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龍月國,京都,威遠伯府邸。

  本該濃情蜜意的喜房,卻上演着血腥的一幕。

  新娘滿身是血,用盡全身力氣向外爬着,嘴裏還喊着。

  「救我——」  「想跑?

呵呵!

沒門!」

  一名白衣女子,用力揪住了新娘的頭髮。

  新娘哭着哀求,「求求你們,放了我吧……」  「放了你?

呵呵,蘇沫顏,你知道嗎?

你和宇哥哥談情說愛的這四個月我是怎麼度過的嗎?

我度日如年,心如刀割,每次看到宇哥哥牽你的手,我都恨不得把你的手剁下,將你這張狐媚子臉給用針紮成馬蜂窩!

你和宇哥哥拜堂的時候,我更是忍不住想要將你千刀萬剮!」

  女子說到這裡,臉上的妒忌表情又變得得意起來。

  「不過幸好,宇哥哥根本就不愛你!

而我才是宇哥哥的正妻,哈哈,你蘇沫顏就算身份尊貴又如何?

你也不過是個奔上門的妾室!

他主動接近你,也不過是因為我看上了你的這張臉。

今夜,只要剝了你的皮,戴在我的臉上,我林婉兒就是蘇國公府家的大小姐蘇沫顏了!

而我再略施小計,把你父親手中的百萬兵符騙到手,從今以後,就沒有人再敢小看我和宇哥哥了,哈哈哈……」  蘇沫顏不敢相信,她愛的男人打的是這個主意!

  她哭着問:「蕭宇,她說的是真的嗎?」

  蕭宇一臉鄙夷地走到蘇沫顏面前,話語中滿是厭惡:「是真的,你這個死肥婆,除了身份蘇國公府的大小姐外,一無是處!

你自己看看,你身上的肥肉!

哪個山匪會瞎了眼去綁你?

那都是我找人故意綁了你,再故意恰好路過救你。

每次和你裝深情我自己都噁心的要吐了!」

  蘇沫顏聽着蕭宇話語之中的厭惡,聽到耳邊有什麼東西碎了的聲音。

  林婉兒見蕭宇和蘇沫顏說話,不免吃味,「宇哥哥,別和她廢話了,趕快動手吧,我都等不及了!」

  蕭宇溫柔安撫着林婉兒,「婉兒別急,等我把她打死了再剝她的皮。」

  下一刻,他拿着榔頭就對着蘇沫顏的腦袋狠狠敲了下去。

  「嘭!」

  蘇沫顏腦袋一痛,人直接倒地。

  彌留之際,她流下了悔恨的眼淚。

  後悔不聽父親的話,後悔自己沒有早點看清楚蕭宇的真面目。

  更恨自己沒有能力親手殺了蕭宇和林婉兒,替自己報仇。

  ……  「宇哥哥,你下手小心一點,可不能把她的臉給弄壞了,要不然,蘇國公肯定會懷疑的。」

  「知道了婉兒,你放心,我一定會很小心小心的。」

  蘇沫顏迷迷糊糊之間,就聽到一對男女在自己的耳邊不停地聒噪。

  她試圖睜眼,發現眼皮有千斤重,後腦勺疼得就像是被人砸了一樣!

  「嘶——」  當有尖銳的利器刺破了她的脖子時,蘇沫顏痛的立即睜開了眼坐起身。

  「啊——」  「鬼啊——」  驚叫聲刺痛了蘇沫顏的耳膜,她還沒有來得及看清楚眼前的情況,就有大量的記憶涌了進來,疼地閉上了眼。

  她堂堂末世軍醫在救一個嬰兒時,意外墜入懸崖。

  再睜眼,就來到了歷史沒有記載的龍月國。

  原身也叫蘇沫顏,蘇國公府大小姐,身高按照現代說法是一米六,體重二百斤,戀愛腦,單純好騙。

  四個月前,原身被山匪綁架,恰逢蕭宇路過,出手相助救了她。

  原身對他心生愛慕,在得知蕭宇正被威遠伯夫人逼迫娶一個屠夫的女兒後,她不顧父親反對,寧願主動和國公府斷絕關係,也要帶着母親留給她的嫁妝,上趕着下嫁給威遠伯府家的庶子蕭宇。

  這不,老天爺懲罰戀愛腦了。

  新婚當夜就被小三還被殘忍地殺了!

  原來渣男早已經娶了林婉兒為妻,但是為了騙原身,故意說自己沒有成婚!

  渣男是真的愛林婉兒啊!

  不僅殺了原身,還要剝她的皮送給林婉兒戴,讓林婉兒代替原身國公府大小姐的身份,搶走原身父親的百萬兵符,成為人上人!

  回想着原身死前的悔恨,蘇沫顏暗罵蕭宇和林婉兒是渣男賤女,蘇沫顏,既然我用了你的身體,你的遺憾我會替你完成!

  「宇,宇哥哥……她,她好像是詐屍,要不你,你再給她一榔頭?」

  林婉兒推了推蕭宇。

  蕭宇也很害怕。

  畢竟他剛剛已經確認了,蘇沫顏沒有了呼吸,他才開始把匕首捅進蘇沫顏的脖子,想要從脖子處開始剝着蘇沫顏的皮膚,沒想到刀剛刺進去,蘇沫顏就睜了眼睛還坐了起來。

  可把他和林婉兒嚇個半死!

  現在看着蘇沫顏閉着眼睛,半天又不動了,蕭宇也就膽子大了起來。

  他拿起榔頭,再次走到蘇沫顏的面前,揚起榔頭就重重地向著蘇沫顏的胸口砸去。

  可這一次,沒有預料中的鮮血四濺,反倒是一記帶着戾氣的責罵訓斥。

  「媽的,你找死!」

  只見蘇沫顏睜開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奪走了他手中的榔頭,抓住蕭宇的肩膀往下拉。

她抬起腿,用膝蓋狠狠地頂撞了蕭宇的肚子,再狠狠地踹了他一腳老二的位置。

  「唔——」  蕭宇吃痛,面色漲紅一片,摔倒在地,痛得滿地打滾。

  林婉兒看到這一幕,嚇得全身顫抖,想要逃跑。

  可她不過一轉身,就被蘇沫顏抓住頭髮。

  「想跑?

呵,林婉兒,惡鬼索命,你覺得你跑得掉嗎?」

  「別,別殺我,嗚嗚嗚……」  林婉兒滿臉淚水,楚楚可憐地看着蘇沫顏:「蘇小姐,冤有頭債有主。

是宇哥哥……」她突然想到,鬼是要認全名的,於是又連忙說著,「是蕭宇!

是蕭宇他指使我乾的,不是我,我沒有想要你的人皮,你要殺,就殺蕭宇好了!」

  蕭宇沒想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居然轉頭就賣了自己,心裏傷心和震驚之餘,更多的是氣憤!

  「林婉兒你個賤人!

你居然敢出賣我?
!」

  「我沒有出賣你,我說的是實話,就是你殺的蘇沫顏。」

林婉兒又看向蘇沫顏:「蘇小姐,求你饒了我一命吧!」

  「饒你一命?」

  蘇沫顏冷笑一聲,她拿起榔頭用力敲在林婉兒頭上。

  「那你們可曾饒過我一命?」

  當林婉兒像是破布娃娃掉落在地時,蘇沫顏帶着嗜血的笑容,丟掉榔頭,撿起匕首,看着癱坐在地上的蕭宇。

  「血債血償,你說,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