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到骨子裡的這個人,才是最真實的她。

楚南苦笑了一下,眼底帶着無人能看懂的苦澀。

「這是換你回來的代價,用命換。」

這話楚南當然沒有說出口,他只是平靜的解釋了一句。

「從小就是這個樣子,我習慣了。」

顧奚言看到了那種毫不在意的麻木,和她何其相似。

「醒了就去吃東西。」顧奚言結束了剛剛的問題。

楚南聽出顧奚言語氣中的變化,原本蒙了塵的眸子瞬間亮了起來,「你喂我。」

「不可能。」顧奚言直接拒絕。

楚南轉身留了個後腦勺給顧奚言,聲音里能夠聽出怒氣,「那我不吃了,餓死我算了,反正你都不在意。」

「呵。」顧奚言紅眸加深幾分,危險一閃而過。

「睡完了人就始亂終棄,個根本就不管別人的死活。」楚南低聲嘀咕着。

顧奚言嘴角抽了抽,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虛,「我喂你。」

「哼!」楚南傲嬌的哼了哼,還是轉過身,笑得眉眼彎彎。

顧奚言從廚房拿了一小碗粥,餵給男人,剛喂第一勺,就看男人皺了皺眉。

「燙。」

「事多。」顧奚言抱怨了一句,隨後把粥吹溫了才送到男人的嘴邊。

楚南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粥,眼神卻落在顧奚言的身上,炙熱、瘋狂、掠奪最後都化作了溫柔與剋制。

不能露出本來的樣子,一定要隱藏好。

「大小姐。」許寒辰敲門之後走了進來,本來他在締盟中處理事務,卻接到了大小姐的命令,此刻是來複命的。

楚南抬頭看向許寒辰,極度不滿被打擾,狠戾的眼神帶着殘忍。

「許少爺,你們許家在京城也算是有頭有臉,怎麼連最基本的禮貌都沒有嗎,不經允許隨意進出別人的房間。」

許寒辰氣息微冷,身上帶着久居高位的威壓,「你是誰?」

「楚南。」他即使病弱的坐在床上,也半點不遜色,氣勢反而更強,半晌,他又補充了一句,「顧奚言的男人,唯一的!」

「大小姐,你怎麼看上個病秧子?!」許寒辰沒忍住驚呼出聲。

顧奚言沒說話,饒有興緻的看着楚南,期待着他的反應,卻看男人的氣勢弱了下去。

「許哥哥比我年長一些,我以為會更加寬容豁達。」楚南聲音一頓,「沒想到也嫌棄我這病弱的身子骨,也對,我這個樣子誰能不嫌棄呢。」

說著,楚南垂下頭,長長的睫毛遮住了眼裡的情緒,偏瘦的身子被濃濃的落寞包裹着,彷彿被世界拋棄了。

許寒辰心頭有上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看看這說的是人話嗎?

什麼叫年長,他這比這貨大幾個月,怎麼說的像是他七老八十了。

還許哥哥,誰是你哥哥,他的隔夜飯都要吐出來了。

許寒辰氣的臉色青紫,剛想說話,就聽到顧奚言的聲音。

「我不嫌棄。」顧奚言伸手揉了揉楚南的頭,柔軟的毛髮,讓她舒服的眯了眯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