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蘇沫顏懵了,心中有18級海風在狂嘯。

  賜婚?

  她前腳剛死了丈夫,後腳就被指婚給另外一個人?

  這皇帝的腦子流膿了?

  蘇正看着她一臉震驚模樣,就以為她是不願意嫁給璟王。

  「爹知道你不想嫁給璟王,所以爹爹昨日試圖用五十萬大軍的兵權作為條件,求皇上收回成命,但皇上都沒有同意,不過囡囡別怕,爹一會再進宮,把百萬大軍的兵權全交給皇上,求他收回賜婚的成命!」

  蘇沫顏見蘇正願意為了她,放棄百萬大軍,心中情緒翻湧。

  這心酸,感動等等的情緒,不僅僅是原身殘留的情緒,還有她的。

  在末世,父母在她沒有記事就都雙雙英勇就義了。

  她自小就渴望父愛和母愛,如今,在蘇正的身上,她體會到了為女兒,不留餘地的父愛。

  她眼睛有些發熱,「謝謝爹爹……」  蘇正聽着她的道謝內心複雜,往日里無論他做了什麼,蘇沫顏從不和他道謝。

  因為她是他的女兒,他做父親的為女兒做什麼,都是應該的。

  可現在,她會和自己這個做父親的道謝,想來她在威遠伯府過得很艱辛。

  蘇正心疼的拍了拍蘇沫顏的肩膀,語重心長:「謝什麼?

我是你父親,為你做什麼都是應該的。

你放心,離皇上定下你和璟王完婚的時間還有兩日,爹會在這個時間內,竭盡所能讓皇上收回成命!」

  「啊?」

  蘇沫顏再次懵了。

  賜婚就算了,完婚時間居然就在兩天後?

  這麼急,是趕着投胎嗎?

  「別怕,爹爹這就去求皇上收回成命!」

  「等一等!」

  蘇沫顏叫住蘇正,問着:「爹,那璟王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她方才搜尋了一下原身的記憶,除了知道這個璟王脾氣暴躁,克了八個王妃,沒別的印象了。

  蘇正眼神之中,透露着敬佩的神色。

  「若是在男人眼裡,璟王其實是個大英雄。

他七歲就上戰場殺敵立功,還不得一兵一卒就讓敵方讓給我們三座城池。

他打了十二年的仗,累計勝利戰場一共五萬多次,為龍月國開疆擴土,是龍月國的大英雄和戰神。

但是,對女人來說……」  他頓了頓,有些憂慮。

  「對女人來說,就是個魔鬼。

三年前,璟王和西月國在瀘溪河一戰中,被西月國的人劃傷了整張臉,捅了二十刀,雙腿的筋脈被挑斷,雖然被及時救下撿了一條命,可他也變成了脾氣暴躁又嗜血,煞氣太重愛殺人的性格。

聽說他的前八任王妃,全都是被他殺死再分屍吃了。」

  一想到蘇沫顏不久後也會被璟王給吃掉,蘇正的心就忐忑不安,「不行!

爹一定要勸皇上收回成命!」

  蘇沫顏原本還吐槽皇帝腦子流膿,現在發現人家腦子不流膿,流的都是殺人的刀!

  自古帝王都是容不得太過耀眼的將軍。

  璟王還被譽為戰神,蘇正現在手裡又有百萬大軍,直接收拾他們,皇上會寒了天下將士的心。

  但把她賜婚給璟王就不一樣了。

  按照璟王前八任王妃來看,皇帝認為她也活不過新婚夜第二天。

  依蘇正疼愛蘇沫顏的程度來看,若是自己的女兒死在了璟王的手裡,定會與璟王鬥爭到底。

  他心力交瘁無力管轄百萬大軍,皇帝只需要暗示一番,蘇正為了給女兒討回公道就會主動交出百萬大軍。

  和用百萬大軍兵權逼迫皇上收回成命不同,為女兒討回公道送出百萬大軍兵權,是蘇正的乞求。

  皇帝拿到了兵權,面子有了里子也有了。

  再用替「蘇正討回公道」為由,對璟王各種處罰和折磨,最好是給弄死。

  既拿到了兵權,瓦解了蘇家的實力,還懲罰了自己討厭的弟弟!

  真乃一石三鳥的好計劃!

  皇上歹毒的心思,蘇沫顏暗暗記在了內心深處的小本本上。

  日後她定會和狗皇帝算上這些賬。

  她立即下床,攔住了蘇正,「不用了爹爹,女兒嫁!」

  原身在意的是蘇正,她不會讓蘇正有危險。

  蘇正被蘇沫顏語氣中的堅定嚇到。

  他認真仔細打量着眼前的女兒,雖然樣貌和從前一樣,但是那身上的氣場,卻是多了幾分說一不二。

  她在威遠伯府,到底都經歷了什麼?

  蘇正打算好好查一查,蘇沫顏在威遠伯府發生的事。

  眼下重要的是,確定蘇沫顏的心思。

  「你真的要嫁給那璟王?」

  蘇沫顏沒有立即回答,只是讓秀兒帶着蘇玉玉先出去,順便再把門關上。

  等到屋子裡只剩下父女二人以後,蘇沫顏點頭。

  「女兒確定嫁,還要歡天喜地的嫁!」

  「為什麼?」

  蘇正不明白蘇沫顏的想法,但他並不想看着自己的女兒跳進火坑,「那璟王臉上更是有疤,尋常男子看到都會害怕,更何況是乖囡囡你呢?

你看到會做噩夢的!」

  「爹,做噩夢至少證明女兒還活着。

你若是去求情,那女兒恐怕連噩夢都做不成,直接死了!」

  「呸呸呸!

不要說死不吉利!」

  蘇正連忙呸了幾聲,嫌晦氣,還抬手扇了扇,試圖把「晦氣」全都趕走。

  蘇沫顏沒想到堂堂蘇國公,應該見慣了生死的人,也有可愛的一面。

  也因為這個發現,蘇沫顏就更加用心地給蘇正分析問題。

  「你想想啊,皇上為什麼會突然賜婚?

肯定是因為威遠伯府想要利用國公府行大逆不道的事情,惹皇上生氣了。

他想要咱們蘇家的兵權,但直接要會讓他沒有面子。

所以,他才將女兒許配給璟王,想要讓璟王把女兒殺了,再讓你和璟王爭鬥……」  蘇正越聽,深情就越嚴肅。

  當聽完蘇沫顏整個分析以後,蘇正看着他的目光,帶着欣慰,也帶着心酸和複雜。

  他拍着蘇沫顏的肩膀,「為父很高興,你看待事情的問題很深也分析得很到位,你若是男兒郎,我蘇家定會再光宗耀祖百年,為父晚年也會過得安穩。

不過,也幸好你是女兒身,不然,這朝堂的陰謀詭計,就要落到你身上了。」

  蘇沫顏挑眉,話語中帶着揶揄,「如今爹爹還覺得,朝堂的陰謀詭計落不到女兒身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