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病嬌女王:你家的小嬌夫又茶又奶 第5章_安幽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顧奚言如約來到公園,站在一棵樹下。

在冰冷的月光的映襯下,眼中的那抹紅變得更加的詭異莫測,她的嘴角始終帶着邪肆的笑意。

「奚言。」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顧奚言緩緩轉身抬眸,看人的眼神慵懶又隨意,眼前的人是他名義上的未婚夫,也是當年她在深淵中唯一的指望。

可是卻早就和顧瑤搞在一起,一起聯合,把她推向了地獄。

「霍澤。」顧奚言聲線微微上挑,「找我有事嗎?」

霍澤獃獃的看着顧奚言,半天沒有找到自己的聲音,他抬手揉了揉眼睛,幾次之後才敢真正確定眼前的人就是顧奚言。

「你聽我解釋,當初的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霍澤眼中閃過一抹貪婪。

顧奚言實在是太美了,這個女人既然肯來見他,肯定沒有放下他,只要他花言巧語的哄騙,就可以讓這個女人心甘情願的留在他的身邊。

「噓。」顧奚言伸出手指,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她邁開步子,一步步走到霍澤的面前,手指輕輕勾起他的下巴。

分明十分輕佻的動作,可在她這裡,偏偏有了一種優雅又危險的味道。

「知道我為什麼來嗎?」

「不知道。」霍澤咽了咽口水,一雙眼睛死死的盯着顧奚言,根本不捨得移開,心臟也在快速的跳動。

顧奚言耳力很好,那心跳的聲音一下下的傳來。

她手指下移,按在了霍澤的心口處,撇了撇嘴角,略微有些煩躁,「這聲音真是讓人心煩啊。」

「啊?」霍澤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我想要讓你死呢。」顧奚言嘴角笑意加深。

鈴鐺叮鈴作響,在寂靜的夜裡尤為明顯,彷彿像地獄使者在召喚一般。

突然,顧奚言肩頭一痛。

垂眸就看到出現在肩頭的麻醉針,她挑了挑眉,似乎想到了更有趣的事,便順勢的倒在了地上。

顧瑤從暗處走了出來,眼中充滿了惡毒和狠意。

「澤哥哥,你剛剛為什麼和這個賤人說了這麼久的話?」

顧瑤站得遠,聽不到兩人說了什麼,不過兩人交談這麼久,讓她火大。

面對質問,霍澤淡淡的解釋道,「我這麼做不過是為了讓她放鬆警惕。」

「走吧。」霍澤扛起顧奚言,直接把人丟在了後備箱里。

顧瑤直接坐在了車后座,微微低頭,她的臉上戴着面紗,臉上的傷看得不是那麼真切,隱隱只能看到幾分痕迹。

顧瑤緊緊握着拳頭,她的臉在不停的潰爛,都怪顧奚言那個賤人,等下她一定要讓那個賤人知道什麼是生不如死。

車子停在了一處醫院,顧奚言直接被帶到了最頂層的病房。

顧瑤把顧奚言的四肢都拷在了床上,眼中閃過一抹快意。

剛準備用電擊把人弄醒,卻發現顧奚言已經睜開了眼睛,詭異的紅眸,帶着玩世不恭的笑意。

「顧奚言,這地方熟悉吧,讓你重溫一下,不用太感激我。」

「當然熟悉。」

顧奚言嘴角輕輕勾着,當年她被當成是活體血庫給顧瑤提供鮮血,幾乎是沒日沒夜的被關在病房中。

顧瑤死死的瞪着顧奚言,表情扭曲着。

「之前我放你一條生路,你竟然敢這麼對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

「呵呵。」顧奚言的笑聲中泛着冷意,「你說的放我一條生路,就是把我丟在那像是地獄一樣的死城嗎?」

顧瑤居高臨下的看着顧奚言,眼中充滿了鄙夷。

「像是你這種沒用的廢物,能活着已經是恩賜了,怎麼能這麼不知足。」

看着顧奚言的笑臉,顧瑤越發的嫉妒,上去就想要毀掉那讓她討厭的臉。

「我的臉如果受傷,你的臉也會變得更加凄慘的。」顧奚言拖着調調,不緊不慢的,「現在你的臉已經潰爛了吧。」

顧瑤的手懸在半空中,卻怎麼都不敢下手。

「我警告你快點讓我的臉恢復,不然我直接扒了你的皮。」

「你恐怕沒有那個機會了。」話落,咔噠一聲,束縛着顧奚言手腳的手銬腳銬打開了,「這種小東西也能困住我嗎?」

顧奚言坐在病床上,雙手放在背後,晃蕩着雙腿。

鈴鐺隨着晃動響起清脆的聲音,漸漸的那清脆的聲音變得急促。

詭異的紅眸中閃過了極致的危險,顧奚言五指驟然間合攏。

霍澤直接不受控制的跪了下去,力道之大,直接讓膝蓋骨碎了,地面的瓷磚也出現了裂紋。

霍澤慘叫出聲,額頭的青筋一根根的凸起。

「別吵哦。」顧奚言皺着眉頭吩咐着。

顧瑤驚恐的瞪大眼睛,雙腿顫抖,轉身就朝着門口跑,卻怎麼也打不開房門。

顧奚言看都沒看一眼,殘忍冰冷的目光落在霍澤的身上。

「你覺得我會做什麼呢?」

「饒了我,我知道錯了。」霍澤疼得說話都帶着顫音。

「我這腳踝上的鈴鐺一響,就必須有人死,這是規矩啊。」顧奚言單手撐着下巴,一副苦惱的樣子,「不過,你們兩個到底誰死,我倒是無所謂的。」

沒給兩人反應的時間,顧奚言直接開口,「霍澤,今天你和顧瑤,只能活一個,只要你把她的血抽干,你就可以活下來的。」

霍澤幾乎沒有猶豫,直接朝着顧瑤爬了過去,「瑤瑤,我也是沒辦法。」

顧瑤目露凶光,死命的反抗,隨手操起柜子上的東西,狠狠的朝着霍澤的頭砸了過去,想要直接殺死他。

「有趣極了。」顧奚言白皙的手指一圈圈的纏繞着髮絲。

最終還是霍澤壓制住了顧瑤,他拿着針筒開始抽血,抽滿了放掉,接着抽,臉上的表情扭曲又瘋狂。

顧瑤掙扎的力道漸漸變小,臉色也越發的蒼白。

「夠了。」顧奚言懶懶的聲音從唇間溢出。

霍澤當即停下動作,希冀的看向顧奚言,「奚言,她活不成了,我可以活下來了,是不是?」

顧奚言躲過霍澤的拉扯,搖了搖頭,臉上帶着惡劣的笑容,「其實我更想讓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