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第一章(2)

人的,正妻之位也是別人的,連兒子是替別人養的。

二十年苦心經營,一夜之間拱手送人。

終了一生不過是為他人做嫁衣。

她不甘啊!

「雲婉,雲婉?你怎麼了?」

武定侯夫人衛氏,憂心忡忡地問。

藺雲婉臉色蒼白,微捂心口,稍稍緩解了那錐心之疼,她說:「婆母,我沒事。」

陸老夫人說:「雲婉,既然你已經看好了慶哥兒那孩子,那就他了吧。等世子一回來,我就讓府里開宗祠——」

藺雲婉打斷了她,指了另一個孩子道:「我覺得這個孩子也不錯。」

站在最右側的一個少年郎陸長弓,發色如墨,看得出來也是個秀氣俊俏的少年。低着頭,始終規規矩矩,沒有抬眼看一次人。

陸老夫人看過去,也是一驚,細看之下,還真是個極出挑的孩子,都把她親孫子給比了下去!

她還真不好說什麼,只能僵硬地堅持道:「我看還是慶哥兒好,頗有些爭流小時候的影子,很合我眼緣。」

本就是陸爭流親生的孩子,能不像他嗎!

藺雲婉鎮定地說:「承祧嫡房,旁的不要緊,孩子品性第一。」

陸老夫人和衛氏同時點頭,都很贊同。像他們這樣的人家,不怕養個庸才,就怕養個紈絝出來禍害祖宗。

藺雲婉繼續說:「兩個孩子都七歲上下,若已經被教壞了心思恐怕不好教養,最好是白紙一張。」便轉眸看向他們問道:「你們可曾上過學,讀過什麼書?」

陸長弓雖是陸家宗族裡的孩子,卻是遠房一支,早沒落得厲害,父親養活他便是費勁,更沒有餘錢供他讀書。

他羞赧地搖頭:「回夫人,沒有讀過書。」

輪到慶哥兒,陸老夫人心頭一緊,她的小重孫怎麼可能不讀書識字呢!

卻聽慶哥兒聲音嘹亮地說:「回夫人,我也沒讀過書。」

陸老夫人悄然鬆了口氣,不愧是她親重孫,還真是機靈。

藺雲婉卻忽然挑了挑眉,吩咐身側的大丫鬟:「萍葉,去看看他們兩人的右手中指。」

「是,夫人。」

萍葉先是抓着陸長弓的手,兩隻手都沒有長繭,只是掌心上有些亂紋罷了。

她又抓着慶哥兒的右手,將他右手的中指伸到眾人面前,已經開蒙三年的孩子,連字都會寫了,中指上有薄薄的繭子。那是讀書人才有的痕迹。

萍葉驚訝道:「夫人,他念過書!還會寫字!」

陸老夫人神色一變,差點脫口而出些什麼。

藺雲婉看過去,堅定道:「老夫人,這孩子不誠實。不配當陸家的孩子。」

「這……」

陸老夫人勉力一笑:「我瞧倒是個機靈孩子,調教調教就是了。」

藺雲婉卻不買賬,臉色頗有些冷沉。

衛氏眉頭一皺,也幫腔:「老夫人,這孩子才七歲,心眼子太……」

陸老夫人狠狠瞪了她一眼。

你知道什麼!蠢貨!

就是怕衛氏嘴裏守不住秘密,才沒敢在事成之前告訴她真相,竟還幫起外人來了。

衛氏雖不知緣故,還是老老實實閉上嘴,不參與爭執。

她一向是個沒主心骨的人,老夫人和兒媳婦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武定侯府的血脈不可能流落在外。

陸老夫人不容反駁地說:「兩個孩子我都喜歡。既然雲婉你中意長弓多一些,姑且費些心,日後兩個孩子一起過繼了吧!」

「好。」

藺雲婉居然答應得很乾脆。

慶哥兒抬起眼,黑溜溜的眼睛,好奇地看着藺雲婉。

這以後就是他的嫡母了,他爹說過:「只有認了這個嫡母,咱們一家三口才能堂堂正正地在一起。 」

他都牢牢記在了心裏。

藺雲婉冷淡的目光挪到那張稚嫩的臉上,嘴角甚至有一絲暢快的笑意。

這孩子她當然要養。

不過這一次,她再也不會逼他勤學苦讀,也不會送走他心愛的輕浮丫頭。

他不需要謹慎交友,不需要因為體弱而忌口。

從今以後,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