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0章 (2)

>
  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對。

  沈雲霧感覺到手上的力道漸漸鬆開了些許,便知道這個說法讓他接受了。

  鬆了口氣的同時,沈雲霧決定鋌而走險,徹底打消他後面的疑慮,不管他有沒有懷疑到自己懷孕這一點上。

  思及此,沈雲霧便盯着他幽幽地開口說道:「你這麼緊張幹什麼?

怕我拿的是懷孕報告單?」

  秦夜本想否認,陡然聽見她後面那句話,呼吸微沉。

  之後,他雙眸里藏了情緒打量她。

  沈雲霧挑了挑眉:「幹嘛這副表情?

怕我懷孕影響你和楚楚啊?」

  秦夜眯起眼睛:「你懷孕了?」

  沈雲霧聳肩:「沒有,要不然早把報告單拿給你看了,按照咱們青梅竹馬的關係,這個孩子要是打掉你應該會給我不少補償吧?」

  她輕快的語氣和不在意的態度讓秦夜臉色微變。

  「你說什麼?」

  「你要把孩子打掉?」

  後面那句話簡直說得沈雲霧心驚肉跳。

  「我說的是假設。」

  今夜的某人卻跟她杠上了似的,「如果不是呢?」

  「什麼叫如果不是?」

沈雲霧微擰起秀眉。

  秦夜斂着眼眸看她,漆黑的眼眸流轉着一些令人看不懂的情緒:「假設你真的懷孕了,你會打掉?」

  沈雲霧只下意識地點頭,垂下眼眸。

  「會吧。」

  她沒有注意到自己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秦夜眼底那一瞬變陰沉的俊臉。

  秦夜被她不在意的態度氣得不輕,心口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翻滾,焦躁的情緒將他密密麻麻地包圍起來。

  可是很快,沈雲霧接下來說的一句話將他瞬間打回原形。

  「不打掉的話,你和楚楚怎麼辦?」

  你和楚楚怎麼辦?

  一句話,如當頭澆下一盆冷水,讓秦夜清醒不少。

  他望着眼前的女人,雪膚紅唇,就算是素麵朝天也精緻立體,奪目得令人移不開眼。

  看了她片刻,秦夜眸中的情緒淡去,站起身,明顯已經冷靜下來。

  他聲音冷淡,跟剛才判若二人:「今天就不用去公司了,好好休息吧。」

  秦夜轉身出了卧室,面色冷冽。

  沈雲霧沒說錯。

  就算哪天她真的懷孕了,也只能打掉。

  他,不能辜負楚楚。

  也不可能辜負楚楚。

  當年,他失足落水,河水湍急,就算是會游泳的人在裏面都是九死一生,更不要說跳下來救人。

  他被嗆了好幾口河水,四肢發沉,意識即將消散,漸漸絕望之際,看見了一道纖細的身影不顧一切地跳了下來,飛速朝他游來。

  可惜沒有等她游到近前,他失去了意識。

  等他醒來的時候,人已經在醫院了,這才聽說楚楚因為救她受了傷,手還河底下的石頭划了很多傷口。

  他過去的時候,江楚楚臉色蒼白地坐在床邊,手上的傷口已經處理好了,纏着紗布。

  江楚楚一看見他,便立馬下了床,跌跌撞撞地朝他跑來,問他有沒有事。

  那一刻開始,秦夜就決定要好好對她。

  只要她願意,他身邊秦太太的位置,就永遠都是留給她的。

  她為了自己都願意豁出性命,他也得給予回報。