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沖喜兩年,植物人老公突然睜開眼 第9章 _安幽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霍霆崬生氣了。

他認定了寒寶是林柒生的,見她對墨墨那麼保護,對寒寶卻丟棄不聞不問,他愈發覺得,這個女人可惡。

男人轉身要離開。

林柒起身,追到門口,「霍霆崬,你什麼時候放我走?」

「寒寶的身世真相大白之前,你不準離開這裡半步!」

霍霆崬說完,門重重地關上。

林柒抱着墨墨跌坐在床,呼出壓悶在胸口的濁氣,肩膀瑟瑟發抖。

墨墨看得出來,她方才的心慌意亂。

「媽咪,怎麼了?」

他小手輕輕的揉了揉她僵白的臉蛋,「媽咪不要害怕,墨墨會保護媽咪的!」

林柒道,「墨墨,那個叔叔是不是把你嚇到了?」

墨墨搖搖頭,「墨墨不害怕那個叔叔。」

林柒道,「墨墨不怕?」

墨墨一笑,一雙眼眸像彎彎的月牙一般,「媽咪為什麼要害怕那個叔叔?

那個叔叔是不是欺負媽咪了?」

林柒心虛道,「因為媽咪有一樣很重要的寶物,怕被那個叔叔搶走。」

墨墨聽了,小手揉了揉林柒的頭髮,溫柔道,「媽咪別怕,有墨墨在!」

不知為何,墨墨一笑,就讓人很有安全感。

林柒心疼地蹭了蹭墨墨的臉蛋,懸着的一顆心終於墜落。

她熬了一晚,擔心墨墨,如今見到墨墨好好的,她終於如釋重負,抱着墨墨躺在床上,睡了過去。

這一覺,天昏地暗,直到晚上。

門突然敲響。

「林小姐,林小姐您醒了嗎?」

林柒驚醒,從床上坐起來。

她環顧四周,見墨墨坐在床尾,好似是在看護着她。

林柒安心了一下,立刻回:「我醒了。」

「您肚子餓了嗎?

廚房準備了晚餐,一起下樓吃點吧。」

林柒摸了摸癟癟的肚子,問墨墨,「墨墨,肚子餓不餓?」

墨墨點點頭。

林柒一笑,「那媽咪帶你吃點東西好不好?」

墨墨又點點頭。

林柒牽着墨墨的手走到門口,門打開。

霍家有四個餐廳。

一個是宴會餐廳,一個是大餐廳,一個小西餐廳,還有一個,是下人用餐的小餐廳。

林柒和墨墨在小餐廳飽腹了一餐。

墨墨悶悶不樂道,「這些菜是誰做的,還沒我做的好吃。」

他簡直嫌棄。

林柒道,「霍家主廚做的東西,應該還是不錯的,只是我們吃的是下人吃的,味道難免差強人意。

墨墨乖,等明天,媽咪就能帶你回家了。」

霍霆崬怎麼會把她當客人一樣供起來,如今在他眼中,她只怕是犯人,一個偷生了他的寶寶,卻棄之不顧的「嫌疑犯」!

墨墨乖巧地點點頭。

用完晚餐,林柒抱起墨墨準備上樓,傭人走過來,譏諷道:「喲,真拿自個兒當客人了嗎?

自己吃的碗,自己洗掉!」

林柒怔住。

霍家有負責洗碗的下人,還有洗碗機。

這個傭人分明是在故意刁難她。

傭人道,「你是什麼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千金大小姐嗎?

還要讓人伺候?

趕緊把吃過的臟碗端去洗了。」

墨墨擰了擰眉,為傭人頤氣指使的態度有些生氣。

林柒卻秉持着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便將她和墨墨吃過的碗端去廚房。

不就是洗幾隻破碗嗎?

她剛到廚房,傭人又緊跟而來,指着一池子的臟碗道,「順道把這些都洗了。」

林柒聽了,饒是她再好的脾氣,也忍不了了,「憑什麼?」

傭人不耐煩道,「哪兒來那麼多憑什麼?」

林柒猛地將碗扔進池子,「我不洗了!」

就是霍霆崬親自指使她,她也不擔待。

「你——!」

傭人撲過去,一見碗都被摔裂了,氣得不打一處來,「你竟然敢摔碗!

你知道這些碗多貴嗎?」

「貴怎麼了?

有本事讓霍霆崬找我索賠啊。」

林柒氣鼓鼓道。

傭人道,「難怪當初霍家要將你掃地出門!

霍爺能看得上你這種女人嗎?」

林柒不理她,抱起墨墨上樓,她想着親子鑒定趕緊做完,真相大白,她好離開霍宅,省得留在這兒受這種氣!

樓梯口,一個保姆抱着寒寶路過。

兩個小奶包像是心有靈犀一般,同時回過頭,相視了一眼。

墨墨微微蹙眉,不知為何,這個孩子,讓他心裏有了幾分波動。

寒寶也怔怔地看着他,突然用手指了指,似乎是在點名問,這個孩子是誰。

林柒抱着墨墨走到寒寶面前,微笑着道,「寒寶,你好呀!

這是墨墨。」

寒寶和墨墨一樣大,拋開大人的糾葛恩怨,她希望寒寶和墨墨能成為很好的朋友。

寒寶看向墨墨。

墨墨卻冷不丁道,「你幹嘛一直盯着我看?」

這樣很沒禮貌!

寒寶一時竟委屈地嘟了嘟嘴。

保姆惱羞成怒道,「這是霍家的小少爺,竟敢出言不遜!

林小姐,你平時是怎麼教兒子的,這麼沒教養!」

林柒道,「我兒子哪裡沒教養?

他只是想和寒寶交個朋友!」

保姆道,「哼!

我看你兒子就是欺負我家小少爺七歲不會說話,是個低智兒是不是!
?」

林柒也來了火氣,「這麼可愛的小朋友,怎麼會是低智兒,他可能是不喜歡說話,但絕對不會是低智兒!」

寒寶可是霍霆崬的兒子。

霍霆崬是天之驕子,生出來的兒子,一定遺承他的才華和智商才對。

寒寶望向林柒。

她說,他只是不喜歡說話,但絕對不是低智兒。

這個漂亮女人好溫柔呀!

寒寶突然想起他曾經做過的一個夢。

夢裡,他夢見一個女人溫柔的輪廓,坐在她的床邊,他看不清她的臉,但他竟然相信,這個女人,一定是他的媽咪。

恍惚間,寒寶望向林柒,竟覺得這個女人,與夢境里那個溫柔的女人,那麼相似。

林柒見寒寶一直盯着自己,溫柔一笑,輕輕將墨墨放下,走到保姆面前,對寒寶道,「你叫『寒寶』對嗎?」

寒寶睜着眼睛,不說話,卻也不點頭,像是精緻的瓷娃娃。

林柒又試探着道,「寒寶,阿姨可以抱抱你嗎?」

寒寶本能地朝後縮了縮,眼中有些防備和排斥,他的眼神里,有一種孤獨的孩子才會有的不安感,可林柒看得出來,他的眼中,也有一種隱隱的渴望。

林柒道,「寒寶,你不要怕,阿姨不是壞人。」

保姆嫌棄地拍開她的手嗆道,「不準拿你的臟手碰小少爺!

小少爺從來不喜歡陌生人碰一根手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