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書後,我抱緊破產大佬大腿許藝宋晏明試讀新章版 第5章_安幽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咳咳!」

許藝用力的咳嗽了幾聲,打破了尷尬。

「下午的事,我想再問問你。」

宋晏明低頭,「我怕你還沒有想好,一時衝動。」

「我想好了。」

許藝正要說話,累得打了個哈欠,她太困了。

「你要是困了,那我明天再來,不打擾你休息。」

「等一下。」

許藝攔住他,正經道,「我決定好了,不離婚,孩子我也會生下來,醫生是我之前找的,我現在不想打了,我願意跟你好好過日子,也請你相信我。」

宋晏明努力告訴自己,這個女人鬼心眼多得很,但很遺憾,如今除了相信她,他毫無辦法。

而他內心深處,也是真的很感動,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他薄z唇微動,許藝又道,「我知道我今天改變主意,讓你覺得覺得很突然,但是你放心,我這次決定好了就不會再改了。」

「孩子生下來我會好好帶,你要去做什麼就去做什麼,我幫不了你,但也不想成為你的負擔。」

「好,你早點休息。」

宋晏明說著便要離開,許藝叫住他,「你從這裡過去郊區要一個小時,現在這個時候我們都要節約一點,油錢也是錢,你就在這睡吧。」

宋晏明不可思議的回頭,喝杯水都要喝進口的她,竟然會開始心疼油錢?

「我的車換了,換成了……」

「再次的車也要燒油,積少成多。」

許藝轉頭進房間,搬出一堆被子,宋晏明連忙幫着搭了把手,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

無視他的眼神,許藝說道,「就在這睡吧,被子應該夠了。」

——

次日早上,許藝睡了一覺,起床後準備去廚房做飯,只見灶上的一口鍋已經在開始冒煙了。

宋晏明起得很早,他自律,每天早上五點鐘就得爬起來出去跑步,這樣的習慣堅持了很多年。

他從衛生間出來,白凈的臉上沒有任何雜質,他是冷白皮,咋一看就夠讓人驚艷了。

許藝差點被他驚艷得喘不上氣……

「我用完了,你去吧。」

許藝機械式點點頭,拿了杯子準備刷牙,看着鏡子里的自己,許藝不由得蹙眉。

女配的長相算不得驚艷,懷孕後整個人顯得格外的臃腫,就是個平平無奇的孕婦……

她不由得自卑起來,但安慰自己,下個月就生了,生了就好了,她會好好減肥的,好好保養。

客廳,宋晏明正在接電話。

「喂,楊昆……處理好了?」

楊昆?

許藝將門打開了一條縫。

「處理好了就行,辛苦你了。」

「好。」

「沒有麻煩。」

許藝閉上眼睛,腦海里突然出現一個關鍵的人物,這個人物在書里沒有大篇幅細寫,連鏡頭都很少。

楊昆和宋晏明關係很不錯,但奈何家世不好,在宋晏明面前相當的自卑。

宋晏明幫過他很多,大學時楊昆媽媽身體不好要動手術,楊昆拿不出錢找到宋晏明,宋晏明二話不說請了最好的醫生替他擺平一切,治好了他母親的病。

畢業後楊昆在宋氏財團總公司擔任財務副總的職位,憑藉自己的能力在江城財務圈裡混得風生水起,作為好友,宋晏明對他是相當可以了。

但人心叵測。

翻身後楊昆不僅沒有感謝宋晏明,還嫉妒他,嫉妒自己再怎麼努力也只能當宋晏明的走狗。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於是便聯合宋氏財團的對家,私下做空宋氏財團的賬目,憑空讓宋氏財團消失了上百億資產,還聯合一下財團的蝦兵蟹將,讓多個項目出現問題,將財團逼到破產的險境。

而他楊昆在這中間兩頭吃,不知道撈了多少油水。

許藝清楚的記得,這次宋氏財團出現巨大的財務漏洞導致破產,就是楊昆在背後搗鬼。

而宋晏明是東山再起之後調查當年的事才一點點找到線索。

宋晏明電話還沒掛斷,許藝走到他面前,示意他掛電話。

「好,我稍後打給你。」

宋晏明不解的看着她,微微擰眉。

他擰眉的樣子帶着幾分威嚴,卻又格外的好看,「怎麼?」

許藝怔了怔,「鍋里的飯是你做的?」

「嗯。」

「沒想到你還會做飯。」

「網上查的。」

鋪墊好了,許藝在他身旁坐下。

「這次公司出現危機,罪魁禍首查到了嗎?」

這一問,將宋晏明問愣住了,許藝這個女人腦子裡想的都是些金泡泡,什麼時候問過這麼正經的問題?

「公司很多項目出了問題,賬上……」

許藝認真看他,「要是我沒記錯的話,公司有個財務副總監叫楊昆,財務方面一直是由他負責,財務狀況出現了這麼大的漏洞,他跟你是怎麼交代的?」

宋晏明眼眸深邃,她看上去不在乎,竟然什麼都知道,還知道公司的財務副總監叫楊昆。

「這件事跟他沒有關係。」

楊昆找好了替死鬼,混淆宋晏明的視線,無論如何也不願意讓他覺得自己是個忘恩負義的小人。

典型的錢也想要,名聲也想要。

許藝見狀,回到了洗手間刷牙,宋晏明則是洗了手,將熬好的粥端出來了。

明明是粥,卻愣是被煮成了糊。

乾巴巴的,一大早上的便讓人毫無胃口。

「包包和衣服我都掛出去了,我昨晚賣了十二萬。」

她說著看了一眼手機,沒想到睡一覺的功夫,新增了幾單,「不對,是三十六萬,你看,昨晚又有人下單了!」

許藝頭一次賣這種奢侈品,也是頭一次賺這麼多錢。

「等會兒吃完飯我們把賣掉的東西寄出去,剩下的拿袋子裝上車去你爸媽那邊,賣了之後就有錢了,房子退了吧,這裡的房子雖然破,但一個月租金也好幾千了,早點退了早點省錢。」

她激動的跟宋晏明分享,絲毫未察覺男人看她的眼神很奇怪。

「怎麼了?」

「你之前擔任助理,你怎麼知道總公司的財務副總監是楊昆?」

書里,女配和楊昆確實從未見過,連接觸都沒有過。

她暴露了?

「我聽秦泰說的。」

許藝迫不及待的要將楊昆這個罪魁禍首揪出來,亂了方寸。

好在宋晏明只是低低的應了一聲,並沒有多大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