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寵妾滅妻?這侯門主母我不當了!藺雲婉齊令珩試讀新章版 第3章_安幽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第二章

「那慶哥兒不過是有幾分像世子罷了,品性一看就不端,老夫人真不該選他,如今多了這樣一個孩子,夫人以後可得不省心了——夫人,您怎麼知道慶哥兒右手因為寫字長了繭?」

她當然知道!

慶哥兒在鄉野長大,雖然跟着先生讀過書,學過寫字,開蒙時的根基卻打得虛浮。

等到科舉下場的時候,科考成績怎麼拿得出手?

她怕這孩子走不上文官之路。

他一進門,她便日日盯着守着,從寫字開始親自糾正,莫說他右手中指上的繭,便是他如何握筆、起筆,她都一清二楚。

這件事,竟然也成為了他恨她的緣由之一。

可笑的是,他卻從來不提,是誰夜以繼日陪着他,寒窗苦讀十年考上功名。

藺雲婉垂眸,淡淡地道:「我並不知道,只是隨口一試罷了。」

「這樣啊……夫人還是英明呢!」

萍葉得意地笑了笑。

藺雲婉坐在銅鏡前打量自己。

前世她病入膏肓,形容枯槁,早就看不出半點顏色,她都快忘了自己長什麼模樣。

現在的她,和前世臨死前的她相比,果真是天壤之別。

萍葉走過來,開心地說:「夫人的美貌在閨中時候就出了名,到侯府來的這七年一點都沒消減,夫人別擔心,等世子回到侯府,不出半年就……」

藺雲婉不禁笑了:「就怎麼樣?」

她還記得當年新婚那晚,陸爭流和她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娶你非我本意」,之後便是七年的冷落。

這才寒了她的心,斷絕了她婚後夫妻恩愛、共育子嗣的希望。

要不然她前世也不會年紀輕輕就答應過繼別人的兒子。

萍葉撿起象牙梳子,接不上話。

「替我除了釵環,我想睡一會兒。」

藺雲婉十分雲淡風輕。

萍葉道:「夫人您又困了嗎?」

夫人一嫁入武定侯府就開始逐步掌家,雖有老夫人在後面把持大局,但大小瑣事,下面的管事媽媽們,全都是先來回了她。這會兒正該要見下人的時候,夫人七年無一日遲到早退。

這幾日卻稀奇,常常回了垂絲堂就想睡覺。

卻見藺雲婉很睏倦的模樣,心裏很是心疼,便服侍着她歇息去了。

藺雲婉閉眸躺在床上,緩緩入睡。

前一世掌家的二十年,她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臨終前的一段時間,也因病整夜整夜的睡不着,重活過來,很想好好休息休息。

休息了一些天,藺雲婉忽然病倒了。

不過她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這回只是小病,不像上輩子病重的時候,隨時都感覺要死了。

「夫人,該吃藥了。」

丫鬟桃葉送了葯進來,還端着一碗蜜餞放在床邊。

藺雲婉從床上坐起來,臉色有些蒼白。

「萍葉去哪裡了?怎麼都半天沒見她了?」

桃葉支支吾吾,低聲說:「夫人,您先吃藥吧。」

「你們有什麼事瞞着我?」

藺雲婉吃着葯,很快就想到了。

她閉了閉眼,冷笑着說:「世子回來了?」

前一世就是這個時候,陸家見七年前的風波已經過去,想了辦法讓陸爭流受召回京。

桃葉道:「……是,世子回來了。」

提起丈夫,藺雲婉臉色冷淡:「他回來萍葉怎麼就不見了?」

桃葉眼圈一紅,說:「她去教訓一些多嘴的小蹄子了。」

藺雲婉頓時明白過來:「世子回來有幾天了吧。」

可是卻不過來探望她這個生病的正妻,但凡長了腦子的人都知道他是有意冷落。

內宅里的婆子丫頭們,更是多心,流言蜚語早就傳遍了。

萍葉聽不得那些話,一早上出去,發了好幾次火,把多嘴的僕婦們都教訓了一頓。

「夫人,您別傷心,養好身子再說。世子他……他早晚會來的。」

桃葉抽泣着勸。

藺雲婉吃了葯,臉色平靜地睡了。

她要是再為這種事情傷心,那真是太傻了!

陸老夫人住在與壽堂。

「祖母。」

陸爭流剛從外面回來,這幾天早換下了戎裝,穿着京城裡的貴族公子們穿的綾羅綢緞,身上早已褪去勛爵子弟的習氣,多了幾分軍中將士的冷肅。

腳下一雙如意雲紋的黑靴子,倒是和身上的綢緞不太搭配。

陸老夫人幾年沒見孫子,這幾日也是匆忙見了面,祖孫倆不曾好好地說過話。

她先是親切地笑問:「去拜見過族中叔伯和其他親戚了?」

「已經都拜見過了。」

想到藺雲婉那裡,孫子還沒去過,陸老夫人立刻皺了眉頭,卻也是半嗔的語氣,並沒有真正地責怪他:「雲婉在你回來之前,她累病了,你知不知道?」

陸爭流漫不經心地說:「聽底下的人說過了。」

「你都聽到下人議論,怎麼不去看看她?」

他放下茶杯,態度十分冷淡:「祖母,我早和您說過不想娶她,您和祖父還是執意讓她嫁過了來。」

「那這就是她自找的。」

「我犯不着去關心她的身體和臉面。」

陸老夫人一愣。

他這哪裡像是在說自己的妻子。

不知道的,還以為在他的說仇人!

她嘆氣道:「我知道你不高興我和你祖父逼你娶妻之事,當年要不是侯府大禍臨頭……」

見孫子沒有聽下去的耐心,陸老夫人只好改口道:「你聽我說,雲婉實在是個很好的孩子,你……」

陸爭流勾了勾唇角,打斷她:「您當然覺得她好了。」

「她剛嫁進來,就和您跟祖父一起處處規勸管束我。我哪裡是娶了個妻子,倒像是娶了個長輩。」

「我話稍微說重些,又像是我如何欺了她一樣,看着就讓人心煩。」

「這種女子……」

雖然容貌美麗,可實在是寡淡無趣。

沒有什麼意思。

況且他早就有了心上人,現在找回了他們母子,他心裏哪兒還裝得下別人?

陸老夫人皺眉告訴他:「那都是幾年前的事情了,你去邊關這幾年變了不少,雲婉現在也和以前不一樣了。」

才五年而已,她能有多不一樣?

陸爭流哂笑着,並沒有把藺雲婉放在心上。

兒子過繼上族譜的事情,還沒有操辦完。

他起來行大禮:「謝祖母為我接了慶哥兒回府。」

說到子嗣的事情,陸老夫人扶起他,無奈嘆氣:「陸家的血脈,斷沒有外流的道理。」

只不過孫子先斬後奏,讓她不得不幫着瞞天過海記在藺雲婉名下,這事實在做的不得體。

陸爭流卻不肯起來,低着頭道:「……祖母,其實孫兒還有一事相求。」

「什麼事?」

陸老夫人心裏直覺不好。

「孫兒想將慶哥兒他娘也一起接回府里。」

陸老夫人臉色大變,當即道:「不行!陸家絕對不允許無媒苟合的下賤女子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