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你敢!」

何氏色厲內荏地道,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兩步。

  孫芸步步緊逼,她摘下口罩,讓何氏看到她臉上滲人的笑容:「你看我敢不敢?」

  「不然……咱們試試?」

  何氏嚇得轉身就跑,大女兒變了,不行,她得回去找人,找人將她綁回娘家。

  先將她嫁了,再把兩個拖油瓶給賣了!

  只要將這不孝的東西送進曲家,她就別想出來蹦躂!

  孫芸不知道何氏在打什麼壞主意,何氏走後她就重新戴上口罩,去將院門兒給關了。

  關好門,她便去灶房舀了一盆子熱水端回屋,隔着門就聽見一陣兒『噠噠』聲兒。

  推開門就見小蔣煜光着腳丫子站在床邊,有些慌亂無措地看着她。

  蔣芸知道他的心思,小傢伙必定是怕偷聽被發現,然後就想逃上床,可跑到床邊就想起自己是光腳丫子下的地,怕把嶄新的被褥給弄髒了,故而不敢爬床,就可憐巴巴地站在床邊。

  見蔣芸走近,蔣煜緊緊抿着唇,然後忽然轉身背對着她,將小屁屁撅着,把小臉兒埋進被褥里,瓮聲瓮氣地道:「你打吧!」

  被窩裡的姝兒也含了一包眼淚,可憐巴巴地背過身,學着哥哥的樣子,然而還沒說話就哭了起來。

  「我沒事兒打你們做什麼?

打你們我不會累的么?」

孫芸無奈,把小姑娘重新塞回被子里,真是個小哭包,眼淚也太多了!

  姝兒愣了愣,然後小臉兒上就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娘親不打姝兒啊……」噫……小東西眼淚珠子還掛在睫毛上呢,這就開心起來了。

  蠢蠢的樣子萌死了都。

  孫芸忍不住挼了挼她的小光頭。

  然後對蔣煜道:「倒是煜哥兒,下次再敢不穿鞋就下地,打斷你的腿!」

  「過來洗腳丫子!」

  孫芸一把將他扯起來,將他摁在小凳兒上坐着,繼續兇巴巴地道:「自己洗!」

  「自己洗就自己洗!」

蔣煜梗着脖子嘀咕,但語氣卻是弱了很多。

  「現在你們知道了吧?」

孫芸笑着挼了一把蔣煜的光頭,「娘不會賣你們!」

  蔣煜撇過小臉兒,抿唇不吭聲。

  蔣姝倒是開開心地從被子里探出自己的小臉兒:「太好了,娘親不賣我們了!

哥哥,娘親不賣我們了噠!」

  說完小姑娘就忍不住在床上打起滾兒來。

  等她滾兒夠了,煜哥兒的腳丫子也洗好了,孫芸將煜哥兒抱床上去,又從懷裡(空間)拿出兩塊兒紅豆糕遞給他們:「快吃吧!」

  孩子們的眼珠子都瞪大了,這是糕點!

  好香呀!

  他們看過娘買給表哥表姐,鬧着要嘗嘗卻被娘打了一頓。

  外祖母還說他們是賤種,不配吃糕點。

  「娘,真的給我們吃嗎?」

小姑娘有點不敢置信,小男孩兒也一樣,兩人都沒敢伸手拿。

  孫芸將兩塊兒糕點塞他們手裡,彎腰摸着兩人的小腦袋,柔聲道:「娘以前不對,做得不好,傷了姝兒和煜兒的心。

  娘以後不會了,以後娘只對你們好!

  外祖母要賣你們,還想賣了娘,外祖母是壞人,娘以後不跟外祖母他們好了!

  只跟姝兒煜兒好。

  姝兒煜兒能原諒娘么?」

  蔣姝跟蔣煜兩個孩子從未被親娘這般溫柔對待過,到底只是四歲的孩子,對母親的孺慕之情是天生的,親娘稍微對他們好一丟丟,立刻就能把以前受過的傷害忘個一乾二淨。

  沒有孩子不喜歡吃糕點,也沒有孩子不期待母親的愛。

  這不,小姑娘試探着去牽孫芸的手,女娃娃的手小,只能抓住孫芸的兩根手指頭。

  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孫芸,見她並沒有甩開自己,就開心地笑了,眉眼彎彎的滿足模樣像極了偷到油的小老鼠。

  孫芸瞧着心都要化了。

  這麼可愛的孩子,原主怎麼就捨得苛刻冷待?

  孫芸反手握住了孩子的小手,一下下地摩挲着。

  小姑娘更高興了,眼都笑沒了。

  真好!

  她喜歡現在的娘親。

  老天爺爺,請您保佑姝兒的娘親往後對姝兒和哥哥一直這麼好,喔喔,還得加上爹爹!

  小姑娘在心裏偷偷許下願望。

  她奶聲奶氣地對孫芸道:「娘,還要跟爹好!」

說完就低頭盯着手裡的糕點狠狠地吞了吞口水,看得出來非常非常想吃。

  但她還是將糕點遞到孫芸的唇邊:「娘吃!」

  孫芸笑着說:「娘吃過了,乖,你們自己吃!」

  兩個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吃,又捨不得,小模樣瞅得人心疼。

  「別捨不得,娘以後掙錢給你們買!」

孫芸耐心地哄着兩個小傢伙。

  「你們別擔心,家裡還有錢,糧食也還有,娘都藏起來了,他們誰都找不到!」

  聽孫芸這般說,兩個孩子再控制不住自己,一起張口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小口。

  一小口的點心入嘴,兩個孩子齊齊瞪大了眼睛看向孫芸,眼裡明晃晃的震驚。

  不愧是雙胞胎,小動作小表情簡直一模一樣。

  「好好吃呀!」

蔣姝驚嘆出聲兒,瞪得溜圓的眼睛瞬間就眯成了一條縫,活脫脫一隻饜足的小貓咪。

  蔣煜也認為這是世上最最最好吃的點心,但他不說!

  「你吃!」

經過一番激烈地掙扎,蔣煜將手裡的點心再度遞到孫芸唇邊。

  喊娘是不可能喊娘的,但是這點心是她給的,爹爹說過,做人要懂禮貌。

  如果她能一直這般好的話,那他……那他以後就不總想着咬她了!

  蔣煜別彆扭扭的樣子逗樂了孫芸,這次孫芸沒拒絕,她小小的咬了一口。

  蔣姝見孫芸嘗了哥哥手裡的紅豆糕,也連忙不甘落後地舉起自己手裡的糕點。

  孫芸也賞臉地咬了小小一口。

  「好了,你們幫娘去看看你們爹,娘要給你們做飯了!」

  「趕緊將糕點吃完,千萬不要讓外人看見你們在吃糕點,不然外祖母知道了會來家裡搶的!」

孫芸叮囑兩個孩子。

  孩子們一聽,連忙加快了吃糕點的速度,吃完就穿好孫芸給他們做的新鞋襪,從床上溜下來,手牽手地地跑出了屋子,去隔壁找他們爹。

  「蔣紹家的!」

這時,一名瘦弱的婦人挎着一個籃子走進院子,孫芸連忙迎了上去。

  來人是一條街的街坊田嬸兒。

  田嬸兒是個善良的老太太,就是命不好,一共養了五個兒子,四個死在戰場上,如今最小的一個也上了戰場,一點兒音訊都沒有。

  她獨自一人拉吧幾個孫子孫女兒,日子過得苦得很。

  田嬸兒將臂彎的籃子取下來,塞給孫芸:「這是些雜糧面,夠你支應幾日,多的嬸子也擠不出來了,你別嫌少!」

  說完她意味深長地看了眼孫芸:「往後啊,你也長個心眼兒,別家裡有點兒啥就盤給娘家。」

  先前孫芸跟她親娘鬧騰的動靜兒,她在隔壁聽見了。

  若不是見孫芸態度強硬醒悟了過來,她也不會多餘跑這一趟。

  孫芸知道田嬸兒是好聽提醒,畢竟原主以前就是個魚鷹女,左鄰右舍都看着呢。

  好在今兒鬧了一場,她故意揚着聲兒呢,正好藉著這個契機改變形象,省得她跟原主的差距太大,被人當成妖孽弄去燒了。

  想到這裡,孫芸就露出一副羞愧難當又後悔莫及的模樣,她黯然道:「田嬸兒您放心,我再不會像以前似的犯傻了。

  經了這一遭,我才知道我娘家沒把我當人……那曲屠夫可是打死過四個老婆的人,我娘他們竟然也要逼我嫁過去,這跟逼我去死有什麼分別?」

說到這裡,孫芸還掉了兩滴眼淚。

  「以前是我糊塗了。

  往後我不會了,我會照顧好蔣紹和兩個孩子的!」

  田嬸兒聞言就抓着她的手拍了拍:「這就對了!」

  「只要你有這個心,再難的日子也能熬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