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見傅川帶着無比陌生,疏遠的態度,傅青青以為傅川是欲擒故縱,故意開口:「沒事就不能來找你聊聊?我好歹是你的姐姐。」

要是以前傅川聽到傅青青這麼說,肯定高興到發瘋。

跟剛出生的小鹿站不穩,迫不及待邀請傅青青走進傅川的房間,討好傅青青。

再怎麼欲擒故縱,這一次,傅川總該暴露真面目了吧……

「我現在很忙,下次吧。」

說完傅川直接將房門關上。

「……」

傅青青傻眼了。

這……

怎麼傅川不按照套路出牌了!

是跟誰學了什麼手段嗎?

這一次,竟然這麼憋得住!

傅川花了半個小時完成了金主的作品,長舒一口氣兒。

看着畫中栩栩如生,執掌星痕,獨斷萬古的銀髮美男,要不是沒有手機,傅川肯定第一時間拍照發給金主看,等金主的評價了。

誰不想新鮮出籠的作品得到他人的觀賞,讚揚呢?

「賺到錢了,得買手機才行!」

按鍵機現在真的太不方便了!

傅川將作品放在一邊,下樓喝水去了。

傅青青不知道怎麼的,呆在房間一直心緒不寧。

去找傅子琛,說幫傅子琛補習功課,補習了沒一會兒,發現傅子琛壓根就不需要傅青青,現在的高二題就沒有難得到傅子琛的。

傅子琛看出了傅青青的異常,十分懂事地讓傅青青先回去休息,傅子琛一個人就足夠了。

是啊,傅青青認可的弟弟只有傅子琛一個,他是那麼聰明,乖巧,懂事,從來沒有讓傅青青為之操心過。

現在為什麼會因為傅川的欲擒故縱搞得這麼不爽?

也許……

是因為傅青青看出了傅川關於畫畫的天賦,產生了改觀吧。

這時傅青青發現傅川的房間門虛掩着,裏面有光透出來。

神差鬼使地傅青青走上前,輕輕推開了虛掩的門。

不可以這麼做,這是窺探別人的隱z私。

傅青青作為人民教師的素養在提醒着她。

這是傅青青最不恥的行為。

還是為了傅川這個從未關注過的弟弟。

「不,我只是想證明傅川在欲擒故縱,他還是那個想方設法奪取我們關注的弟弟,剛才說什麼有事都是騙人的……」

傅青青這麼做是為了保護傅子琛,不被傅川的陰謀詭計取代!

將卑鄙的行為正當化後,傅青青的力氣稍大了一點,推開了門扉。

傅川在樓下喝完水上樓,發現房門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打開了。

風吹開來的?

正當傅川這麼想着,來到房間門口,看見傅青青正對着傅川的作品入了神……

「你在做什麼?」

傅川冷不丁地開口,嚇了傅青青一跳。

一不小心將傅川的畫板打翻在了地上。

砰。

一幅還沒徹底幹掉染料的畫徹底毀了。

傅青青的臉色一下子變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

就算在傅川面前向來佔據姐姐至高點的傅青青,此刻都慌了神。

是傅青青沒有經過同意走進傅川的房間。

是傅青青不小心弄壞了傅川的畫。

傅青青不至於厚顏無恥到說傅川突然發出聲音,嚇到了傅青青,才毀掉了這幅畫。

傅川無比平靜地走上前,將畫板撿起來。

得,畫作徹底毀了。

傅川將畫揉成了一團,丟到了垃圾桶里。

「你還有什麼事嗎?」

傅川口氣已經染上了不耐煩。

「傅川,我……我來只是通知你,你今天在專業課創作的那幅畫很好看,我給了你滿分。」

傅青青底氣不足。

「恩,沒其他事的話,你可以走了。」

「……」

傅青青幾乎是被傅川趕出房間。

房門【砰】的一聲關上,反鎖的聲音。

敲打在傅青青的心頭。

一向清冷,不為傅川所作所為喜怒哀樂的傅青青,這個時候難得臉上變成了豬肝色。

拳頭一握再握,最終放鬆,灰溜溜地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