

顧奚言輕飄飄的看了過去,一個眼神,就讓顧震國動彈不得。

「我的好父親,你別著急,還沒輪到你呢,不過我會一個個的回報的。」

顧奚言眼中的紅在加深,她在笑,殘忍而森冷,腳踝的鈴鐺叮叮噹噹的在響,是喪鐘的聲音。

顧奚言手掌泛起微微的紅光,一絲絲沒入顧瑤的身體。

「你個小賤人,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放開我,不然我一定讓你死的很難看。」顧瑤徹底的放棄了偽裝。

顧瑤臉上的皮膚一寸寸的裂開,血水帶着膿液溢了出來,令人作嘔的味道瞬間充斥着整個顧家大廳。

顧瑤捂着臉不停的慘叫着,身體在不停的痙攣抽搐。

「顧奚言你給我等着,我會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把你賣去當奴隸,我會讓你不得好死的。」

最初的咒罵聲漸漸的停歇了下來,漸漸的變成了哀求。

顧奚言始終沒有開口,像是個局外人一般在欣賞着一出有趣的鬧劇。

顧震國害怕的不知道該作何反應了,一群保鏢面面相覷,更是不敢上前。

顧奚言挑了挑眉,手指圈着頭髮,一圈又一圈,「小嬌嬌,把那些人交給你嘍,你可以好好的玩呢。」

一直跟着的江嬌嬌早就被顧家父女氣的七竅生煙了,聽到這話當即沖了上去。

江嬌嬌人高馬大,全身肌肉,力氣更是大的嚇人。

「砰!」一拳過去。

一個保鏢直接腦袋開花,腦漿都被打了出來,身子被打飛,撞到同伴,最後砸在牆上,才停下來。

牆面出現了幾道深深的裂紋,而被砸到的人也都斷了骨頭。

瞬間,哀嚎一片。

「嬌嬌。」顧奚言抽了抽嘴角,略微有些無語,「要斯文。」

江嬌嬌頂着剛毅的表情點頭,隨即走到那群保鏢面前,「你們自殺吧。」

想了半晌,江嬌嬌又補充了一句話,「可以留個全屍。」

眾人:「……」

「顧瑤,你覺得我會怎麼對待你呢?」顧奚言修長的手指落在顧瑤的臉上,鮮紅的血順着指尖緩緩在流淌着,她看着鮮紅的顏色,有些滿足。

顧瑤是徹底的怕了,一種死亡的恐懼蔓延開來。

「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饒了我吧。」

顧奚言晃蕩着雙腿,腳踝上的鈴鐺不停的響着,在寂靜的房間中顯得有些詭異。

她把目光放在了顧震國的身上,似笑非笑,「我的好父親,我給你一個選擇,你和顧瑤之間只能活下來一個哦。」

「你!」顧震國氣的七竅生煙。

顧奚言歪了歪頭,「我的耐心可不是那麼好,在我的耐心消散之前,你可要做好決定。」

「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顧瑤不停的哭泣,恐怖的臉混着血水顯得更加嚇人。

「決定好了嗎?」顧奚言的目光落在顧震國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