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寵妾滅妻?這侯門主母我不當了!藺雲婉齊令珩試讀新章版 第9章_安幽小說
◈ 第8章

第9章

第八章

「祖母,這如意雲紋靴子,是孫子在外面成衣鋪子買的,不是寶兒給我做的。」

陸爭流怕葛寶兒受到訓斥,很有心地解釋了一番。

葛寶兒也抹了眼淚,細聲地說:「老夫人,妾身急着來見慶哥兒,隨便擇了一雙鞋,不曾想和世子的……」

陸老夫人沉着臉,都懶得搭理一個鄉野女子。

她的心腹嚴媽媽出來呵斥:「老夫人和世子說話,你插什麼嘴。」

葛寶兒臉色更加蒼白,眼睛一熱,淚水要落不落,真叫個楚楚可憐。

陸爭流想到這些年對她的虧欠,心裏一疼。

但是祖母發了那麼大一通火,他也不敢火上澆油,只好攬着葛寶兒的肩,溫聲哄着:「你先去重新梳妝。」

他央求嚴媽媽:「勞煩您了。」

見陸老夫人輕微地點了點頭,嚴媽媽才冷眼掃了葛寶兒一眼,冷冷道:「『表姑娘』請跟奴婢來吧。」

葛寶兒委委屈屈地跟上去了。

人一走,陸老夫人就嘆了口氣。

「你說她是個老實的,我信了你。你要我幫着你撒這彌天大謊,我也幫了。你自己看看她乾的事。」

陸爭流張口還想說些什麼。

陸老夫人打斷他:「你不要拿『她不是有心的』這種話來搪塞我,她要是連這點謹慎都沒有,往後真要住進來,家裡只怕要被她攪得天翻地覆。」

陸爭流低着頭,道:「祖母,慶哥兒聽說他娘回來的樣子,您也看到了。」

慶哥兒高興得幾乎掩飾不住。

陸老夫人都沒敢讓他過來見葛寶兒,而是把人留在了前院。

「要不是慶哥兒,她休想進陸家的門!」

陸老夫人又說:「這樣,既然是到我身邊來『盡孝』的,就讓她住在與壽堂。他們母子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眼皮子底下,你也好安心應對朝廷上的事。」

「一個家族不是光有子嗣就行了,你要支撐不起陸家,養大了慶哥兒也不過是留給他一個爛攤子罷了。」

「祖母教訓的是。」

陸老夫人也和陸爭流說:「明早過來一起商議孩子讀書的事。你是慶哥兒的親生父親,他的事你要多上心,不論大小,都和雲婉多商量,她出身清流名門,比咱們都懂一些。」

陸爭流哪兒看不出來,祖母其實是為了撮合他跟藺雲婉。

但祖母說的也有道理。

「孫兒明白。」

陸爭流退出去之後,嚴媽媽進來了,和陸老夫人說:「世子去見她了。」

陸老夫人冷哼了一聲,道:「頭一天就算了,往後你盯嚴些。她不想做妾,還妄想當主母,且看她受不受得了這個苦。」

「異想天開就要付出天大的代價。」

「老奴省得。」

葛寶兒已經重新梳了妝,換了身新衣裙,取下了面紗。

嚴媽媽把她安排在一間廂房裡,廂房連着與壽堂的小佛堂。陸爭流從佛堂後門進去,在佛堂里和她見了面。

「阿正哥,我真不是故意的……」

葛寶兒撲在陸爭流懷裡哭了起來,還叫起了以前在陸氏老家澧陽時,陸爭流告訴她的「乳名」。

陸爭流並沒有怪她。

但他也不是個會安慰人的,就這麼無聲地抱着她。

葛寶兒哭夠了,才從他懷裡起來,小心翼翼打探:「阿正哥,老夫人是不是生我的氣了?」

陸老夫人是陸爭流最敬重的長輩,也是現在陸家內宅唯一能護着慶哥兒的人,她一點都不想得罪她老人家。

陸爭流道:「老夫人讓你以後就住在與壽堂。」

果然還是惹到了老夫人。

葛寶兒一愣,紅着臉道:「阿正哥,明明說進府之前好說好了……」

讓她住在武定侯府西南角門邊的院子里,院子連接着角門,就跟獨立的小院子似的,陸爭流日常從角門進出,十分方便。

現在和老夫人住一起,隔壁就是佛堂,還讓她穿什麼沉香色的衣服!

她還年輕,怎麼受得了青燈古佛、不弄脂粉的日子。

陸爭流卻道:「正好你可以趁機多陪陪老夫人,時間長了,她就知道你的本性了。」

葛寶兒思索了片刻。

老夫人要是喜歡上她,也會對慶哥兒更好吧?

為了兒子,也只能這樣了。

她暗暗下決心,以後要好好侍奉老夫人。

「阿正哥,那我什麼時候可以見慶哥兒?」

提起兒子,葛寶兒眼睛都在放光。

「再等幾日,府里人不盯着你了,你再和他好好見一面。」

葛寶兒剛點了點頭,就聽陸爭流繼續說:「我也要過段日子才能再來見你。」

她頓時咬住了嘴唇,清潤的杏眼裡,明顯多了幾分委屈。

過段日子,是過多久?是要把她忘在這裡嗎?

「阿正哥,我不如不跟你回來。我靠自己也能尋找親生父母,也養得活慶哥兒……」

葛寶兒哭得十分傷心。

陸爭流不由分說捏着她下巴,沉聲說:「我找了你和兒子整整七年,我不可能讓你們再離開我。」

低頭封住了她的唇。

葛寶兒剛開始還掙扎了一下,漸漸就不掙了,和他吻得分不開。

她心裏到底還是放不下他。

「早點歇息,別胡思亂想了。」

陸爭流走後,葛寶兒心裏甜如蜜。

澧陽是她養父的老家,也是陸氏一族的老宅,陸爭流小時候常常回澧陽陸家莊子上玩耍。他們十幾年前就在澧陽相識,稱一句青梅竹馬毫不過分。

藺雲婉雖然出身好,又怎麼比得上呢。

「好柔軟的料子……」

葛寶兒摸着身上的綢緞,用指腹捻來捻去,雖不是大紅大紫的顏色,可就算是澧陽鎮上最有錢的人家,也買不起這樣的衣裙。

她的眼裡逐漸漫出笑意。

次日清晨。

藺雲婉和陸爭流同時到與壽堂來,陸長弓和慶哥兒都跟在後面。

下人先進去向老夫人稟報,說:「世子和世子夫人,帶着兩位少爺來了。」

「兩位少爺?」

葛寶兒端着一碗粥,驚訝地出聲。

她天不亮就起來去廚房,給老夫人親自做早膳。

這是她最擅長的事。

所幸味道不錯,老夫人就沒拒絕,留她在梢間里幫忙布菜。

陸老夫人冷冷瞥了葛寶兒一眼,說:「你下去吧。」

葛寶兒低下頭,放下了碗。

剛出去,就碰到陸長弓進來,聽到丫鬟居然喊他「大少爺」。

葛寶兒心裏一緊,她的兒子不僅不是唯一的嫡子,而且嫡長子的身份居然還給了別的孩子!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