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病嬌女王:你家的小嬌夫又茶又奶 第1章_安幽小說
◈ 第8章

第1章

看到顧奚言,顧震國就火冒三丈,直接罵了起來。

「你真是個孽種,剛剛回來就給家裡惹禍,早知道你這樣,你出生的時候,就應該掐死你。」

「那還真是讓顧先生失望了呢。」顧奚言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顧震國緊繃著一張臉,「你既然殺了人,那麼就接受應有的懲罰,顧家也保不住你。」

「誰告訴你,我殺人了?」顧奚言走到顧震國的對面,悠閑的坐在了椅子上,長腿伸直,身子微微向後仰。

顧震國滿臉不耐煩,「瑤瑤親眼看到你殺了霍澤,她是你的妹妹,難道還能冤枉了你,之前你差點殺了你妹妹,幾年過去,你還這樣不知悔改。」

「哦。」顧奚言一點也不意外,「她說我在第五人民醫院殺了人?」

「你趕緊自首,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陪你浪費。」顧震國冷冷催促,一點都沒有作為父親該有的親情。

顧奚言修長的手指在桌面上輕敲,她放緩了聲音。

「第五人民醫院可是我的噩夢啊,在那裡我被當成是活體血庫,時時刻刻為我的妹妹奉上我的鮮血。」

「這是你該做的。」顧震國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

「我是說我為什麼會去那種對我來說是深淵的地方。」顧奚言有條不紊的開口道。

「哼。」顧震國冷哼了一聲,充滿鄙夷的開口,「誰不知道你不知羞恥纏着自己妹妹的未婚夫,這次恐怕也是賊心不死。」

楚南一直安靜的站在顧奚言的身後,聽到這裡,他再也忍不下去。

瞬間,他來到了顧震國的面前,強大的氣勢在他的身上肆虐,一雙眼睛充滿着陰冷和殘忍。

「要不,我也幫你體會一下鮮血在身體里一點點被放乾的感覺怎麼樣?」

話落瞬間,楚南直接動手了,一隻手緊緊的掐住了顧震國的脖子,另一隻手不知何時多了一個尖銳的鐵片,緊緊抵着顧震國的脖子。

楚南的手在不斷的用力,鮮紅的顏色越發的濃厚。

「楚小少爺!」

警局眾人趕緊朝着楚南沖了過來。

楚南淡淡回眸,那些人的腳下像是生了根,再也無法移動。

那一眼,不知怎麼形容,卻足以讓人肝膽俱裂,那不是一個人類該擁有的眼神。

「顧震國。」楚南聲音冷冷的,聽不出情緒,「按照這個速度,把你全身的血放干需要三十三個小時二十七分十六秒。」

「楚南,你敢!」顧震國強大的氣息也散發了出來,畢竟身居高位多年,那氣勢也是不容小覷的。

楚南笑了笑,無所畏懼,「你可以試試,不得不說,我還是很享受接下來看着你一點點死亡的時間的。」

「夠了。」一直端坐在椅子上,無動於衷的少女,終究開口了。

楚南手上的動作僵了一下,仍然沒有放開顧震國,「不夠。」

顧奚言走到楚南的面前,拉了拉他的袖子,「我說夠了。」

「不夠。」楚南還是那句話,態度決絕而強硬,轉頭看向顧奚言時,眼睛卻紅了一圈,「沒有人可以傷害言言。」

顧奚言心頭划過了一抹異樣的情緒,有些酸澀有些暖,卻讓她覺得陌生。

顧奚言伸手拉開了楚南,拿出手帕,一點點的擦拭着楚南手指上的血跡。

她一向喜歡鮮血,此刻卻莫名的覺得這鮮紅的顏色十分的刺眼,等到楚南手上的血跡完全被擦乾淨,她才抬頭。

「別髒了你的手。」

一句話,讓楚南收斂了身上所有的戾氣,乖乖的站在了顧奚言的身邊。

「顧先生,單憑你的三言兩語就說我殺人了,太過武斷了吧,說話做事可是要講求證據的不是嗎?」

顧奚言一手拉着拉着楚南,一隻手支撐着下巴。

顧震國擦着脖子上的血,看人的眼神恨不得把人撕了,「那你又有什麼證據證明不是你?」

「我為什麼要證明?」

警察清了清嗓子,「顧小姐,請問案發的時候,你是否在第五人民醫院?」

「在。」顧奚言沒有否認。

警察朝着楚南看了一眼,看到人沒什麼反應,才繼續問道,「當時你和誰在一起,又有誰可以證明你沒有殺人?」

「顧瑤還有霍澤。」顧奚言回答誠實的不行,「沒有人可以證明。」

警察沉默了半晌,「既然這樣,那麼我們有權利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對你進行暫時扣押。」

「殺人的是顧瑤。」顧奚言開口道。

她之所以留着顧瑤,就是為了這個目的,第五人民醫院出現這麼大的事情,根本無法掩蓋,所以後果必須有人承擔。

「不可能!」顧震國猛然從椅子上站起來,聲音提高了八度。

顧奚言看都沒看顧震國,「我有證據。」

說著,顧奚言拉過了警方的電腦,手指在鍵盤上紛飛,快的讓人看不清。

調出想要的東西,顧奚言把電腦推給了警方,「監控完完整整的記錄了當天發生的所有事情。」

顧奚言吩咐許寒辰去做的事情,就是製造顧瑤的犯罪證據。

當時她會治好顧瑤的臉,也是因為這點,臉要清清楚楚的展現在眾人的眼前才好認罪的。

「你們也可以去現場採取指紋,我記得她拿了消防栓把人砸爛了。」顧奚言不緊不慢的補充了一句。

警方立刻採取了行動,果然找到了顧瑤的指紋。

「現在可以洗脫我的罪名了嗎?」顧奚言歪了歪腦袋,笑得分外的無辜。

警方點了點頭,「謝謝顧小姐配合案件的調查,現在沒事了,您可以離開了。」

「不急。」顧奚言擺了擺手,「我還想和顧瑤說幾句話。」

沒多大一會兒,顧瑤就被帶到了警局,她發了瘋一樣朝着顧奚言沖了過來,「分明是你,分明是你殺了人,我親眼看到的,你把他們都殺了。」

顧奚言輕輕扶住顧瑤的肩膀,貼近她的耳朵,「是啊,人都是我殺的。」

「她承認了!!!」顧瑤大聲喊道,像是瘋了一樣。

下一秒,顧奚言又在她耳邊落下輕飄飄的一句話,「不過這罪名得你來擔著,要不是你想對付我,那些人就不會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