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書後,我抱緊破產大佬大腿許藝宋晏明試讀新章版 第6章_安幽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飯後許藝大着肚子拿出許多袋子,將女配的奢侈品包包和衣服全都裝進去。

看上去多,收拾起來更多,許藝累得滿頭大汗,拖着搖搖欲墜的大肚子來回忙活。

宋晏明本來還在忙工作,敲打鍵盤聲音響個不停,兩人各忙各的,互不打擾。

過了一陣,許藝將裝好的第一批包包從卧室里拽了出來。

包包太重,她拖不動,險些一個趔趄栽倒在地。

正當她腳滑一屁股往後退,身後的一隻大掌扶住了她的腰z肢……

「慢點。」

許藝回頭,對上他清雋的眉眼,不由得羞紅了臉。

還沒等她說上話,宋晏明掃了一圈屋裡的東西,親自動手幫他收拾。

「你休息,我來。」

許藝到沙發上坐下,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這種事情男人都主動來了,那她何不歇歇?

宋晏明雖然是雙手從不沾家務的大少爺,但在這方面像是有天賦一樣,一學就通。

看他勤快的樣子,許藝甚感欣慰,大佬就是大佬,跟着大佬混未來可期。

許藝喝下半杯水,肚子里的孩子又在翻江倒海的亂滾了,她第一次感受到肚子里有個生命的神奇之處。

他就在裏面動,像是在裏面跳操一樣蹦躂。

許藝起身,準備進去和宋晏明一起收拾,一眼就望到了他電腦里的內容。

光看那些文字,就已經讓他看不懂了,還有亂七八糟的代碼組合在一起,越看越雜,越看越陌生。

東西收拾完畢,已經快中午了,宋晏明親自動手,一趟一趟的將東西扔進了後備箱,堆了滿滿的一個後備箱,連后座都沒放過。

開車往郊區的路上,許藝打量了一番小說里寸土寸金的江城,連綿不絕的大樓接地而起,一條溫柔的江河橫在江城中z央,將整個江城分為江南與江北。

郊區某三居室,蔣青和宋文斌正在收拾屋子。

長達半月的掙扎,最終是放棄了掙扎。

一向金尊玉貴的宋家夫婦接受了破產的現實,開始了苦中作樂。

宋文斌找了個份工作,天天受人白眼,「這不是宋董事長嗎,宋董事長來了?」

「宋董事長要不要喝杯茶。」

宋文斌現在上班的地方,正是之前求着他合作卻被他無視的供應商,對方想着法的刁難他。

但宋文斌能屈能伸,明白虎落平陽被犬欺的道理,只當對方是條狗,賠笑認真工作就好了。

蔣青也沒有閑着,除了在家準備飯食,一有空就有幫周邊鄰居帶孩子,按照每小時計費賺一點微薄的收入貼補家用。

宋雨茜大了,也懂事了,學設計的小姑娘工作好找,但也受到了不少牽連,在外過得如履薄冰。

今天得知許藝要跟着宋晏明回來,一家人都在家裡打掃衛生,等着許藝接納現在的宋家,生下孩子好好過日子。

「媽,你鍋里的湯是不是燉糊了?」

「有嗎?」

「你看看去,我聞到了一股糊味。」

蔣青扔掉手裡的抹布往屋裡去了,揭開鍋蓋,「沒糊,哪裡糊了,我一早去隔壁菜場買的土雞。」

蔣青蓋上了蓋子,宋文斌見她手忙腳亂的樣子,笑得咳嗽,「這雞死得冤。」

「什麼?」

「沒什麼。」

宋文斌起身繼續幹活,將花瓶里的水換了,宋雨茜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媽,她是真的還是假的,該不會故意答應,等到了再來鬧?」

蔣青也不知道真的還是假的,電話里聽着挺感動的。

「別把人想的那麼壞,萬一變好了呢?」

——

叮咚叮咚……

蔣青連忙去開門,入目的便是一大個袋子,「文斌,雨茜,快來幫忙!」

一家人合夥將東西搬進了屋裡,三居室,主卧騰出來給許藝和宋晏明住,現如今主卧被塞滿了雜物。

都知道許藝愛買,但親眼見到,還是有些震撼。

「這,這也太多了。」

宋雨茜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許藝,你這是不把我們家的錢……」

蔣青打了她一下,連忙朝她使了個眼神,宋雨茜將到嘴邊的話咽回去。

許藝也有點不好意思,「媽,雨茜,你們看看有沒有什麼喜歡的,就留下來,這些東西都不便宜,用晏明的錢買的。」

「剩下的我打算拿去賣掉貼補家用,這套房子多少錢,我們把這套房子買下來,這樣就不用被房東趕來趕去的。」

許藝主動說道,「你們喜歡的就留下來,留幾樣。」

「不必了。」

蔣青眼睛有些濕潤,笑着握住她的手,「你能有這份心已經很好了,我們現在不適合用這些東西,用了反而被人笑。」

身居高位,用假的都是真的,但如今落得這種結局,住到郊區來了,生存都成問題,繼續拿這些惹眼的名牌到處晃就是自欺欺人。

「你坐着,我去給你盛碗雞湯。」

許藝在卧室連個坐的地方都找不到,宋晏明卻突然進來,關上了門。

「這些東西你要是喜歡就留着,我再怎麼樣也淪落不到讓自己的女人賣東西來養。」

許藝怔了怔,「我不喜歡了,不喜歡才要賣掉。」

「你以前最喜歡。」

女配過去最大的愛好就是消費,哪個大牌來了什麼新款,稀有色,冷門色,只要她喜歡不用考慮性價比,統統拿下。

她可以不背,可以不穿,不戴,但是必須要有,看到這些奢品便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

「以前喜歡的跟現在喜歡的不一樣,東西太多堆在這也成了垃圾,不如賣了。」

「雞湯來了,許藝,過來喝點雞湯吧!」

「來了媽。」

許藝與宋晏明擦身而過,感覺到這個男人的頹廢,她安慰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一時低谷而已,很快就會度過難關,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儘力就好。」

「許藝,你多喝點雞湯,多喝點。」

許藝端過來,喝了一口,險些被鼾死,她蹙着眉頭,差點眼淚都出來了。

雞湯為什麼能又咸又酸,放了多少鹽,多少醋?

「怎麼了許藝,好吃嗎?」

許藝深深的看了蔣青一眼,蔣青做飯全靠保姆幫忙,單拎出來是要多難吃有多難吃。

「吃雞腿啊,現在是兩個人了,不用刻意減肥的。」

一般難吃許藝還能吃得下,但這實在太難吃。

宋晏明從卧室里出來,端走她手裡的雞湯喝了一口,「媽,太咸,太酸,少放點鹽,下次不要放醋。」

說著,宋晏明將雞湯全部倒了,加了一點水重新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