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書後,我抱緊破產大佬大腿許藝宋晏明試讀新章版 第7章_安幽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經過了宋晏明的手藝,雞湯談不上好喝,但是能喝,清淡,帶着一股淡淡的鹽味,撒了點胡椒。

一家子守着許藝喝,滿目慈愛。

蔣青就連看許藝的眼神都溫柔至極。

要說蔣青,她其實對女配一直都好,甚至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最疼女配的人,蔣青年輕的時候喜歡到處去旅遊,尤其酷愛去那些窮鄉僻壤的地方,只有那些地方風景才是極美的。

那年生了宋雨茜,蔣青便去了山區旅遊,還給當地的孩子們帶了些禮物。

女配就在一堆孩子中間,黑乎乎的臉,髒兮兮的手,伸手去搶蔣青帶來給孩子們的糖果。

蔣青拉着她的手,「慢點小姑娘,都有,都有的。」

女配點頭,朝着她說道,「阿姨你真好看。」

蔣青樂壞了,還年輕,哪裡經得了這麼天真無邪的誇獎,她帶着女配去洗手,給女配的東西是最多的。

那幾天女配一有空就跑來找蔣青,待了幾天竟然有了感情了。

一經了解,蔣青知道她媽媽生下她沒多久以後爸爸眼睛就瞎了,好好的人突然成了瞎子,又遭遇老婆的背叛,女配的爸爸跳下山崖自殺了。

一家人沒什麼經濟來源,全靠着低保過日子。

女配跟着奶奶長大,要什麼沒什麼,要多可憐有多可憐,老太太歲數大了,諸多不便……

蔣青覺得她很可憐,便問她,「你要不要跟我去城裡?」

「要,我要去,阿姨我捨不得你,我從小沒有媽媽。」

女配的心機從小就體現得淋漓盡致,蔣青得到了她的同意,心疼的抱起她去跟女配的奶奶談判。

女配的奶奶一把年紀了,自己養活自己都吃力,還要拿低保養着這麼個孫女,日子過得是生不如死。

一聽說蔣青要資助她讀書,帶她回城裡養,激動得連連拍手叫好。

村裡人都說女配是運氣好。

蔣青從大山裡將女配帶走的那天,女配穿着新衣服,新皮鞋,由蔣青拉着手光榮離開。

當時大山裡的孩子跟了一路,滿臉羨慕……

自此以後,女配過上了不一樣的生活。

住着別墅,豪車接送,還有一個優秀的大哥哥保護她。

還好還好,一手好牌還沒有打得稀爛。

「你多吃點,胖點不要緊,等孩子生下來在減肥。」

想到蔣青對女配的好,許藝不由自主濕z了眼眶,連忙抱着她,「媽……」

蔣青愣了一下,邊上的宋雨茜也呆住了。

自打許藝爬上了宋晏明的床,對家裡人態度大變,仗着懷孕後更是誰也不放在眼裡。

「媽,對不起,我做的事讓你傷心了。」

「是我不好,對不起……」

蔣青完全擔得起女配的一聲:媽。

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恩人,她給了她一切,她說女孩子就要穿得漂漂亮亮的,鞋子不舒服就要換,給她買第一件小背心,在她生理期時會給她熬紅糖。

蔣青眼眶也微微濕潤了,「都過去了還說這些幹什麼,只要我們一家人齊心協力好好過日子,以前的那些都不要提了。」

宋雨茜看慣了許藝跋扈的樣子,加之一直都不喜歡她,沒忍住翻了個白眼。

這一幕恰好落在了宋晏明的眼中,「哥,她怎麼了?」

「她是不是……」

「你過來一下。」

宋晏明起身先到了廚房裡去,打開冰箱拿出了裡頭的藍莓。

宋雨茜伸手拿了一個,被他打了手。

「幹嘛?」

宋雨茜轉頭又看着外頭,「哥,她怎麼突然這麼大變化?是不是又做了什麼事情想讓我們替她擦屁股,還是她跟她那些狐朋狗友,又……」

「你哥我現在沒能力替她擦屁股,她心裏很明白。」

「那就怪了,她之前不是吵着要打胎嗎,你昨天過去跟她說了什麼?」

「宋雨茜,你是我妹妹。」

「嗯。」

「她是我老婆,她現在好不容易讓我省點心,你就別讓我操心了。」

宋晏明將藍莓放在水下沖了又沖,許藝趴在蔣青懷裡還在說知心話,這一幕將宋文斌也感動哭了。

「我也有錯,我要是知道你喜歡晏明,我就主動一點安排好了,哪裡用得着你一個女孩子……」

「你老實告訴我,我怎麼會反對?」

宋晏明沒出聲,默默放下藍莓回到了房間里。

破產是一件很糟糕的事,這幾天大家的心情都很差,但一直在相互鼓勵,生怕將從外頭帶來的糟糕情緒帶到家裡來。

所以這個家裡,一直瀰漫著一種虛偽而微妙的愜意,大家都怕自己成為那個打破愜意的人。

許藝出現得剛剛好。

酒店,黃琪琪打許藝的電話,無論怎麼打也打不通。

「她把我拉黑了?」

黃琪琪一頭霧水,心裏將許藝的祖宗十八代都翻出來罵了個遍。

她一身紅色後媽裙,外頭的薄紗外套滑落至雙肩,站成了一個外八字,一手叉腰。

「死村姑,都成山雞了還給我擺架子,行啊,我要看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黃琪琪將手機扔進了包里,刷開了酒店的房門。

一進屋便摟着男人的脖子,范敬同打量她一番,「人呢?」

「幹嘛~我又不比許藝差,她只經歷過一個男人,哪有我有經驗……今晚……」

黃琪琪搔首弄姿,手已經挪到了男人領帶的位置,范敬同一把抓住她的手。

「別跟我耍花樣,我要宋太太伺候我。」

「宋太太,你就把我當宋太太好了,范總……一個孕婦有什麼好搞的呀,不如!啊!」

范敬同一把甩開她,「你不說你有本事把她約出來伺候我,在我面前誇這個口,現在打臉了?」

「范總,本來她是答應了,陪你之後就去打胎,結果她不知道腦子哪裡生鏽了……」

「她說什麼?」

范敬同跟宋晏明一直是生意上的對手,長期不合,但礙於宋家財大權大只能忍氣吞聲。

終於有機會睡宋晏明大着肚子的老婆,這多刺激,結果這女人,竟然放了她鴿子。

「她說的話我都不好意思跟你講,幼稚。」

「說。」

范敬同捏着黃琪琪的下巴,黃琪琪心下一驚,「范總,你輕點嘛,嗯……啊!范總,你輕點,你輕點啊!」

她這下巴是墊的捏壞了修復老費錢了。

「她說她要陪着宋晏明渡過難關,要跟他一起共進退,還說要陪他東山再起,她這不是腦子有坑是什麼?哎喲……疼,疼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