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沖喜兩年,植物人老公突然睜開眼 第4章 _安幽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墨墨一邊倒油,一邊嫌棄道,「不過媽咪別下廚了,我怕媽咪哪天把廚房炸了,我們就要被房東趕出去了。」

林柒唇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她窘迫地轉移話題,「媽咪今天投了幾個簡歷,明天去公司面試。」

喪心病狂的前上司對她職場暴力,還四處傳播她的謠言,導致許多公司都不敢錄用她,明天若是面試不成功,她和墨墨真的要喝西北風了。

墨墨天真地歪了歪腦袋,溫柔地看着林柒,突然走到她面前,從口袋裡摸出了十幾張嶄新的人民幣。

林柒眼睛都直了,「這錢哪兒來的?」

墨墨淡淡道,「文具店中的獎。」

林柒欣喜地抱緊他,蹭了蹭他奶嘟嘟的小臉蛋,「小墨,你是小財神爺嗎,怎麼天天都能中獎?」

墨墨抿了抿嘴唇,無奈不語。

如此破綻百出的謊話,也只有他的笨蛋媽咪才會相信了。

林柒道,「墨墨,媽咪一定好好賺錢養你。」

墨墨道,「媽咪,你要賺多少錢才能養得起墨墨呀?」

林柒道,「媽咪定了個小目標,先賺一個億。」

墨墨道,「媽咪,要不你別努力了,墨墨養你。」

林柒看着眼前雪玉可愛,粉雕玉琢的小奶包,水靈靈的大眼睛,黑白分明,天真又懵懂,儘管知道這是童言無忌,可她還是被墨墨狠狠地感動了一下。

林柒親了親他奶嘟嘟的小臉蛋,逗趣道,「你那麼小,怎麼養媽咪?」

墨墨認真地思考了一下,眼睛一亮,「我每天買一張彩票,萬一哪天中五百萬了呢?」

林柒輕輕颳了一下他的鼻樑,「想得美!」

夜,深了。

林柒將墨墨哄睡以後,提着滿手的垃圾朝着樓下走去。

七年來。

她與墨墨相依為命。

墨墨很懂事,很乖,是上天賜給她最珍貴的寶貝。

懷胎八月,她因為營養不良,不足月生產,墨墨還有個雙胞胎哥哥,只是那個可憐的小傢伙,出生就沒了呼吸,護士匆忙抱走火化了。

最後,到她手裡的,只剩一盒小小的骨灰,她忍着心痛下葬。

墨墨是弟弟,從小身體很虛弱,心臟瓣膜閉合不好,為了給墨墨治病,林柒欠了一屁股子債,這兩年才還清。

直到三歲,墨墨的身體素質才恢復了同齡孩子的水平。

為了養活墨墨,她身兼數職,可當初被父親強迫退學,嫁去了霍氏,學業中斷,她沒有機會謀求更好的工作,也無法給墨墨最優渥的生活。

墨墨經常被人指指點點,說是小野種,可墨墨很少問起過生父的事,依稀記得,他曾問過,他爹地在哪兒。

她一時不知所措,墨墨卻似乎懂得看她臉色,從那以後,便沒再問過。

林柒心事重重,剛走出樓棟,兩道黑影朝着她沖了過來,她還沒來得及看清楚身側的人,就被捂住了口鼻,拖拽上了車。

窗外忽然狂風大作。

吹的窗門劈啪作響。

墨墨突然驚醒。

「媽咪?」

黑黢黢的屋子,空空蕩蕩。

墨墨爬下床,在屋子裡轉了一圈,卻不見林柒的影子,他順着樓道下了樓,月光下,他看到樓棟口林柒掉落的發卡,撿了起來,一種不祥的預感竟在胸腔升騰而起。

出事了,媽咪被拐了!

霍宅,書房。

窗外陰雨綿綿。

霍霆崬臨窗而立,墨色的短髮被風拂亂,卻仍舊難以折損他半分俊美。

一個雪玉可愛的小奶包抱着玩具熊,穿着可愛的小西裝,茫然地望着男人的背影。

小奶包有着與霍霆崬如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面容,稚嫩可愛。

霍霆崬走到小奶包面前,輕輕拉了拉他的小手,「寒寶,在想什麼?」

寒寶歪了歪頭,眼睛眨了眨,眼神空靈。

七歲了,寒寶還不會開口說話。

外界盛傳,天之驕子霍霆崬,竟生了個弱智兒。

三年前,他的手下從孤兒院里抱回寒寶,經過親子鑒定,這個孩子,是他的骨肉。

手下說,這個孩子或許是天生智力缺陷,體弱多病,生下來就被遺棄了,後被送到孤兒院。

根據時間對比,霍霆崬認定了,這是那個女人給他生的。

林柒!

她騙了他,私自懷孕生下了孩子,卻因為孩子智力缺陷而遺棄,只負責生,不負責養!

寒寶從孤兒院接回霍家的時候,骨瘦如柴,不知受了多少苦。

他現在想把那個女人挫骨揚灰的心都有了。

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霍爺,人帶到了。」

霍霆崬轉身,邁開腳步。

男人穿過寬闊的長廊,直到,男人在一扇門前停佇。

門裡,傳來女人憤怒的聲音。

「你們是什麼人?

這裡是哪裡?」

「林小姐,請您冷靜一點……」
「別碰我!
!」

「嘩啦」——
瓷器摔碎的聲音。

霍霆崬猛地將門推至大敞。

房間里,林柒警覺地背抵着牆,聽聞動靜,她朝着男人瞪了過來,不過瞥了一眼,卻立刻石化住了。

——霍霆崬!

男人站在門口,墨色西裝,身姿頎長高挑。

他如刀削一般英挺俊美的五官,七年未變,寒眸深處,蘊着一抹亘古的冷峻。

這樣一個俊美如神的男人身上,有一種久居尊位的氣勢。

「怎麼是你!
?」

林柒環顧四周,「這是哪裡?」

霍霆崬不想和她浪費時間,開門見山地問,「你擅自懷上我的骨肉,生而不養,你該死!」

林柒心跳漏了幾節拍,卻下意識裝傻充愣,「孩子,什麼孩子?」

她瞬間心慌意亂。

霍霆崬提及孩子,難道……墨墨的事,被他發現了?

畢竟,霍氏在京城手眼通天,這幾年她將墨墨藏得很辛苦。

霍霆崬側身吩咐助理:「把東西給她。」

助理走上前,將一份體檢報告給林柒過目。

林柒掃了一眼,報告上,有一行字,標紅圈起:「有過妊娠史。」

她想不到求職簡歷附帶的體檢報告還有這麼一項檢查結果……
霍霆崬道:「林柒,你還想狡辯嗎?」

林柒咬住嘴唇。

霍霆崬驟怒,「我給你一分鐘,給我一個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