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2)

女眷是怎麼和夫婿過不下去了?」

藺雲婉卻不好答。

若不是前世落得那個結局,她一輩子都穩坐武定侯府世子夫人的地位,在旁人眼裡,只不過是得不到夫君的真心、沒有自己的孩子而已,哪就至於提出和離?

她又怕老師起憂心,笑笑道:「許是婦人的牢騷而已,未必就會鬧到和離的地步。」

郭娘子心裏明白,藺雲婉特地來上門打聽,事情肯定不是「婦人牢騷」那麼簡單。

只不過藺雲婉已是侯府宗婦,有她的難處,不詳細說也無妨。

郭娘子還是說了幾句推心置腹的話:「女子求生不易,像我畢生不嫁,也是因為我父母早亡,沒有兄弟手足,和族親關係也很疏遠,沒人管得了我罷了。況我生性要強,還有幾分養活自己的本事,求不着人,礙不着人。

「說句大逆的話,天底下又有幾個女子像我這般『幸運』?

「尋常女子既嫁了,若不是實在過不下去,且把心思放在從丈夫身上挪一挪,好好過自己的日子,養孩子、持家,怎麼都能過。」

藺雲婉微微低頭:「老師說的是。」

二人又聊了些閑話,藺雲婉很關心郭娘子的身體和近況。

郭娘子心裏覺得暖,笑容也溫柔:「我的身子也還是那樣,天晴時好些,天陰時壞些——平日里倒也沒什麼可忙,無非是書、香兩件事。」

說著,看了看小桌上的獸紋青銅香爐,裏面升起裊裊一段細煙,柔白如霧。

「還是老山檀。」

藺雲婉聞得出來,這是老師平常愛用的香。

郭娘子含笑點頭。

藺雲婉忽然凝視着郭娘子問:「佛道一類,老師您近來可有涉獵?」

「沒有。」郭娘子覺得十分奇怪,「你知道的,我不信神佛這些事,連求神拜佛打醮都少。」

藺雲婉若有所思,那就有些奇怪了,老師前世……

「娘子,有貴客至。」

郭娘子的丫鬟突然進來通稟。

丫鬟都是身邊的老人了,藺雲婉就算是郭娘子跟前的貴客,這會兒來的客人比藺雲婉還要尊貴,郭娘子心裏有數了。

藺雲婉很自覺地起身道:「老師,學生叨擾已久,也該告辭了。」

郭娘子殷切地握着她的手,說:「我一個老婆子也沒什麼事,常常在家,你得空再來。」

藺雲婉笑着說好,像是順口一提:「對了,學生還想向老師求一本字帖,我幼時您用來教我的《竹枝帖》。」

郭娘子一口答應下來,讓人去找來借給藺雲婉,一時覺得有些不對勁,也是隨口一問:「這帖子是給開蒙的孩子用的,我記得侯府里沒有要開蒙的孩子吧?」

丫鬟拿了帖子遞給藺雲婉,她難以承受長輩的慈愛,收下之後,羞愧地低着頭說:「陸家過繼了孩子到我名下,是給他用的。」

藺雲婉福了身子便走了。

郭娘子滿眼愕然,她不過才二十多的年紀,何至於過繼孩子到膝下?

難道說,武定侯里要和離的女子,就是藺雲婉自己?

「先生這是怎麼了?」

一道疏離微冷的聲音傳來,郭娘子回過神,向年輕矜貴的男子行禮:「桓王殿下。」

郭娘子的貴客正是當今最受寵的桓王,也是皇后唯一的嫡齣兒子,齊令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