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2)

到整個醫院被死亡的氣息徹底的籠罩,顧奚言眼底的紅才淡了幾分。

「我本來還沒想這麼快懲治這裡,但你給了我這個機會,我只好去做嘍。」說完,顧奚言邁開步子就要離開。

沒走幾步,她看到一抹修長的身影,在燈光下被拉長。

顧奚言有些驚奇,頂層是這家醫院的煉獄所在,竟然還有其他人。

似乎聽到腳步聲,那人回過頭來,目光直直的看着顧奚言,不曾移開半分,眼神炙熱又瘋狂,像是黑洞要把人吸進去一般。

「呵。」顧奚言輕笑了一聲。

「我看到了你殺人的樣子。」這是男人的第一句話。

顧奚言走到男人身前站住,居高臨下的看着,伸出修長的手指挑起男人的下巴,「所以?」

男人感受着女人手指下的溫度,眼神划過一抹貪婪。

「你殺人的樣子很美。」

顧奚言笑了,難得的對男人多了些許興趣,「你叫什麼名字?」

「楚南。」兩個字,一字一頓,男人的咬字很重。

顧奚言伸手拍了拍男人的臉,「不該看的東西不要看,小心丟了命,美人兒,看在我心情好的份兒上,放你一馬。」

顧奚言剛要離開,手腕卻被抓住,微微垂頭,就看到一隻略微蒼白的手。

「你放過我,等於救了我的命。」楚南的手一寸寸的收緊,「救命之恩以身相許。」

顧奚言目光定格在楚南的臉上,放肆又帶着極強的侵略性。

「你想要跟了我?」

「想!」楚南沒有任何的猶豫。

顧奚言把男人推到牆上,張口咬住了男人的脖子,嘗到血腥味也沒放鬆力道,反而伸出舌頭貪婪的舔着。

男人血液中的甜,讓顧奚言嘴角彎了彎,「給你個機會。」

下一秒,顧奚言貼近了男人耳邊,溫熱的氣息噴洒而出,語調勾人而魅惑,「取悅我。」

楚南身子僵硬了一下,下一瞬直接抱緊了顧奚言。

接下來,楚南的行為瘋狂而剋制,更像是一場盛大的獻祭,將自己的一切,包括靈魂都獻祭給眼前的人。

顧奚言居高臨下,隨着她的動作,腳腕上的鈴鐺叮噹作響,刺激着人的神經,漸漸的越發瘋狂。

響聲停歇,響起,幾次過後,顧奚言心滿意足的舔了舔嘴角。

楚南向來蒼白如紙的面容此刻多了紅暈,說話的氣息有些不穩,不過卻伸手抓緊了女人的衣袖。

「你得對我負責。」

如大提琴般悅耳的聲音帶着沙啞的感覺,在寂靜的夜色間分外的撩人。

顧奚言伸手把人抱在了懷裡,「如你所願。」

顧奚言抱着人回了別墅,剛剛進了房間,就看到了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的江嬌嬌。

「大半夜的不睡覺幹嘛呢?」

江嬌嬌趕緊過去,一眼就看到了被顧奚言抱在懷裡的人。

「言言。」楚南低聲喊道,抬眸看向顧奚言的眸光中滿是依賴和信任,他有些不安的把臉埋在了顧奚言懷中。

顧奚言看向江嬌嬌,目光變得森冷而危險。

「管好你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