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 (2)

話了!」

霍霆崬望向保姆,「寒寶開口說話了?」

保姆眼珠子一轉,忙不迭點頭,「對!

我天天教小公子說話,就在剛剛,小公子真的開口說話了!」

她急迫地攬功。

霍霆崬又問,「他說了什麼?」

保姆一時語塞,咬了咬嘴唇,胡編亂造了一頓,「小公子說,他想爹地了,他最喜歡爹地了……」
寒寶抬眸,望向女人,黑黑的眼珠,暗了又暗。

這個女人為了邀功請賞,什麼胡話都編造。

霍霆崬走到床邊,側坐在床畔,將寒寶接入懷中,「寒寶?」

寒寶低着頭,抿着嘴唇,悶悶不樂。

「寒寶怎麼了?」

霍霆崬見寒寶有些生氣的樣子,他溫柔地問,「寒寶不要爹地抱抱?」

寒寶突然指向門口。

霍霆崬皺了皺眉,抱着寒寶走到門口。

霍老夫人緊隨其後。

一眾人眾星拱辰一般。

霍霆崬走到門口,寒寶又朝着一個方向一指。

男人立刻心領神會,抱着他,朝着他指的方向走去。

直到一扇門口。

寒寶指了指門。

霍霆崬吩咐傭人道,「把門打開。」

門打開。

房間里。

林柒躺在床上,額頭的傷口已經包紮。

墨墨守在床邊,聽聞動靜,循聲望來。

保姆立刻站出來指認,「就是她!

就是她害小少爺摔下樓的!」

林柒怔住。

「小少爺本來已經開口說話了,不知道這次摔下樓梯,又磕傷哪裡,這才……」保姆將所有責任推到了林柒身上,「要是因為你,把小少爺腦袋磕傻了,你擔待得起嗎?」

林柒有些鬱悶道,「你什麼意思?」

墨墨道,「你不要血口噴人!

要不是我媽咪護着他,媽咪不會傷那麼重!」

霍老夫人第一次見到墨墨,有些驚訝,「這孩子是哪兒冒出來的?

他喊林柒媽咪,他是林柒的兒子!
?」

她擰了擰眉,眼神中帶着慍怒,「林柒!

你給我好好解釋,這個孩子是怎麼來的!
?」

林柒一時無應答。

霍老夫人氣得如鯁在喉,指着林柒,惱羞成怒,「林柒,你別和我說,這個孩子是你和其他男人生的野種!

當初霍家娶你進門,可是花了大代價的,你要是敢給霆崬戴綠帽子,霍家輕饒不了你!」

「奶奶。」

霍霆崬打斷了她,「我和她已經離婚了。」

霍老夫人道,「霆崬,你不知道!

當初,這個女人可是你的妻子!

她要是給你戴綠帽子,霍家花那麼大代價娶這種賠錢貨,那真是晦氣死了!」

賠錢貨……
林柒眼皮顫了顫。

在霍老夫人口中,她好似一個交易品,沒有尊嚴可言。

當初,林氏與霍氏達成協議,林氏收了霍家的一筆錢,這才度過生意上的危機。

而她……在霍家那兩年活得不人不鬼……
林柒一時有些心酸。

墨墨突然寒聲道,「誰敢說我媽咪是賠錢貨!
?」

他護在林柒面前,像只發怒的小獅子,虎視眈眈地瞪着霍老夫人,「你敢欺負我媽咪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