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早就有所忌憚。

  與其等着皇帝動手,給國公府蓋上一些有的沒得罪名,不如主動把可控的把柄送到他面前。

  只需削弱一點蘇國公的實力,就可以保國公府上下一條命。

  蘇正看着地上聲聲淚下的蘇沫顏,說氣吧,也氣,但更多的是心疼。

  所有的惱怒和不滿,全在他得知蘇沫顏被傷,差點死了的時候,全部消散。

  這是他最寶貝的女兒!

  他疼愛了十八年的女兒,即使她肥她飛揚跋扈,肆意妄為,他依然想要把全天下最美好的寶物給這個女兒。

  現在看着她面色蒼白,傷口處還有血跡溢出,長長嘆息一聲。

  「行了,起來吧。」

  蘇沫顏知道,自己已經成功了一大半。

  如果是往常她受了委屈,蘇正早就心疼牽着她的手,帶她回家,讓人給那些欺負她的人揍一頓或者罵一頓了。

  人原諒另外一個人,張張口就可以,但心裏的傷痕卻不是那麼輕易抹平。

  父女之間因為嫁蕭宇的事情,心裏傷的又何止是一道傷口?

  蘇正肯定對原身特別失望。

  沒關係,她會慢慢將那些傷口全都撫平!

  「謝爹爹。」

  蘇沫顏感激地笑了笑,她站起身,肥胖的身體左右搖晃,眼睛也模糊起來。

  下一刻,她就聽到蘇正擔憂的叫聲。

  「顏兒?

乖囡囡!」

  ……  當蘇沫顏再次睜開眼睛時,就看到自己躺在雕花木床,身蓋上好的雲錦棉被。

  空氣之中,還有着好聞的茉莉香味,她知道,這是原身在國公府的廂房。

  蘇正,帶她回國公府了。

  她坐起身,打量着原身的屋子。

  雖早已經有了準備,可蘇沫顏還是忍不住地被刺瞎了眼睛。

  艹!

  真他娘的金光閃閃啊!

  原身喜歡金子,所以蘇正就把皇帝賞的錢,大部分兌換成金子,讓工匠給原身的閨閣,打造成了金寶閣。

  先不說屋中大件,就是那夜壺,都是金子做的!

  奶奶的!

  真豪橫啊!

  要是她親爹就好了!

  等等,現在蘇正就是她親爹!

  「大小姐,你醒了?」

  這時,一個小丫鬟端着一個金盆走了進來。

  見到蘇沫顏醒了以後,特別開心,「奴婢這就讓人通知老爺的去!」

  「等一等!」

  蘇沫顏叫住了她,然後搜索着原身的記憶,試探性地問着。

  「秀兒,是你嗎?」

  秀兒點頭:「是奴婢啊!」

  回答完,秀兒一臉驚恐地看着蘇沫顏。

  「大小姐?

你傷到腦子了嗎?

你是不記得奴婢了嗎?

你知道現在是乾安二十五年嗎?

皇帝叫顧遠懷嗎?」

  不愧是秀兒!

  一張口就是老穿越書迷了!

  可惜原身的記憶,她都記得,白浪費秀兒一番好心介紹。

  「我知道,我只是確認一下,我是不是在做夢。」

  得知蘇沫顏沒有忘記,秀兒鬆了一口氣:「嚇死奴婢了。」

  「對了,我睡了多久,威遠伯府那邊怎麼樣了?」

  秀兒一聽,立即憤憤不平地說著。

  「大小姐,你睡了一天一夜。

還有啊,那威遠伯府居然想造反!

京兆府尹在喜房之中找到了龍袍!」

  嗯?

  納尼?

  蘇沫顏眨了眨眼,龍袍?

  她身為末世人,在房子的主人死後,習慣性地掃蕩了一遍喜房的物資。

  整個屋子的東西她都看過一遍,沒有龍袍啊?

  鬼塞得?

  「皇上對此十分生氣,把威遠伯府貶為庶民發放邊疆了。

幸好他的原配林婉兒吃醋把他殺了,不然小姐你,還有國公府上下,全都要跟着遭殃了!」

  得知威遠伯府被流放,蘇沫顏皺了皺眉。

  原身的嫁妝怎麼辦?

  不行,她現在要趕緊去上威遠伯府,把原身的陪嫁帶回來。

  秀兒見她掀開被子要下床,連忙勸阻着。

  「小姐,太醫說了,你現在不能亂動!」

  「可是……」  蘇沫顏一開口,就聽到屋外人的跪拜聲音。

  「見過老爺!

夫人,二小姐,三小姐!」

  秀兒連忙出去迎接,嘴裏還說著:「老爺,小姐醒了,奴婢剛想和您彙報呢!」

  蘇正聞言本是嚴肅的臉,立即染上了一抹喜色。

  「囡囡醒了?」

  跟在他身後的二女兒蘇溪,看着蘇正臉上難掩的喜色,臉上閃過了忌妒的情緒。

  為什麼?

  蘇沫顏那個死肥婆,腦子空無一物的草包有什麼好的?

  為什麼爹爹眼裡看不到她這個琴棋書畫,身材苗條,樣貌出色,甚至被眾位皇子們喜歡的女兒?

  為什麼只能看到蘇沫顏?

  為什麼蘇沫顏沒有死在那日的情殺之中?

  蘇國公夫人藍彩雲看到蘇溪臉上一會嫉妒一會得意的,輕咳了一聲,眼神警告了一番蘇溪。

  蘇溪接收到了藍彩雲眼底的警告以後,連忙壓住了身上的得意。

  她又轉過頭看了看老三蘇玉玉,只見老三兩眼獃滯,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傻樣,不屑地冷哼一聲。

  房屋之中。

  蘇正看到蘇沫顏臉色蒼白,一臉害怕和可憐委屈的樣子,心疼地走過去。

  「怎麼樣?

很疼嗎?」

  蘇沫顏看着蘇正臉色從嚴肅到心疼,露出了兩顆小虎牙,故作開心地笑着。

  「不疼,只要爹爹原諒女兒,女兒就是被刀子再捅進去幾分也不疼。」

  蘇正看了看她的傷口,再看了看她身上的幾層疊加的肥肉,嘆息一聲。

  「以前為父總是想着讓你減肥,是為了你的身體健康着想。

昨日太醫來為你醫治,說你之所以命大,就是因為你的肥肉救了你。

算了,以後為父就不讓你減肥了。

你要想吃就吃,反正國公府不缺吃的。」

  「那可不行。」

  蘇沫顏一臉認真:「女兒要減肥!

經過這一次危險,女兒發現,胖了也不好,動不了,還會遮擋視線。

如果女兒要是變成瘦子,肯定就能看見那林婉兒躲在女兒身後,也能躲過被刺殺的命運了。

從今天起,女兒就要減肥,認真學習武功,爭取早日像爹爹一樣,做一個為國爭光的大英雄!」

  蘇正聽了,覺得欣慰。

  蘇沫顏經過這一件事情,內心也有點長大了。

  「行,都依你,你要做什麼,父親都答應。」

  這時,蘇溪走了進來。

  她臉上帶着恭敬的笑容,只是那話聽着卻給人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

  「大姐姐,女人天生就是該給男人相夫教子,躲在房中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而且,胖了有什麼不好的?

胖了願意娶你的人,才能測驗出,這個人是真的愛你呀。」

  「你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