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七年後——
時光翩躚,白駒過隙,竟是彈指一瞬而已。

晚上七點半。

一聲痛苦的嚎叫,撕破靜謐的夜。

摩天大樓,總裁辦公室。

男人痛苦地倒在地上,被鞭子抽得滾來滾去,慘叫連連。

十幾名保鏢神色冷漠地站立一邊,沙發上,坐着一個粉雕玉琢的孩子。

小奶包約莫七歲的光景,烏黑柔順的秀髮,白皙剔透的皮膚,精緻的臉蛋上,有着可愛的小奶膘,一雙漂亮的眼睛,黑白分明,睫毛又長又翹。

如此乾淨又俊美的小奶糰子,穿着雪白的襯衫,黑色的西裝褲,衣領上,還打着漂亮的領結。

只是,如此人畜無害的模樣,與眼前慘烈的景象,完全格格不入。

他面無表情地捧着一本四宮格的漫畫書,時不時抬眸,冷冷地望向正在被鞭子抽打的男人。

「啊!

啊……」男人叫得慘烈,不停求饒,不爭氣地哭着,邊哭邊喊,「我錯了,我知道錯了……」
小奶包秀眉微蹙,卻又低下頭,白凈的小手,又翻過一頁,對男人的慘叫置若罔聞,好似,這男人一聲聲苦苦的哀求,與他全然無關。

他聚精會神地翻閱着漫畫,正看得入神,放在桌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保鏢走過去看了一眼,臉色一變,捧着手機走到孩子身邊,畢恭畢敬遞給他。

小奶包抬眸看了一眼,屏幕上,「媽咪」兩個字的備註,他的眼神微微緊張了幾分。

他小手接過手機,抬起頭,一根手指抵在唇瓣,「噓。」

打手立刻停住了手上的動作,與此同時,用手死死地捂住了正嚎哭不止的男人的嘴。

小奶包這才將手機接通,原本冷漠的眼神,溫柔地彎了彎,小嘴一張一合,奶聲奶氣的聲音從粉唇逸出:
「媽咪?」

「墨墨,媽咪回家了,你去哪兒了?」

電話那端,傳來女人擔心的聲音。

墨墨道,「我出來買糖吃。」

「你在超市嗎?」

「嗯。」

「那正好,幫媽咪買點東西回來,媽咪今天下廚,做好吃的給墨墨吃!」

墨墨一個眼神,一個保鏢立刻走了過來,蹲在他身邊,手中拿出本子和筆。

墨墨笑眯眯道,「好呀,媽咪要買什麼?」

電話那端,女人細細交代着,他認真地複述:「鹽、醋、火腿……挂面,還有呢?」

他一邊說,保鏢一邊緊張地用筆記錄。

「沒有了,就這些,墨墨乖,你到樓下媽咪下樓接你。」

「好。」

墨墨掛斷了電話,將手機輕放在桌上,徐徐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渾身是傷的男人身邊。

他的眼神冷了下來,抬起腿,擦拭得鋥亮的皮鞋,重重地碾在了男人的臉上。

墨墨寒聲質問:「知道錯了?」

分明是來自於一個七歲孩子的聲音,如此稚嫩,卻又極具殺氣,與方才與女人打電話時小綿羊的樣子,截然相反。

「我錯了,我知道錯了……」男人嚇得痛哭流涕。

好似,如今居高臨下地審視他的,不是一個七歲的孩子,而是惡魔之子。

墨墨冷冷反問,「錯哪兒了?」

「我不該……不該對你媽媽有那樣的企圖……」
墨墨逼問:「什麼樣的企圖……」
男人羞恥得不敢說話,漲紅了臉。

墨墨腳下碾重了幾分,「說。」

「我錯了,我知道錯了!

我不該垂涎你媽媽的美色,對她性騷擾,饒了我!

饒了我吧……」
墨墨淡淡地打量了他一眼,見他已經被打得遍體鱗傷,呈跪趴姿勢,渾身發抖,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兩周前,媽咪突然一身傷回到家,躲在房間里處理淤青的傷口。

他暗中調查,才得知媽咪竟被禽獸上司強迫潛規則,她誓死不從,結果被打得一身傷,這個敗類害怕東窗事發,將媽咪辭退,還吞了媽咪的失業金。

簡直是敗類中的敗類!

小奶包狹了狹眸:「你有什麼資格碰我媽咪一根頭髮?

你也配!
?」

男人嚇得大呼小叫:「我不敢了!

我再也不敢了……」
墨墨看到這張臉就心生厭惡,面無表情吩咐:「帶下去。」

「是。」

保鏢將男人拖拽了下去。

墨墨低頭,看了看腳上的皮鞋,方才不小心沾了一些血跡,他立刻嫌惡得皺了皺眉。

一旁,保鏢走過來,蹲在他身邊,掏出手帕,小心翼翼地擦拭乾凈。

墨墨問道,「東西讓人去買了嗎?」

保鏢道,「已經讓人買到了。」

墨墨道:「送我到小區門口。」

保鏢點頭:「是。」

……
安康小區。

六樓高的民居。

廚房裡亮着燈。

林柒盯着鍋里燒焦的紅燒肉發愁,突然聽到指紋鎖「叮咚」的聲音。

墨墨回來了!

她走到玄關,便看到墨墨提着超市購物袋站在門口,正在換鞋。

「墨墨!」

林柒委屈地朝着小傢伙撲了過去,像是見到了救世主。

「吧唧」一聲。

墨墨放下購物袋,在她的臉蛋上親吻了一下,冷不丁聞到了什麼燒焦的味道,鼻子嗅了嗅,嫌棄地撇了女人一眼,「什麼東西燒焦了?」

林柒心虛地看着墨墨優雅地飄進了廚房,見他盯着鍋里焦黑的紅燒肉發獃,她乾笑了兩聲說:「墨墨,你覺得媽咪的廚藝還有進步空間嗎……」
墨墨輕輕地嘆息了一聲,驀然露出寵溺又無奈的眼神,輕輕地摸了摸林柒的頭髮,「媽咪,不是不讓你進廚房嘛。」

說著,他繫上小熊圍裙,將林柒做的黑暗料理全部倒進垃圾桶。

林柒看了一陣慚愧。

墨墨才七歲,卻包攬了家裡所有的家務,包括下廚。

她站在廚房門口,看着小墨熟練地點火,熱鍋,她慚愧地戳戳手指道,「小墨,媽咪好像沒什麼做飯天賦。」

墨墨又道:「媽咪能生出我這麼聰明的兒子,是最厲害的一種天賦。」

林柒被逗笑了。

「媽咪負責貌美如花就夠了。」

墨墨道,「不然,生出我這麼可愛又聰明的兒子有什麼用?」

林柒失笑地點點頭,「嗯,墨墨說什麼就是什麼。」

她越看墨墨,越喜歡,墨墨簡直是照着她的臉長的,完全能想像到,長大了會是怎樣迷死人不償命的美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