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墨墨見霍霆崬拿着一疊資料,臉色愈發陰沉,他催促了一聲,「你能不能先把媽咪還給我?」

霍霆崬挑眉,「你不是要見你媽咪?」

墨墨點點頭,「對啊。」

「好。」

霍霆崬唇角扯了扯陰鷙的弧度,「我現在就帶你去見她!」

霍霆崬起身,單手將墨墨摟在懷裡。

白顏見男人一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氣勢,有些擔心墨墨的安危,立刻挺身攔在霍霆崬身前,張開手臂,「你要幹什麼?

你要把墨墨帶去哪裡?」

霍霆崬冷冷地瞟了她一眼,寒聲道,「請這位女士離開華策。」

門外,兩個保鏢立刻沖了進來,一左一右將白顏架了起來。

白顏有些驚慌失措道,「你們……你們想幹什麼?」

墨墨冷冷道:「對白顏阿姨溫柔一點!

否則,華策的防護系統,你們維護一次,我就黑一次!」

保鏢們一時不敢輕舉妄動,望向霍霆崬。

霍霆崬低頭,望着分明可愛稚嫩的小奶包,仍舊有些不敢相信,華策的防護網分崩離析,是拜他所賜,「華策的安全網,真的是你黑的?」

墨墨道,「攻擊華策網絡的病毒代碼Quella,是我編寫的病毒代碼,就算耗巨資重修維護,病毒還是會遺留在系統深層網,我隨時可以激活!」

頓了一頓,墨墨優雅一笑,「不過,只要你把媽咪還給我,我可以永久性封存病毒。」

Quella!

搞互聯網的,不會沒聽過Quella病毒。

幾個月前,Quella曾經席捲華爾街金融街,短短三天之內,感染了幾十萬台計算機,造成數億美元的損失。

Quella摧毀主機系統,執行惡意代碼,三內之間內,多少客戶資料被席捲一空,一周時間,華爾街損失空前,病毒卻又奇蹟般地銷聲匿跡了。

全世界的駭客聯盟都在猜測,這麼厲害的病毒,究竟是出自哪個天才黑客的手筆?

霍霆崬根本不信,研發編寫出這個病毒代碼的,竟是一個七歲的孩子。

一旁,默柯壓低聲音道:「我們已經請工程師在維護了,確實中的是Quella病毒,工程師全都對此束手無措,整個華策癱瘓了……」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說到做到!

只要你把媽咪安然無恙地還給我,否則,哼哼!」

墨墨挑釁得冷哼了一聲。

霍霆崬勾唇,「你不就是要見你媽咪嗎,好,我答應你。」

霍家。

林柒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門外突然傳來兀沉的腳步聲。

「霍爺,您回來了!」

「霍爺,您手裡抱着的孩子是……」
門突然被大力推開。

林柒一瞬震醒,從床上驚坐起身,望向門口,然而,一見霍霆崬懷裡抱着的墨墨,她的臉色瞬間失去血色。

「墨墨……」
「媽咪!」

墨墨一見到她,眼眶一瞬,眼睛竟紅了,但見到她安然無恙,並沒有受什麼傷,他又欣慰了些許。

林柒嚇壞了,以為霍霆崬要對墨墨做什麼,「霍霆崬!

你幹什麼!」

她激動地翻身下床,來不及穿鞋,赤着腳衝到他面前,要將墨墨搶過去。

霍霆崬卻微微側身,她一下子撲了個空。

「林柒,孩子的事,你還沒解釋清楚。」

他居高臨下地俯視她,微微狹眸,「你不是說你沒生過孩子?」

說完,他的目光落在墨墨的臉上,抬手,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拂過小奶包的臉梢,「他是誰的孩子?」

林柒嘴唇狠狠哆嗦着,緊張地盯着墨墨。

她以為,霍霆崬查清楚了一切,不知該如何託辭。

如果他知道了真相,會怎麼樣?

會恨她私自懷上他的骨肉,卻隱瞞了霍氏?

早產,另外一個孩子夭折,她沒能保住,一直愧疚在心,因此,她將全部的寵愛都給了墨墨。

霍霆崬要是奪走墨墨的撫養權,她連打官司的能力都沒有。

就在林柒漲紅了臉,無言以對時,霍霆崬寒聲道,「怎麼?

不知道怎麼編了?」

林柒道,「我……」
「建檔的父親一欄,填的是陸離的名字。

你和這個男人,是什麼關係?」

霍霆崬進一步逼問。

林柒腦子一嗡。

當時懷孕需要建檔,審查有些嚴格,因此,她讓學長陸離代為簽名。

緊跟着,霍霆崬質問道,「這個孩子,是不是你和那個野男人的種?」

林柒瞬間傻眼。

墨墨看了看霍霆崬,又看了看林柒。

他有着遠超同齡孩子,甚至是成年人的機敏,一下子反應過來,對霍霆崬道:「反正是你不是我親生爸爸,你沒資格過問我的身世!」

林柒捂住了嘴,本能地想要解釋,然而一想,倘若她解釋了墨墨的身世,那麼,墨墨的撫養權,一定會被霍家奪走的!

她情願頂着「出軌」的罵名,也不能眼睜睜地失去墨墨。

林柒咬了咬牙,道,「反正,他不是你兒子!」

男人冰冷的聲音,在她頭頂掀開:「所以,你竟敢背叛我?」

林柒臉色煞白地抬起頭,本能地要去搶墨墨。

墨墨撲向她懷裡,林柒緊緊將墨墨摟住,望着霍霆崬瑟瑟發抖。

霍霆崬慍怒道:「當初,我重傷昏迷,你願意嫁給一個植物人,是不是覬覦霍家的家業?

你是不是想用這個孩子,冒充我的骨肉,繼承我的遺產?
!」

林柒道:「我沒動過這種你心思!

你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霍霆崬,我們都離婚了,我和什麼男人生孩子,你沒資格過問!」

她望向墨墨道,「這個孩子是意外,是我和陸離……一個美麗的意外!」

她是個從來不會撒謊的人,一撒謊臉就會紅。

然而,落入霍霆崬的眼中,只覺得她是在心虛,發抖!

「美麗的意外?」

霍霆崬冷笑,「出軌在你口中,竟說得這麼冠冕堂皇!」

林柒道,「霍霆崬,我們的婚姻,本就有名無實,既然離婚了,就彼此不要打擾好嗎?

我和你沒什麼好說的。」

霍霆崬眉宇間寒霜凝重,冷冷道,「所以,寒寶呢?

那個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生的?」

林柒道,「我只有墨墨一個孩子,沒生過其他孩子。」

霍霆崬道,「林柒,你嘴裏有幾句真話,口口聲聲說沒有騙我,卻滿嘴謊言!」

他自然不會輕易信林柒的話,「我已經命令手下去做親子鑒定了,鑒定報告,最快明天就會出來。

倘若讓我知道,寒寶是你生的,是你把他遺棄的,你罪該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