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寵妾滅妻?這侯門主母我不當了!藺雲婉齊令珩試讀新章版 第8章_安幽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第七章

回了武定侯府,藺雲婉沒有急着理事,而是拿出字帖,在窗前臨摹。

一寫就是三天。

萍葉進來幫她研墨,輕聲問道:「夫人,您都好久沒有像這樣練過字了,您這幾日一直在臨摹《竹枝帖》,是不是想親自教兩位少爺寫字?」

要是前一世,藺雲婉還真是這麼想的。

可她沒忘記,當她主動提出這個主意的時候,他們居然懷疑她是捨不得花銀子為慶哥兒請老師!

並非她誇大其詞,從前她的字在內閣大臣面前都拿得出手。

不過陸家侯爵之家,根本不懂得這些。

後來慶哥兒短短一個月,寫字的功底突飛猛進,陸家的人才信了她是真心的。

「不是。」

藺雲婉聲音淡淡的。

她斷不可能再教慶哥兒了。

萍葉鬆了一口氣,狠狠出了一口惡氣似的,道:「慶少爺到現在都一直在老夫人那邊住着,沒來給您正兒八經請過安,品行也不端正,夫人不教他才好。」

但是,陸長弓是無辜的。

萍葉很同情地說:「若是能只教長弓少爺倒還好些,不論您有沒有空見不見他,他每天都過來請安,可見是個孝順懂事的。」

又嘆氣道:「府里肯定一視同仁,您怎麼可能只教一位少爺呢?」

藺雲婉只是說:「這字帖就是為長弓準備的,他用得上的。」

抄完了一篇賦,她停下筆低頭審視自己現在寫的字……前世一心打理武定侯府,竟把父親和老師教的本事都忘了。

要是父親看到她現在的字跡,只怕氣得鬍子都要吹起來。

真是生疏太多了!

可她前世生命的終點,卻只有這些本事才真正屬於她,誰也拿不走。

寫到日落西山,與壽堂里派人過來傳話:「夫人,世子接了表姑娘回來,老夫人請您過去。」

慶哥兒的生母葛寶兒,終於到陸家了!

藺雲婉放下筆,揉了揉泛酸的手腕,勾了勾唇角:「知道了。」

萍葉服侍主子換了一身衣裳。

心裏其實憤憤不平,悄悄嘟噥着:「什麼表小姐,還敢耽誤了夫人回門的事情,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藺雲婉去得遲了,與壽堂里已經相談甚歡。

葛寶兒竟然坐在了老夫人身邊,衛氏也在旁邊和顏悅色,陸爭流就更不用說,他雖然沒有參與女眷的談論,臉色卻比平常溫和愉悅多了。

「老夫人,大奶奶來了。」

裏面說話聲戛然而止,葛寶兒連忙站起來,過來向藺雲婉行禮。

在外人眼裡,她是從陸老夫人老家的鎮子上過來遠房親戚,衣着打扮自然樸素清新,倩碧色的褙子下身材纖細,鬢邊簪了兩朵素白的小花,雖戴了白色面紗遮住了半張臉,可眨眼的時候,一雙水潤的杏眼,十分靈動。

出身鄉野,卻有清水出芙蓉之姿,性格看着也本分乖巧。

這樣的女子,怎麼會不討喜呢?

莫說是陸老夫人和衛氏,就連藺雲婉前世也被騙了過去!

「寶兒,這是你大嫂子云婉。」

陸老夫人牽着葛寶兒到藺雲婉跟前。

「寶兒見過大嫂。」

葛寶兒行了禮,忍不住抬起頭打量了藺雲婉一眼,忽然就怔住。

看得出來,藺雲婉來見她根本就沒有刻意打扮過,素凈莊重的一身衣裙,華貴卻從細微之處透出來,如玉肌膚吹彈可破,烏髮如墨如綢緞。

渾身上下,處處都是當家主母的氣度,尤其那雙眼睛,穠麗有威儀,真是攝人心魄!

藺雲婉也稱呼了她一聲:「葛表妹。」

葛寶兒心情複雜地低下頭去。

陸爭流明明說過,是陸家人逼着他娶的藺雲婉,因為藺雲婉出身好,管家管得好,陸家才離不得這個主母。

她理所當然地以為,藺雲婉應該貌若無鹽,只是很懂得管家理事而已,她怎麼會長得這般好看。

見葛寶兒出神,藺雲婉忽然犀利發問:「表妹怎麼戴着面紗?」

衛氏仍舊不知情,也跟着說:「快要入夏了,寶兒姑娘也不怕悶不過?」

葛寶兒心裏一慌。

當然是為了不讓人起疑心。

慶哥兒雖然長得像陸爭流多一些,嘴唇卻更像她。

她初來乍到,本就有些膽怯,雖然提前想好了緣故,心裏十分忐忑,不敢坦蕩地回答。

「她臉上起了疹子,恐怕要一段日子才能好。雲婉,這點小事你就別操心她的了。」

陸老夫人精明,很快就主動出面替葛寶兒解圍。

藺雲婉好像真的沒疑心,很客氣地說:「葛表妹是客人,遠道而來,我來遲本就怠慢了。關心她也是應該的。」

陸老夫人緊跟着打趣着:「既知道怠慢,那你還不快拿兩匹尺頭給你表妹做衣服穿。」

「老夫人說的是,孫媳婦記下了。」

一時間,小廳里的氛圍竟然是十分和諧。

葛寶兒都暗暗鬆了口氣。

「不過……」藺雲婉看着葛寶兒的繡花鞋,說:「葛表妹好像和世子一樣,都喜歡如意雲紋的料子。不巧,偏這種花樣的尺頭,我那裡沒有。」

眾人隨着她的話,先去看葛寶兒的鞋,又去看陸爭流的鞋。

葛寶兒想收起腳來,卻來不及了!

不止是一模一樣的花紋,細細看去,好像都是同一個人綉出來的。

衛氏根本沒察覺出不妥,還笑着說:「真是巧了!」

說完覺得有些怪怪的,一個姑娘家和她兒子用一樣的花紋……這個葛寶兒,難道是故意的!還真以為她是個乖的呢。衛氏對葛寶兒的印象急轉直下。

陸老夫人臉色一變,陸爭流也跟着心裏一悚。

真是的,那麼多鞋子不穿,偏要穿這樣的?

葛寶兒知道自己壞了事,嚇得臉色蒼白,下意識看向了陸爭流,但他根本沒敢看她。

她很有種孤立無援的感覺。

「你那裡沒有這種料子,就算了。我這裡還有很多沉香色的料子,雖然老氣了些,但是她只在我這院子里穿也足夠了。」

陸老夫人說這話時,完全沒有剛才的熱情態度。

本來是為了幫孫子把戲做全,葛寶兒看着又真的像是個老實聽話的,沒想到居然是個綿里藏針的玩意兒。

也不用別人出手,這種東西她自己就容不下。

「是。」

藺雲婉和順地應了一聲。

「不早了,都散了吧。」

陸老夫人有些疲倦地把人打發了,還單獨和藺雲婉說了一聲:「明早你過來一趟,兩個孩子進府有段日子,也該正經讀些書了,一起商量個章程出來。」

態度和語氣不知道比剛才慈和了多少。

「好。孫媳婦告退。」

退出去後,她隱隱約約聽到裏面傳來葛寶兒的哭聲。

藺雲婉冷冷一笑。

能待在她眼皮子底下二十年,只等她死了就來佔了當家主母的位置。

這種人怎麼會沒有野心呢?

而野心這種東西,和咳嗽一樣最難藏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