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林小姐,恭喜您,懷孕了,十二周。」

醫生的話猶然在耳。

林柒失魂落魄地從醫院回到家,望着那張孕檢單,心不在焉地將報告收了起來。

客廳里,桌上,擺着一份離婚協議書,還差一份她的簽名。

與霍霆崬結婚兩年,這個名義上的丈夫,她從未見過一面。

與他結婚,不過是遵照家族要求罷了。

他是霍家長子,名利場上呼風喚雨、權掌八方的人物,一場車禍,他昏迷在床,成了不折不扣的活死人。

醫生斷言,霍家公子,十有八九,凶多吉少了。

霍家需要一個乖巧聽話的兒媳,霍老夫人一心盼着霍霆崬能有個後,好繼承霍家大業。

只是,任憑霍家是豪門貴胄,誰家千金小姐,願意嫁給一個活死人守寡呢?

兩年前,林氏生意上出了些問題,為了獲取霍家的注資,林柒便答應了這門婚事。

可結婚兩年,各種方式嘗遍,林柒肚子久久沒有消息。

霍家都對她心灰意冷了。

直到兩個月前,霍霆崬竟然蘇醒了。

之後,林柒便接到了霍霆崬手下的通知——他要和她離婚。

沒想到在這個節骨眼,林柒查出來自己懷孕了。

這個孩子怎麼辦?

霍霆崬要和她離婚,孩子生下來,註定與她母子分離。

就在猶豫時,手機鈴聲響起。

「喂,是林小姐嗎?

我們霍總要見你。」

夜,深了。

車子停在霍宅門口。

寸金寸土的風水寶地,霍家足足佔據五千平的主宅,讓人嘆為觀止。

林柒還是第一次踏足這裡。

管家領着她進了主廳。

林柒緊張地攥緊了手中的離婚協議,環顧四周。

管家突然在身畔道:「林小姐請留步。」

林柒望向他,「霍霆崬呢?」

「我去請霍總,您在此處稍等。」

管家說完,便上樓了。

二樓扶梯。

男人穿着一件墨色西裝,肩上披罩着長款的風衣,全身上下,無不透着冷峻而凌厲的氣息,他身上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倨傲。

林柒也冥冥中感覺到有一束銳利的眼神,穿刺在她的身上。

她抬眸,望見二樓扶梯邊站着的男子,一下子驚愣住。

男人拄着鑲金的手杖,一手抄在西褲口袋,一張英挺俊美的臉上,幾乎沒有任何錶情。

那雙深邃的寒眸,一瞬迸射出來的凜意,像是寒夜浸潤的刀,穿透她單薄的身體,直至噬透骨髓。

林柒的身子不自主顫慄了一下,警惕倒退。

她大致能猜到,眼前這個男人,就是兩個月之前,從植物人狀態醒過來的霍家繼承人,她的丈夫——霍霆崬。

霍霆崬步履緩慢優雅地下樓,眼神薄冷,「你答應嫁給我,霍家許了你什麼條件?」

語畢,他已是走到她面前,居高臨下地俯視着她。

強大的氣勢,壓得她頭皮發麻。

林柒心慌意亂:「老夫人要我生下霍氏的繼承人……」
霍霆崬目光落在她平坦的小腹:「有結果嗎。」

林柒腦中百轉千回,竟硬着頭皮說謊道:「沒能懷上。」

男人突然朝着她逼近一步,「真的么?」

林柒立刻嚇得倒退一步,跌軟在沙發上。

男人彎腰,雙臂撐在她兩側,冷淡的唇息,噴薄在她臉上,帶着威脅的口吻:「你最好不是騙我。

要是讓我知道,你敢撒謊,我會讓你嘗遍生不如死的滋味。」

林柒窒息道:「我不敢騙你。」

她立刻轉移話題,「你不是要我簽離婚協議嗎?」

她將簽好字的協議給他。

霍霆崬接過協議,一邊確認她簽名,一邊冷冷道,「我會滿足你一個條件,有什麼要求,你儘管提。」

林柒道,「霍先生,我沒有任何要求,只求好聚好散。」

說完,她起身離開,背影消失在夜幕中。

五個月後。

一家簡陋的小診所內,產房裡,始料未及的早產,一天一夜的折磨,林柒被折磨得身心俱疲。

她躺在床上,臉上毫無血色,護士抱走兩個小寶寶,她的心緊跟着揪了起來。

兩個寶寶生下來沒有一絲啼哭,難道……
兩個小時後——
「林小姐!

很抱歉,我們已經儘力搶救了,但因為是早產,兩個寶寶生下來都太虛弱了,我們只救回了一個。」

護士將一個襁褓中的嬰兒輕放在她身邊,愧疚道,「這是弟弟。」

林柒心中一種悲慟。

她艱難地扭過臉,望向襁褓中瘦弱的男嬰,皺巴巴的小臉,張開小嘴,發出氣若遊絲的喘息聲,就連哭都那麼無力。

「哥哥呢?」

護士道,「林小姐,孩子很可憐,渾身發紫,早就沒有呼吸了……避免觸景生情,你就不要親自看了……」
「讓我看看……」林柒突然哭了出聲,「讓我看看!

我要看看我的寶寶……」
「林小姐!

你冷靜點,你若是情緒不穩定,會影響到母乳的,節哀順變!」

林柒心如刀絞,疼惜地坐起身,將唯一存活的弟弟抱在懷裡,無聲地淌下眼淚。

為母則剛。

哥哥夭折,為了弟弟,她也要振作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