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林柒硬着頭皮地否認,「我沒生過孩子。」

男人寒眸緊眯,「你還想跟我裝傻?」

林柒道:「霍霆崬,我說我沒生過,就是沒生過。

你把我綁到這兒來,問我要孩子,你要孩子,有的是女人排隊給你生!

你找我要幹嘛!」

霍霆崬沒什麼耐心與她周旋。

他寒聲道,「都出去。」

所有人一併退下。

門在他身後關上。

霍霆崬目光再度落在她身上,身上冷峻的氣息,即便相隔數米遠,都能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林柒更是警惕地倒退半步,死死抵住牆。

霍霆崬一邊質疑,目光一邊往她身上掃去:「你是順產,還是剖腹產?」

林柒緊張地倒提了一口冷氣,「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霍霆崬突然朝着她走了過來,「生沒生過孩子,驗一驗就知道。」

男人一米九二的身高,氣場懾人。

他向她掃來一眼,朝她一步步逼近,叫她背脊一僵。

每進一步,她便朝着床邊倒退,卻無路可退,一下子跌坐在床上。

轉眼,男人已走到床前,一把擭住她的下顎,冷冷地逼問:「這是我給你最後的機會,孩子的事說清楚,我就放了你。」

他離她着實太近了。

以至於,她輕輕一嗅,便能嗅到他身上的那股幽香。

林柒突然有一種緊迫的威脅感。

霍霆崬一定查了一些她的底細,查到她並沒有再婚,或許,也查到了墨墨的身上,可她並不確定,不敢輕易提及墨墨,否則,那不成不打自招了嗎?

她根本無從解釋墨墨的來歷,只抱着僥倖心理說:「我說我沒生過,就是沒生過!」

「不說是嗎?」

男人高頎的身軀已然逼近,猛地扣住了她的雙手,反剪身後。

「痛……霍霆崬你鬆手!」

趁着男人盯着她的小腹出神,林柒氣急敗壞地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

霍霆崬疼得驟退半步。

林柒艱難翻身,就要跳下床,男人卻反應更迅捷,一把握住她纖細的雙腿,將她扯回身下。

他將她按倒在床上,寒聲警告:「你以為你跑得掉嗎?」

林柒奮力抵抗掙扎,小手拍打在他男人巍然不動的身上,卻形同撓癢。

他根本紋絲不動。

林柒嚇得驚叫,「你幹什麼!
?」

「生沒生過孩子,驗一驗就知道。」

霍霆崬大掌一扯,她的衣衫被撕裂,露出了平坦光滑的小腹。

林柒羞恥地大喊,「霍霆崬,你瘋了!」

她有一種被侵犯的屈辱。

霍霆崬卻並不理會她的掙扎,目光一寸寸掃過她的肚子,直到在一處疑似剖腹產的手術縫合疤痕停佇。

男人指腹輕輕撫過疤痕。

儘管傷痕淺淡得快要消失不見,但他觀察力如此敏銳,頓生懷疑,眼中滿是探究:「這是什麼?」

林柒忙道:「……這是我做手術的刀疤。」

霍霆崬眯眼:「剖腹產?」

林柒解釋說,「這是我做盲腸炎手術的刀疤。」

這個解釋,很顯然並不能消解他心中的疑竇。

霍霆崬還要進一步檢查,她急得抓起枕頭,狠狠地朝着他砸了過去,氣急敗壞地咒罵道:「混蛋!

霍霆崬,你個大混蛋!」

枕頭朝着他飛砸過來。

霍霆崬輕易避開。

枕頭砸倒了他身後價值八十萬的水晶花瓶,碎裂一地。

林柒咬牙切齒道:「你腦子有病是不是?
!」

他到底想幹嘛?

霍霆崬神容一僵:「你敢罵我?」

林柒看到被撕壞的衣衫,這可是她和墨墨的親子服,她心疼至極,氣得「啪」得一記耳光甩在了他的臉上:「我罵你怎麼了?

神經病!

混蛋!」

與此同時,在門外聽到動靜破門而入的醫生、管家和保鏢剛衝進來,就聽到林柒不斷咒罵著霍霆崬,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死死捂嘴了嘴!

這個女人,竟然敢掌摑霍爺?

男人微微擰眉,大掌撫上被她扇的地方,鳳眸有一抹慍怒悄然醞釀。

他轉過身,見到目瞪口呆的眾人,眼神更冷。

眾人立刻低下頭,再不敢直視他。

霍霆崬道:「把孩子抱過來!」

五分鐘後,寒寶被保姆抱了過來。

林柒一見到寒寶就愣住了。

小傢伙和霍霆崬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這是霍霆崬的孩子?

他和別的女人生的?

見林柒愣着,一臉茫然,霍霆崬質問說:「你生的孩子,你不認得了?」

林柒驚震道,「我的孩子?」

霍霆崬逼問:「你到底是不認得,還是因為寒寶生下來有智力缺陷,你不想認?

你只管生不管負責是嗎?」

林柒道:「我才不是那種惡毒的女人,這要是我生的孩子,我不會因為他智力缺陷而不認的!」

她只生過兩個孩子,哥哥夭折了,弟弟取名林靳墨,這麼多年相依為命。

可她要將墨墨的身世嚴防死守。

霍霆崬抱着寒寶,質問說:「那妊娠史這一點,你從何解釋?」

林柒急道,「我真的沒生過孩子!」

至少,這個孩子肯定不是她生的。

霍霆崬不想再和她廢話,對手下命令道,「給她抽血,做親子鑒定!」

說完,他抱着寒寶轉身離開。

「霍霆崬!」

林柒追到門口,卻被保鏢按住,她掙扎了一下,咬牙切齒道,「你這是非法拘禁!

我可以告你!」

一旁,保鏢冷笑了一聲,「林小姐,省省心吧,你想告到自己傾家蕩產嗎?」

和霍霆崬打官司,真的會告到她破產!

林柒有些鬱悶了!

門外,兩個醫生推門走了進來。

林柒很快被按在了床上,醫生走過來,給她手臂綁了皮筋,就要給她抽血。

林柒望着消毒過的針頭,緩緩刺入皮下,鮮血源源不斷地被抽進采血管,她眼睜睜看着血液被抽走,卻無從抵抗。

溫馨的兒童房。

保姆將寒寶輕輕抱上床,為他蓋上了被子。

霍霆崬站在門口,身後,保鏢走了過來,對男人道,「霍總,醫生已經抽了血,現在送去化驗,大概三天出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