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傅川傅子琛的小說名字 第3章_安幽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你那是什麼表情?對子琛弟弟做了這麼過分的事情就一點悔改之心都沒有嗎?你明明知道子琛弟弟身患絕症!」

傅心玲直覺眼前的傅川似乎有點不一樣了。

傅川以前剛回到傅家的時候,雖然怯生生的,但對她們七個姐姐是百般討好,對傅子琛這個弟弟亦是視若己出,知道傅子琛得了絕症後更是拚命對他好。

她們七個姐姐私底下商量,總覺得傅川別有用心。

他是鄉下孤兒院長大,受得低等教育,指不定學了什麼不三不四的壞習慣,手腳不幹凈。

要不是爸媽執意將傅川找回來,她們反對無效,才不想傅川回到傅家呢!

萬一傅子琛覺得她們找回傅川,是想要代替他這個身患絕症的假弟弟,導致傅子琛病情加重怎麼辦?

傅川越是討好她們這些姐姐,她們想到傅子琛的絕症,越覺得傅川憋着一肚子壞水!

今日傅川果然按捺不住,暴露本性了!

「對不起,二姐,我已經跟大姐還有子琛弟弟道過歉了。」

傅川淡淡開口。

沒有了往日的感情。

猶如對待一個陌生人。

沒想到傅川的道歉態度如此良好……這下傅心玲想要為傅子琛出氣都沒有理由了。

儘管很想要給傅川一巴掌,讓傅川認清楚他在傅家的地位跟傅子琛根本無法相提並論!傅川就是個外來者!

奈何傅心玲是有教養的傅家二千金,不能夠做這麼有損體面的事情。

「再有下次我絕對不會放過你!下去吃飯了!」

傅心玲惡狠狠地瞪了一眼傅川,轉身下樓。

空氣之中,似乎有傅川淡漠的聲音飄了過來……

「不會再有下次了……」

在傅川心中,傅家人已經不重要了。

徹徹底底沒有意義了。

誰會為了不重要的人而喜怒哀樂呢?

傅心玲心頭一跳,猛地回頭看向傅川。

見傅川低着頭乖乖地跟了上來,傅心玲嘟囔了一聲。

奇怪……剛才傅川是說了什麼?

還是傅心玲幻聽了?

等傅川跟傅心玲下了樓,傅子琛立馬走上前來,小心翼翼地將相框拿到了傅川的面前:「傅川哥哥,真的很對不起……是子琛不小心打壞了你的相框,子琛已經儘力修復好了,還給你,求求你不要再生氣了好不好?子琛真的很害怕……咳咳咳!」

「子琛弟弟,你幹嘛親自修復相框啊?你不知道你身體不好,需要多加休息嗎……」

傅心玲心疼地開口。

同時更加討厭傅川了。

傅子琛用力搖了搖頭:「二姐姐,沒事的,這是我的錯,我應該承擔。」

「……」

綠茶婊。

傅川大腦浮現出三個字,不由感慨一句:「原來男人茶起來,真的沒有女人的事啊。」

或許傅子琛內心從來沒有將傅川放在眼裡。

傅子琛只需要扮下可憐,傅家人會前仆後繼地為他出氣。

甚至將他們的親兒子,親弟弟!送進派出所!

打算送給傅川的禮物,給傅川安排的娃娃親,傅子琛能輕而易舉地搶走!

這事傳出去多匪夷所思?

偏偏發生在傅川的身上!

一件看似平凡無奇的小事,被姐姐們渲染地傅川是大魔王,傅子琛是小羔羊,傅川要一口將傅子琛給生吞活剝了,要害得傅子琛的絕症發作了。

讓傅川認清了這輩子他都不可能作為姐姐們的親弟弟!

「好。」

傅川收下了相框,保持着跟傅子琛不遠不近的距離。

傅心玲眉頭狠狠一皺:「子琛弟弟特意為你修復個破爛相框,你就這幅死樣?傅川,別忘了你是做哥哥的!你別忘了子琛弟弟身體不好,萬一弄出個好歹來怎麼辦!」

「二姐姐,你不要這樣……」

傅子琛柔柔弱弱地開口。

「謝謝子琛弟弟。」

傅川將相框放在了一邊,低着頭。

「哼!」

傅心玲冷冷哼了一聲,要不是傅子琛開口為傅川求情,她才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傅川!

上了飯桌,今天回傅家吃飯的只有作為公司總裁的大姐傅靈兒,律師二姐傅心玲。

以及正在上高三的傅川,高二的傅子琛。

傅川低着頭,一口一口地吃着飯。

全當個擺爛透明人。

不多說,不多做,就不會出錯。

傅靈兒跟傅心玲說著公司的事情。

爸媽現在出國,忙着海外業務,公司大權都由傅靈兒這個大姐兼總裁支撐着。

看着傅川什麼都不理會的模樣,傅心玲又不爽了。

現在還一副受害者的樣子,真是看不過眼。

於是傅心玲故意問道:「子琛弟弟,最近在學校成績如何?玩的開心嗎?」

「子琛很開心,二姐姐,這次子琛拿到了全年級第一哦!」

傅子琛綻放了笑容,雀躍地開口。

「哇!真厲害啊!子琛弟弟,這下二姐姐可得給你一個大紅包!」

傅心玲寵溺地摸了摸傅子琛的頭。

得意地瞥了一眼傅川。

這就是傅川跟傅子琛的差距!

傅川成績平平,之所以能夠跟傅子琛一起上G市最好的高中,不就是傅川畫畫厲害!上的特長班!依靠的傅家人脈關係網!

不像是傅子琛,是靠自身實力考上的市一中!

如此對比,誰能不偏愛乖巧懂事,知根知底又聰明努力的傅子琛呢!

結果傅川沒有一點反應。

他依舊低着頭,吃着飯,飯快吃完了。

「傅川,子琛弟弟這麼優秀,你作為哥哥,就不該好好誇獎一下子琛弟弟呢?」

傅心玲見不得傅川這麼漠視自個兒!故意噁心傅川!

人就是很奇怪的生物,之前傅川對傅心玲百般討好,傅心玲覺得傅川別有用心,怒聲警告傅川別過來跟傅心玲攀關係,傅心玲是不可能承認傅川這個親弟弟的!

結果傅川現在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安靜,乖巧,不惹事,不討好傅心玲,傅心玲反而覺得心裏彆扭,像是少了一塊。

傅心玲才不會承認心裏頭犯賤,只是傅川這一副傅家人欠了他什麼似的,讓傅心玲頗為不爽!

連傅子琛都若有所思地看着傅川。

這跟上輩子的傅川不一樣。

怎麼回事?

傅靈兒眉頭不留痕迹地一皺,卻沒有開口說什麼。

「二姐姐,你不要這樣,傅川哥哥也很厲害啊,能夠靠畫畫破例讓市一中收傅川哥哥進高三特長班……」

「畫畫再怎麼厲害,比得上德智體育美全發展么?你說是吧?傅川。」

傅心玲眼睛定格在傅川的身上。

就是想要看到傅川難堪的表情。

讓傅川知道他壓根沒有資格在傅家擺臉色!

「子琛弟弟很厲害,我吃飽了,先回房間了。」

傅川順着傅心玲的意思誇了傅子琛,將碗筷擺好,起身回去房間。

傅心玲這一拳像是打在了棉花身上,軟綿綿的,別提多難受了。

氣到今天晚飯都吃不下了。

「二妹,你今天是怎麼了?」

傅靈兒明顯看出了傅心玲精神狀態不像是平時那般冷靜。

「還不是傅川害的!要不是他擺着一張臭臉,我哪裡會那麼生氣啊!明明都是他的錯,這下搞得像是我們全家人欠他的,他憑什麼啊!」

傅心玲止不住口吐槽道。

「傅川已經被警z察教育過了,這件事到此為止,你難道想要子琛弟弟繼續為難嗎?」

傅靈兒冷聲開口。

傅心玲一頓,看了一眼傅子琛委屈巴巴的樣子,不敢開口了。

心裏頭暗暗將這筆帳記在了傅川的頭上。

啊啊啊!氣死了!

吃完飯後,傅心玲看到被傅川隨手放在一邊的相框,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拿起相框就衝到了傅川的房間門口,用力敲門,像是要宣洩心中的不滿。

房門打開,露出傅川那張帥氣的面容:「有事嗎?」

「子琛弟弟特意為你修好的相框,你為什麼不拿上來?反而隨便放在一邊,你今天是故意凶子琛弟弟的吧?明明這個相框對你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忘了。」

傅川不理會傅心玲,伸手就要拿回相框。

「傅川,好啊,你這是不打不自招!你今天就是故意針對子琛弟弟的!你活該進警z察局,就該把你關進牢里幾天,好好教育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