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病嬌女王:你家的小嬌夫又茶又奶 第6章_安幽小說
◈ 第5章

第6章

「什麼?!」霍澤半天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你剛剛不是說……不是說……」

「我反悔了呀。」顧奚言的語調中帶着天真的笑意,卻把人直接推入了絕望的深淵。

顧奚言好整以暇的欣賞着霍澤驚恐的樣子,半晌,目光落在了奄奄一息的顧瑤身上。

顧瑤出氣多進氣少,已經瀕臨死亡,映入眼帘的卻是顧奚言的笑臉。

「我可捨不得讓你這麼死了呢。」

話落,顧奚言蹲下身,手掌上的紅光一點點沒入顧瑤的身體。

顧瑤身上的傷迅速的癒合,就連潰爛的臉都恢復了原本的樣子。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顧瑤本能的後退,眼底是深深的恐懼。

顧奚言挑了挑眉,輕笑道,「我說了你們兩個人只能活一個,所以……」

霍澤拼儘力氣朝着房門口爬去,剛剛抓到門把手,眼神一亮,下一秒,胸口傳來一陣猛烈的疼痛。

霍澤下意識的低頭,隨即看到胸**開了一個碗口大小的窟窿,鮮血不要命噴濺出來,染紅了地磚。

「啊!!!」顧瑤抱着頭,驚恐的尖叫。

顧奚言卻是一副十分享受的樣子,空氣中的血腥,讓她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眼中充滿了殺戮的氣息。

「恭喜,你可以活下來了。」

「別過來。」顧瑤把頭埋在膝蓋里,緊緊的抱着自己,不停的顫抖,「別過來。」

慌亂之中,顧瑤按下了緊急按鈕。

刺耳的警報聲響了起來,有些昏暗的迴廊變得明亮又刺眼,雜亂的腳步聲傳來。

「小白兔來了呢。」顧奚言眼中的興奮更甚。

病房的大門被強行的打開,一群醫生和護士站在了門外,看到病房中的情形,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們雖然是見慣了血腥的場面,可是看到如此慘烈的狀況,也是害怕的。

「啊!!!」

「別叫了。」顧奚言放輕了聲音,一步步朝着眾人走了過去,「就算是叫破了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們的。」

「什……什麼?」有人下意識的問道。

顧奚言停下腳步,解釋了一句,「你們都別想活。」

不等那些人說話,顧奚言聲音中的笑意消失,嗓音帶着刻在骨子裡的森冷。

「當年,我被受盡折磨的時候,你們都是冰冷的旁觀者,你們以為我會放過你們嗎?」

彼時,她被鎖在醫院的時候,曾向不少人求救過,可沒有一個人救她,直到後來她被送到了那個猶如人間地獄的死城。

如果不是在死城的時候覺醒了異能,她恐怕早就已經死了。

帶着一腔的恨意,遍體鱗傷的身體,悄無聲息的死了。

「我們……我們也是迫不得已啊。」眾人被嚇破了膽,連逃跑都忘記了,「放過我們吧,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沒區別。」顧奚言聲音沒有任何的溫度。

「砰!」

站在最中間的一個人直接爆開,炙熱的血混着內臟全部爆了出來。

「一。」顧奚言淡淡道。

之後,她每喊出一個數字,就有一個人死亡。

直到整個醫院被死亡的氣息徹底的籠罩,顧奚言眼底的紅才淡了幾分。

「我本來還沒想這麼快懲治這裡,但你給了我這個機會,我只好去做嘍。」說完,顧奚言邁開步子就要離開。

沒走幾步,她看到一抹修長的身影,在燈光下被拉長。

顧奚言有些驚奇,頂層是這家醫院的煉獄所在,竟然還有其他人。

似乎聽到腳步聲,那人回過頭來,目光直直的看着顧奚言,不曾移開半分,眼神炙熱又瘋狂,像是黑洞要把人吸進去一般。

「呵。」顧奚言輕笑了一聲。

「我看到了你殺人的樣子。」這是男人的第一句話。

顧奚言走到男人身前站住,居高臨下的看着,伸出修長的手指挑起男人的下巴,「所以?」

男人感受着女人手指下的溫度,眼神划過一抹貪婪。

「你殺人的樣子很美。」

顧奚言笑了,難得的對男人多了些許興趣,「你叫什麼名字?」

「楚南。」兩個字,一字一頓,男人的咬字很重。

顧奚言伸手拍了拍男人的臉,「不該看的東西不要看,小心丟了命,美人兒,看在我心情好的份兒上,放你一馬。」

顧奚言剛要離開,手腕卻被抓住,微微垂頭,就看到一隻略微蒼白的手。

「你放過我,等於救了我的命。」楚南的手一寸寸的收緊,「救命之恩以身相許。」

顧奚言目光定格在楚南的臉上,放肆又帶着極強的侵略性。

「你想要跟了我?」

「想!」楚南沒有任何的猶豫。

顧奚言把男人推到牆上,張口咬住了男人的脖子,嘗到血腥味也沒放鬆力道,反而伸出舌頭貪婪的舔着。

男人血液中的甜,讓顧奚言嘴角彎了彎,「給你個機會。」

下一秒,顧奚言貼近了男人耳邊,溫熱的氣息噴洒而出,語調勾人而魅惑,「取悅我。」

楚南身子僵硬了一下,下一瞬直接抱緊了顧奚言。

接下來,楚南的行為瘋狂而剋制,更像是一場盛大的獻祭,將自己的一切,包括靈魂都獻祭給眼前的人。

顧奚言居高臨下,隨着她的動作,腳腕上的鈴鐺叮噹作響,刺激着人的神經,漸漸的越發瘋狂。

響聲停歇,響起,幾次過後,顧奚言心滿意足的舔了舔嘴角。

楚南向來蒼白如紙的面容此刻多了紅暈,說話的氣息有些不穩,不過卻伸手抓緊了女人的衣袖。

「你得對我負責。」

如大提琴般悅耳的聲音帶着沙啞的感覺,在寂靜的夜色間分外的撩人。

顧奚言伸手把人抱在了懷裡,「如你所願。」

顧奚言抱着人回了別墅,剛剛進了房間,就看到了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的江嬌嬌。

「大半夜的不睡覺幹嘛呢?」

江嬌嬌趕緊過去,一眼就看到了被顧奚言抱在懷裡的人。

「言言。」楚南低聲喊道,抬眸看向顧奚言的眸光中滿是依賴和信任,他有些不安的把臉埋在了顧奚言懷中。

顧奚言看向江嬌嬌,目光變得森冷而危險。

「管好你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