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明:從訂婚董小宛開始 第7章 董小宛的困境_安幽小說
◈ 第6章 有貓膩

第7章 董小宛的困境

傍晚,董家門前。

「朱公子,董夫人並無大礙,靜養數月便好。只是,每日當按時服藥,切忌傷神,不可大悲大喜。」老神醫向著朱栩和董小宛囑咐道。

王勝的辦事效率很高,當朱栩提出了要求之後,他立刻便請了老神醫前來,並在老神醫開了藥方之後,配好了足量的藥物,免去了董小宛很多麻煩的同時,也為她省下了抓藥的銀子。

朱栩和董小宛連忙道謝。

老神醫客套了幾句,轉身登上馬車離去。

朱栩目送他離去之後,向董小宛笑道:「嬸嬸無恙,小宛也不必擔憂了。」

董小宛深深看了他一眼,紅着眼眶,輕輕點了點頭。

王勝給了他一次寶貴的人情,他本可以利用這次機會為自己謀取諸多利處,可他卻毫不猶疑的用這次機會請來了名醫為她母親治病。

這讓她心頭對朱栩充滿了感激以及虧欠。

「此時天色將晚,未免母親擔憂,我便先告辭了。」朱栩看了看天色,向她說道。

朱栩平時的生活很有規律,上午在母親的教導下讀書寫字,下午出門逛逛,到申時就要回家了,而此時已是酉時了,他的母親應該已經着急了。

聽他要走,董小宛連忙看向了他,想要挽留,卻是不知如何開口。

朱栩見狀笑道:「明日我會再來,屆時,有事要與你商議。」

董小宛看了看他,輕輕點了點頭:「那,我送送你。」

「不過百步之遙,何須相送?」朱栩搖頭輕笑,「小宛還是回去照料嬸嬸吧。」

說完,卻是轉身離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董小宛的美眸中滿是霧氣,她站在原地,直到他完全消失在視野中,才略帶失落的回到了房中。

回到房中,她卻見原本一直昏睡的母親白氏,已是清醒了過來。

「娘,你醒了!」她輕呼了一聲,連忙來到了白氏的身邊。

看着她那通紅的眼眸和憔悴的神色,白氏的眼神中滿是疼惜和自責:

「小宛,是娘無用,累得你受苦了。」

董小宛搖了搖頭:「不是娘的錯兒,女兒也不苦。」

「聽小梅說,今日那些殺才又上門了?」白氏問道,她昏睡了一整天,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嗯,來了。」董小宛忽然有些失神,「還打傷了朱公子。」

「朱公子?」

董小宛沒有隱瞞,緩緩將今天的事情都告訴了她。

白氏聽聞後垂淚道:「多虧朱公子了,否則,你我母女,怕已是入了陰曹地府了。」

如果不是朱栩阻止了那些潑皮無賴,後果不堪設想。更別說他還請來神醫,為她治病了。

董小宛的美眸中滿是歉疚:「我虧欠朱公子良多,卻無以為報。」

白氏的目光中也滿是哀色,雖然朱栩幫助了她們許多,但,這些幫助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她們的問題。別說報答朱栩了,她們連自己的明天都看不清。

「若他們再來討債,我們又當如何?」她深深的嘆息了一聲。

董小宛沉默了,良久之後,她低低一嘆:

「誰,又能幫得了我們呢?」

……

朱栩告別了董小宛之後,向著家中緩緩走去。

之所以走的很慢,是因為他的心神都沉浸在了系統中,確切的說,是系統面板上那一條條的系統提示中。

「叮!宿主獲得情緒值15點。」

「叮!宿主獲得情緒值10點。」

「叮!宿主獲得情緒值20點。」

……

這一條條的系統提示,大多數都是他在玄妙觀前作畫時獲得的。

這也是他會帶着董小宛去玄妙觀的原因:他要用超越這個時代的畫作形式和技巧,來獲取情緒值。

事實證明,他的做法很對,他也因此獲得了豐厚的回報:

情緒值3021點。

也許看起來並不多,但能做的事已經很多了。

比如,兌換白銀三百兩,或者各種生活用品、古玩字畫,甚至是簡單的電子產品。

有了這些東西,他在這大明王朝即將崩毀的亂世中,就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

他所付出的,不過只是一塊畫板,一支炭條,兩張畫紙,以及些許的時間而已,成本幾近於無。

而這這才是他穿越過來的第一天,他還有足夠的時間來謀劃。

就在他打算仔細查看系統,給自己做一個規劃的時候,一個聲音卻是聲音卻是忽然響起:

「栩兒!」

他抬頭望去,卻見一個婦人快速的朝他跑來,正是他的「母親」,定氏。

他連忙迎了上去。

定氏一把抱住了他,神色焦急的上下打量着他:

「栩兒,你沒事吧?可有哪裡傷着了?」

「我沒事。」朱栩搖頭。

「當真沒事兒么?」定氏依舊滿臉的緊張。

「當真沒事。」

「沒事便好,沒事便好啊。」定氏又打量了朱栩一陣,見他無恙之後,這才放心了不少。

不過隨後卻是忽然皺起了眉頭:「為何今日你看起來,有些許的不同。」

此時的朱栩已經不是當初的朱栩了,而且,他還服用了洗髓丹。

「我正長身子呢,有些不同也是理所應當。」朱栩連忙敷衍了一句,轉移了話題,「倒是娘為何以為我傷着了?」

定氏聞言拍了拍胸口:「適才我聽聞你與黃二那些潑皮起了齷齪,被他們給打傷了。」

她下午聽說了這件事,一直心緒不寧,再加上朱栩晚歸,心裏焦急不已,因此守在了路口,等他歸來。

「娘且放心便是,我的確是與那些潑皮起了些口角,不過倒是並未受傷。」

定氏微微蹙眉:「你怎會和他們牽連上的?」

朱栩沒有隱瞞,將董家的事情告訴了她。

定氏聞言沉吟了片刻,回到家中之後,她回了自己的房,不多時卻是拿着一物交給了他。

朱栩接過一瞧,卻見這是一張帖子,封面上寫着:

憑此帖至安平商號取銀一千兩整。

除此之外,上面還有幾枚簽章。

這卻是一張安平商號發行的會票,是可以找安平商號拿錢的。

朱栩詫異的看向了定氏,他們母子的生活並不富裕,可她竟然在安平商號存了整整一千兩!

「董家當年對我們有恩,此時他們落難,我等豈能見死不救?你明日去取了銀子,替他們還債。切記,此事不宜聲張。」定氏向他小聲囑咐。

「娘,這銀子是哪裡來的?」朱栩問道。

「這些,都是娘的嫁妝。你還小,別多問。」定氏解釋了一句,但眼神卻是有些閃爍。

很顯然,她沒有說實話。

朱栩看了看手中的帖子,又看了看她,忽然笑了:

這事兒,有貓膩。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