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 (2)

臨下地俯視她,微微狹眸,「你不是說你沒生過孩子?」

說完,他的目光落在墨墨的臉上,抬手,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拂過小奶包的臉梢,「他是誰的孩子?」

林柒嘴唇狠狠哆嗦着,緊張地盯着墨墨。

她以為,霍霆崬查清楚了一切,不知該如何託辭。

如果他知道了真相,會怎麼樣?

會恨她私自懷上他的骨肉,卻隱瞞了霍氏?

早產,另外一個孩子夭折,她沒能保住,一直愧疚在心,因此,她將全部的寵愛都給了墨墨。

霍霆崬要是奪走墨墨的撫養權,她連打官司的能力都沒有。

就在林柒漲紅了臉,無言以對時,霍霆崬寒聲道,「怎麼?

不知道怎麼編了?」

林柒道,「我……」
「建檔的父親一欄,填的是陸離的名字。

你和這個男人,是什麼關係?」

霍霆崬進一步逼問。

林柒腦子一嗡。

當時懷孕需要建檔,審查有些嚴格,因此,她讓學長陸離代為簽名。

緊跟着,霍霆崬質問道,「這個孩子,是不是你和那個野男人的種?」

林柒瞬間傻眼。

墨墨看了看霍霆崬,又看了看林柒。

他有着遠超同齡孩子,甚至是成年人的機敏,一下子反應過來,對霍霆崬道:「反正是你不是我親生爸爸,你沒資格過問我的身世!」

林柒捂住了嘴,本能地想要解釋,然而一想,倘若她解釋了墨墨的身世,那麼,墨墨的撫養權,一定會被霍家奪走的!

她情願頂着「出軌」的罵名,也不能眼睜睜地失去墨墨。

林柒咬了咬牙,道,「反正,他不是你兒子!」

男人冰冷的聲音,在她頭頂掀開:「所以,你竟敢背叛我?」

林柒臉色煞白地抬起頭,本能地要去搶墨墨。

墨墨撲向她懷裡,林柒緊緊將墨墨摟住,望着霍霆崬瑟瑟發抖。

霍霆崬慍怒道:「當初,我重傷昏迷,你願意嫁給一個植物人,是不是覬覦霍家的家業?

你是不是想用這個孩子,冒充我的骨肉,繼承我的遺產?
!」

林柒道:「我沒動過這種你心思!

你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霍霆崬,我們都離婚了,我和什麼男人生孩子,你沒資格過問!」

她望向墨墨道,「這個孩子是意外,是我和陸離……一個美麗的意外!」

她是個從來不會撒謊的人,一撒謊臉就會紅。

然而,落入霍霆崬的眼中,只覺得她是在心虛,發抖!

「美麗的意外?」

霍霆崬冷笑,「出軌在你口中,竟說得這麼冠冕堂皇!」

林柒道,「霍霆崬,我們的婚姻,本就有名無實,既然離婚了,就彼此不要打擾好嗎?

我和你沒什麼好說的。」

霍霆崬眉宇間寒霜凝重,冷冷道,「所以,寒寶呢?

那個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生的?」

林柒道,「我只有墨墨一個孩子,沒生過其他孩子。」

霍霆崬道,「林柒,你嘴裏有幾句真話,口口聲聲說沒有騙我,卻滿嘴謊言!」

他自然不會輕易信林柒的話,「我已經命令手下去做親子鑒定了,鑒定報告,最快明天就會出來。

倘若讓我知道,寒寶是你生的,是你把他遺棄的,你罪該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